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7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7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六成的发酵豆粕,三成红薯和一成猪草喂养栏猪。刨去病死的猪,大概的料ròu比是五比一。”
  李植点了点头。
  龙名贵又说道:“我们联系了北直隶的炼油作坊,大规模购买炼油废料豆粕,能以二文钱一斤的价格买到大量的豆粕。加上运费,豆粕运到养猪场成本不过三文半钱一斤。这么算下来,一斤猪ròu的饲料成本不过十六文钱。”
  “就算以后炼油作坊意识到豆粕的用处,将豆粕涨价,恐怕饲料成本也不超过二十文。”
  “加上其他人工成本,我们的生猪成本也可以控制在二十三文一斤。现在市场上的ròu价是七十多文一斤。我们用豆粕养的猪一旦上市,猪ròu价格会经历一场暴跌!”
  这些年随着粮食价格的上涨,猪ròu的价格也涨了不少。但是有了豆粕发酵技术,李植可以把猪ròu价格打到比从前更低的水平。
  猪ròu这种东西在市场上是没有存货的,价格的暴跌会造福所有的百姓。
  李老四摇头叹道:“东家,这下子我们领内的百姓都可以吃上廉价的猪ròu了。”
  李植点头说道:“好,从今天起就把生猪出栏价全部调整到二十八文钱一斤。按七成的出ròu率计算,屠夫一斤猪ròu的成本不过四十文钱。那市场上的猪ròu价格大概就会卖到四十五文钱一斤。”
  “百姓的日子,又会好过很多!”
  龙名贵拱手说道:“国公爷爱民如子,小民佩服!”
  李植笑道:“龙名贵你培育菌苗有功,赏银一百两,另外加一级工资!”
  龙名贵现在一个月月钱二十两,加一级月钱就是二十七两了。龙名贵喜上眉梢,不顾地上腥臭,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喊道:“愿为国公爷鞍前马后,鞠躬尽瘁!”


第0732章 贵宾
  十月十五,李兴带着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京营总兵曹变蛟和杨国柱,骑马进入了范家庄。
  王承恩三人是来范家庄买大pào的。
  虽然天子一直从澳门买pào,但弗朗机人的大pào一则昂贵,二则铸造缓慢。澳门卜加劳铸pào厂使用土坯铸造法,铸pào的良品率十分低,好久才能造出一门。到现在,京营也未能装备足够的大pào。
  这些年来李植的十八磅长pào南征北战出尽了风头,被天下人视为军国利器。在王承恩的劝说下,天子决定和李植商洽购买事宜。
  所以便有了王承恩和曹、杨二将的此行。
  三人的来意让李植感到有些突然,李植一直视十八磅长pào为自己的优势武器,此前还没有向外出售过这种武器。李植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便让李兴先招待三人在范家庄随意看看,自己则仔细考虑一下到底卖不卖。
  王承恩前几次来范家庄都是来去匆匆,没有仔细观察这座平地拔起的天下名城。此时骑在马上,细细听李兴给自己解说,倒也觉得有趣。曹变蛟和杨国柱则是第一次来范家庄,一进范家庄大门,就无处不觉得新奇。
  看到范家庄主街上的密集人流,杨国柱拱手问道:“巡抚大人,这范家庄如今竟有这么多人口?”
  李兴笑了笑,答道:“然也,范家庄如今经过历次扩建,如今周长十八里。整座城池设城门九座,城内有三横三竖六条大街,又有六横六竖十二条小街。城内尽是工厂、作坊和军营,以及为工人们服务的酒楼茶肆,勾栏戏院,各色商店,ròu市菜市。城内人口共有十七万七千,已经算是大城了。”
  听到范家庄的规模,杨国柱顿时对李植肃然起敬。想不到津国公短短十几年,白手起家,竟在无人之地建起这样一座大城,当真是了不起。
  进了城,那干净宽敞的道路和道路两边整齐划一的别墅建筑让两个总兵看得不住地点头。他们到过无数的大明城市,只觉得城市必然是满地垃圾污水横流的,还当真没见过这么干净的城市。
  三名贵宾后面的亲卫进了范家庄,满脸的震撼。他们左看右看,仿佛不相信世界上竟有这么干净的都市。
  走到一个垃圾桶边上,曹变蛟突然停住了马。他立在那里,看来来往往的百姓将手上的垃圾全部扔进垃圾桶里。曹变蛟发现范家庄的百姓没一个乱扔垃圾的,若有所思,沉吟了好久没有说话。
  往前走了几步,王承恩突然咦了一声,指着前面的钟楼问道:“巡抚,前面那高高的塔是什么东西,我以前来去匆匆倒是没有注意哩。”
  李兴笑道:“公公,那是钟塔。公公看到那钟塔上面的钟盘了吗?那钟盘里面较粗短的一根柱子叫作时针,他指着的刻度,就代表现在的时辰。旁边一根较细长的柱子叫作分针,代表现在是时辰中的具体分钟。”
  王承恩和曹、杨二人听李兴解说了一番,终于明白了怎么看钟塔时间,一时惊为天人。他们还从未听说世界上有这么精准的计时工具,能准确计算出现在的分钟的。即便是皇宫中,也没有这么精妙的机械。
  皇宫中计时用浑天仪和日晷。日晷十分粗糙,因为不同季节太阳位置不一样,日晷有时候根本没法在表盘上拉出足够长的yīn影表示时辰。浑天仪就更别说了,造价昂贵cāo作复杂,天上稍微多几多云,这昂贵的器材就无法报时了。
  而像范家庄钟塔这样风雨无阻报时,还能把一个时辰分为两个小时,把两个小时分为六十分钟精准显出出来的仪器,三人当真是从未见过。
  王承恩吸了口气,说道:“这范家庄的百姓,把握时间比皇宫中的圣上更强几分啊!”
  曹、杨二将对视了一眼,眼睛里满是震惊。光是这一个钟塔,就让范家庄显得更有档次,在气势上已经隐隐压过京城了。
  走了几步,曹变蛟眯了眯眼睛,问道:“巡抚大人,这范家庄的百姓怎么这么多肥胖的。”
  李兴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正是这些年我范家庄的一个顽疾,倒是被总兵官发现了。”
  “我范家庄的百姓这些年越来越富裕,吃得越来越好。百姓们不但一年十二个月都能吃饱,而且吃上了十分廉价的鱼ròu。一些自制力强的市民还好,还知道节制懂得克制,没有吃成胖子。但大多数百姓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胃口,顿顿有鱼是家常便饭。”
  “加上工厂里的活计又没有种田那样辛苦,往往是在流水线上稍微动动手就干了一天。小商贩也是,在市场上坐着吆喝几声便可以,活动量都不够。这样下来,导致我范家庄的胖子十分多。”
  “大兄为了改变这种情况的愈演愈烈,最近已经号召百姓们每天晨跑半个小时。但是这样的事情不好用强,尚不能立即让肥胖人口减少。”
  听到李兴的话,王承恩和曹、杨二将对视了一阵,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在这四处灾荒蔓延的崇祯十九年,在河南和湖广饿殍满地的崇祯十九年,范家庄百姓居然因为伙食太好控制不了普遍xì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