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7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7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胖。这是怎样的反差啊。
  三名贵宾后面的亲卫们面面相觑,心里都在嘀咕这天津巡抚在吹牛吧。他们作为高官的亲兵尚无法顿顿吃鱼ròu,范家庄的百姓竟富庶至此?
  然而那道路上行人的肥胖身躯是装不出来,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众人不相信。
  曹变蛟摇了摇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王承恩作为天子身边的亲信,本来算是京城来的显贵,走到哪里都算是见多识广的。但在范家庄,他却始终有一种土包子进城的感觉。
  王承恩有些不爽起来,他举着马鞭朝道路两边的民居一指,问道:“巡抚,怎么那些民居的窗户上全是镂空的?怎么只有一个框架?不糊上窗纸,难道不怕漏风漏雨么?”
  李兴看了看道路两边的民居窗户,笑了笑说道:“天使,那不是镂空的窗户,那上面全部装着玻璃窗啊。”
  王承恩听到这话,愣了好久说不出话来。把昂贵的玻璃装载窗子上?这怎么可能。王承恩有一套玻璃酒具,那是几十两的昂贵器具。把玻璃撞到窗子上,那要多少银子?
  王承恩有种被戏耍的感觉,压低声音说道:“巡抚,你莫要诳我。”


第0733章 震怖
  李兴听王承恩的话,仰起头来哈哈大笑。
  王承恩听到李兴的笑声,十分地尴尬起来。他转头看了看曹变蛟和杨国柱,二人同样是一脸的懵懂无知。他们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民居窗户,可怎么看,三人也不相信那窗户上装了透明的玻璃。
  李兴笑了一会,才跳下了马。他抓住王承恩的手,把王承恩也抓下了马,抓到了那民居的窗户边。
  李兴抓着王承恩的手,拉着他的手往那玻璃窗上去撞,直到王承恩的手碰到那无色透明的玻璃。
  王承恩身子一抖,确定自己的手真的撞上了一个光滑坚硬的表面。
  他愣了愣,用手指在玻璃窗上反复摸索,反复确定那整个窗户上面装的全是玻璃,才恍然若失地收回了手掌。
  “乖乖,真的是玻璃哩。”
  王承恩身后的两个总兵对视了一眼,按耐不住惊讶,也跳下了马。两人走到那民居的窗户上反复摸索了一番,确认自己摸到的透明物是确实是玻璃窗才善罢甘休。
  杨国柱吸了一口气,说道:“拿无色玻璃做窗户,即便是紫禁城也没有这么奢侈哩。”
  李兴笑了笑,说道:“杨将军言重了,这是大兄的新产品平板玻璃,售价不过三钱一面。即便是寻常的市井小民也用得起。如今产量不足,只在范家庄销售。过段时间产量上去了,说不定就卖到京城去,到时候杨将军的府邸也可以装上这个。”
  曹变蛟虽然素来沉稳,此时也忍不住诧异地问道:“这么一大片玻璃只卖三钱银子?”
  李兴点头说道:“然也!”
  曹变蛟点头说道:“不愧是津国公,果然是造福百姓耳!”
  杨国柱和王承恩摇了摇头,又看了那玻璃窗好久,才恍然若失地骑上了马。
  又往前走了几十步,王承恩看到了一群高大的建筑,建筑门口写着“转炉炼钢实验厂”七个大字。
  王承恩刚才看到玻璃窗时候失态,在李兴面前丢尽了面子,此时不好意思再发表疑问了。他回头看了看杨国柱,果然发现杨国柱也是一头的雾水。
  杨国柱见王承恩看自己,知道王承恩的意思,拱手朝李兴问道:“巡抚大人,杨某人只听说过高炉炼铁,还从未听说过转炉炼钢。所谓千锤百炼,好钢都是铁匠们一锤子一锤子敲打出来的,如何能用炉子炼的?”
  李兴笑道:“这是试验钢厂,是当初蔡怀水试验转炉炼钢时候留下的临时工厂。现在范家庄转炉钢的主要生产基地在东面的钢铁小镇上,这个临时工厂产量远低于那边的主厂。”
  一挥手,李兴说道:“不过既然到了这里,三位贵宾就随我进去看一看!看看我们范家庄是如何批量生产钢材的。”
  三人点了点头,随李兴下马走进了炼钢厂。一进钢厂,就感觉到一股热浪从工厂里面袭来。工厂里面充斥着火焰燃烧和钢液流动的巨大轰隆声,面对面说话都要大声嘶吼,否则根本听不见。
  李兴带着三人走上了工厂二楼的监工走廊,站在一个视野良好的地方停了下来。
  “王公公你看,那个两层楼高的大炉子就是转炉,里面是烧得滚烫的铁水!”
  “铁和钢的区别,就是含碳量的区别!我们用蒸汽机将空气从上面鼓入铁水中,将铁水中的碳烧成二氧化碳,铁就变成了钢!当然,同时要造渣,除去钢中的硫和磷!”
  王承恩看着那个轰鸣的高炉,越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实在是个无知之人。李兴说的什么含碳量,什么硫和磷,听上去似乎言简意赅,但是王承恩是一个字也听不懂。
  王承恩转头看了看曹变蛟和杨国柱,发现两人也是一脸的懵懂,却又不得不随着李兴的话缓缓点头,以免看上去过于无知可笑。
  王承恩低头想了想,正琢磨要不要详细问问,却突然听到李兴大声喊道:“公公你看!钢水出炉了!”
  王承恩抬头一看,只看到硕大的转炉已经倾斜起来。赤红的钢水从转炉右侧的一个出钢口流了出来,落进了钢块模具中。钢水落在模具上溅出无数的火花,顿时让整个钢铁工厂里像是点燃了无数烟花一样,到处都是溅shè弹跳的火光,十分好看。
  那个炉子倒出了钢水出来以后,便又有工人往炉子里装生铁了。炉子下方的钢锭被抽了出来放到一边冷却。李兴带三名京城来客到放钢锭的仓房去,指着满仓房的钢锭说道:“三位天使,这里的钢锭就是冷却后的成品。”
  曹变蛟走到一个钢锭面前,敲了敲。他拔出了自己腰上的宝剑,举剑猛地往钢锭上刺去。
  钢铁碰撞出溅出了火花,曹变蛟的百炼钢宝剑用尽了力气,也没能刺入批量生产的钢锭内部,只在钢锭上刺出了一个小小的口子。曹变蛟惊讶地看着那些钢锭,又举起自己的宝剑看了看,发现自己的宝剑居然卷了剑刃。
  “好钢!”
  杨国柱满脸的惊讶,赞道:“原来用炉子真的能炼钢!这么快就炼出一炉,这以后好钢的成本要降到什么程度?”
  李兴笑道:“这些钢材是用琼州府石碌的优质铁矿炼出来的,目前全部用于建造铁路。”
  曹变蛟愣了愣,讪讪问道:“如此好钢,竟用来修路?”
  李兴点了点头,答道:“正是用来修路。”
  王承恩仿佛觉得此时多说一句就要被人鄙视一句,摇了摇头,一句话不肯多说。曹变蛟和杨国柱对视了一眼,觉得这范家庄的事情是越来越令人看不懂了。
  曹变蛟突然问了一句:“这些炼出来好钢多少钱一斤,若是便宜,能不能卖一些给京营士兵做钢甲?若是这种钢比津国公的坩埚钢更便宜,那钢甲的成本会大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