明末工程师_第67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7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下降。”
  李兴点头说道:“总兵官此事要和我大兄商议。”
  李兴拉着三名贵宾走出了炼钢厂,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三名京城来客刚才一路上看到了太多震撼人心的新鲜事物,心情已经不足以用惊讶来形容了。有些被范家庄的种种事物震撼到,三人一个个低着头,面色沉重。
  李兴暗道不能再看更多东西惊吓这三人了,便把三人带到了一家酒馆吃饭,吃饱再说。
  那酒馆是范家庄有名的一家平价酒店,此时里面已经是客人bào满。李兴带着三名高官和一大堆亲卫走进去竟只找到两张空桌。而李兴一行人有三十多人,起码要三张大桌才坐得下。李兴和三名京城来的高官说道:“大兄不允许我们强用民间资源,我也不敢驱赶客人。我们先入座,等下等酒家再空出一张桌子,再让亲卫们入座吧。”
  沉默了好久的王承恩却没有听到李兴的话,他站在酒楼门口看着酒楼里面,像是看到一件令他震惊万分的事情,竟停住了脚步,咬牙问了一句:“巡抚,怎么这些等着上菜的百姓一个个都拿着报纸在看,这些食客看穿着都不是读书人,分明都是工人小贩,难道范家庄的百姓全识字?”
  曹、杨二将此时才发现这个惊人的现象,也十二分地惊讶起来,张大了嘴巴。


第0734章 海鲜
  三名高官之所以对人人能看报的现象这么吃惊,是因为识文断字在大明朝实在是个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大明朝可谓是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在地方上,读书人实际上就是统治阶级的一员。哪怕是朝廷命官看到一个秀才,也要礼让三分。虽然这制度设计的初衷是利用浸yín在“忠孝”思想中的儒生稳固朱家皇室的统治,形成一个稳固的上层建筑。但在几百年的运转后,在地方上已经形成了读书识字等于个人能力和威望的传统。
  识文断字,就能读书明理,就看得懂大明律,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识文断字,就能看得懂官府告示甚至朝廷邸报,知道天下大事。
  识字者的见识和能力,和文盲具有天壤之别。
  更别提在天津、山东这样的地方,官府发行报纸,识字的人能直接阅读报纸。一旦能看懂报纸,什么朝廷要闻,津国公动向,最新的政策,乃至国内外形势甚至最新的商机和变化,就全部能知道了。
  识字的人稍加培养,就是一个合格的军队军官或者官府吏员,在这个时代可谓是人才。整个范家庄基本都识字,那范家庄的实力会多么强大?
  更令王承恩心惊的是,李植的读书人,都是有别于儒生的另一种读书人。
  朱明皇室和儒生共天下,经过几百年的发展,这种共天下成为一个唯一的选择。但是在范家庄,李植的识字百姓却不谈仁孝。从这些完全未曾受过儒家思想洗脑的百姓中选拔人才管理国家,是李植拥有的一个新选项。
  这是可能会改变一个政权xìng质的选项。
  王承恩知道,李植在学校,报纸上反复宣传灌输的,则是“公德”。那么这些范家庄这些识字者组成的政府,将是一个公德政权?
  一个人人识字,人人讲究公德的政权,人人以内耗为耻的政权,将拥有多么可怕的力量?
  看着那些拿着报纸悠闲阅读的百姓,王承恩脸上yīn晴不定,变了几次颜色。
  李兴听到王承恩的询问,淡淡说道:“公公明鉴,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如今我范家庄的适龄儿童已经全部入读小学。针对成年人,我们有免费的扫盲班,目前范家庄成年男子识字率目前超过八成,即便是成年女子,识字率也有四成。”
  王承恩冷哼了一声,问道:“扫盲班中,是否传授公德思想?”
  李兴笑了笑,暗道这王承恩倒是个聪明人,一下子就看穿了大哥李植的意图。李植在范家庄和天津一边扫盲一边传授公德课,争取让每个识字者都有一定程度的公德意识。
  “公公明鉴,扫盲班三分之一的课程是公德课,报纸上日日宣传的是公德,就连我天津和山东的政府,每天干的也是奖励有公德造福社会的人,惩治没有公德危害他人利益的jiān人。”
  “范家庄这些识字的百姓,如今可以说是天津、山东和东北三省的后备官吏。每个月大兄都在范家庄招募吏员,充实四省一镇的官府。”
  王承恩吸了口气,摇了摇头,神情一时有些恍惚。
  今日的李植,早非当初的吴下阿蒙矣。
  有了这么多读过书的人,李植已经培养出一种和大明皇朝完全不同的文化,培养出一个和大明士绅完全不同的利益群体。如果说从前的李植只是一个高超的匠人,靠技术的先进而强大的话,如今的李植已经创造了一个力量澎湃的新式社会。
  接下来哪怕李植什么都不做,这个内耗极小的公德社会都会不断向外发力。
  曹变蛟和杨国柱对视了一眼,也有些触动。虽然二人没有王承恩所想的那么远,但是拥有这么多读书人的范家庄,其实力实在是令人心惊。
  众人在一脸的惊讶中入座,便有掌柜上来招呼。李兴是这个酒楼的熟客,在菜单上稍微指划了几下,便点好了三桌的菜。
  没一会,热气腾腾的海鲜大餐就端上了餐桌。那些海鲜是蒜蓉大对虾,清蒸七带石斑鱼,油煎鳕鱼、油zhà鲱鱼等等,都是京城极少能看得到的上等海产,看得众人食指大动。
  杨国柱宣府出身,山西那内陆地方哪里吃过几次海鲜?他喝了一口烧酒,夹了一块鳕鱼ròu咬了一口,满脸的享受,忍不住赞道:“当真是好味道,这一顿饭如此丰盛,怕是要让巡抚大人大大地破费了!”
  王承恩点头说道:“想不到这样的民间酒楼也能端出这样的海鲜大餐。这一段大餐若是在京城,恐怕没有几十两银子端不出来。这一顿饭,怕是要吃掉一幢京城民居的价钱哩。”
  曹变蛟看了看酒楼里的陈设,觉得并不豪华,忍不住好奇问道:“巡抚大人,莫非这些海产品在范家庄很便宜?”
  李兴哈哈一笑,说道:“太保大人猜对了,我天津和山东的渔民使用蒸汽轮船拖网捕鱼,海鲜在这里,可以说是便宜得人人吃得起。”
  “比如这鳕鱼,是大规模集群的鱼类。以前的帆船没法深入深海捕捞,偶尔抓到几条要卖到七钱银子一斤的天价。但是有了轮船拖网后,渔民可以深入到远海中去,撒开大网轻易捕捞几千斤几千斤的鳕鱼。如今这鳕鱼在天津是日常的食用鱼类,一斤只要五十文钱。”
  听到李兴的话,杨国柱眼睛一瞪,看着自己盘中的白嫩鳕鱼ròu,说不出话来。
  五十文一斤,这生猛海鲜比猪ròu还便宜哩。
  李兴又说道:“至于这对虾,轮船拖网一网下去,要多少有多少。如今这对虾已经卖到四十文钱一斤,是百姓日常的食物。”
  “至于这鲱鱼,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