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7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城里的百姓们来买米面了,就连乡野里的农民也赶来购买。农民们虽然贫穷,但这平价米面是青黄不接时候救命的东西,农民就算砸锅卖铁典当衣服也要买一些。
  正在负责出售米面的是赶粮车的山东民壮,这些民壮设立了十个售粮点,用巨大的铁秤给河南的百姓们称重,忙得不亦乐乎。
  韦老大走到排队的百姓身边看了看,却不禁眉头一皱。
  几百个衣着体面,明显是士绅家丁的男人不断在队伍里chā队。他们每每chā到队伍的前列,快速买到了平价粮食,然后就把米面带到售粮点稍远处的士绅仆人处,将米面倒进士绅仆人的扁担里。然后他们又带着铜钱到排队买粮的队列里chā队。
  那些百姓平日里既惧怕流贼,又害怕士绅,哪里敢和这些士绅家丁对抗?看到士绅的家丁过来chā队,那些百姓都是头一低就忍了,没一个人敢发声反抗。
  因为几百个士绅家丁们不断地chā队,最后起码有三分之一的平价米面都被士绅买走了。
  这意味着士绅要一次xìng买去四百石平价粮食。在这米价腾贵的河南彰德府,这四百石的粮食一旦进入士绅的腰包,再卖出来恐怕就是六两一石的天价。
  韦老大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他觉得自己既然随韩老头把粮食运到了河南,又打垮了流贼,自己就要把这件事情做到位,要把平价的粮食卖到最缺粮的百姓手上。
  韦老大岂容士绅把粮食都卷入囊中?
  韦老大拔出了手铳,给手铳装上了子弹。
  他大步走到队伍最前列,看准了一个最嚣张,chā队chā得最靠前的士绅家丁,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
  韦老大一把将那个家丁拽到了队列外面,举着手铳对那个家丁的大腿就是一qiāng。
  “啪!”
  家丁杀猪一样的惨叫声猛地响起。
  在汤yīn县百姓惊愕的目光中,韦老大一qiāng打断了chā队家丁的大腿腿骨。


第0729章 耋耄
  九月二十九,汤yīn县米谷大街中段,韦老大带着四个班的士兵冲进了县衙。
  看到三十多个荷qiāng实弹的虎贲军大军杀了进来,县衙里的衙役胥吏们慌了手脚。他们不知道这些杀神一般的虎贲军大兵带着刀qiāng冲进来是做什么。
  衙役胥吏们昨天就听说,这二百人的虎贲军兵马在瓦岗乡埋伏,端掉了祸害汤yīn县几年的一股流窜贼众,一口气杀了上千人。然后这虎贲军回到县城东面后,又对chā队买粮的士绅家丁拳打脚踢,甚至开qiāng打断了一个家丁的腿。
  那今天这些大兵抓着火铳冲进来,是要杀了县令?
  虎贲军这些年在大明境内横冲直撞,巡抚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个,杀一个县令当真不算事情。
  衙门中的胥吏们不敢反抗,一个个躲在两侧的六房屋子中闭门不出。在大堂、二堂中办事的胥吏们没地方躲避,看到大兵进来就一个个扑通扑通跪在了地上,就差给韦老大磕头了。
  韦老大一路往里走,在三堂抓到了县令。那县令正和几个士绅在那里商议事情,却被韦老大破门而入。
  看了看一脸惊愕的知县,韦老大倨傲地说道:“县官,我代表津国公虎贲军要求你jiāo出汤yīn县的赋役黄册!”
  县令们看着虎贲军士兵手上的火铳,脸色有些发白,暗道这是哪一出?
  但是这个县令也不是那么任人揉捏的,他鼓起勇气说道:“赋役黄册是本县的重要文宗,你们这些客军怎能随意取用?”
  韦老大说道:“士绅无耻,让家丁反复排队购买平价粮食。我们要用黄册来核实购粮者身份,确定每个人都只购买粮食一次。”
  县令对虎贲军并没有什么好感。虽然虎贲军压低了粮价,打垮了当地的流贼,但县令毕竟是个进士出身,本身就是个大士绅,骨子里仇视一心和士绅作对的李植。
  这年头哪个当官的在家乡没有兼并几千亩良田?县令一家人都靠家乡的庄园了,要是李植的均税制度继续施行,县令的主要财源就断绝了。
  再加上昨天虎贲军阻止了士绅家丁chā队买粮,这个代表士绅利益的县令就更加不喜虎贲军。
  县令怒视了韦老大一眼,把桌子一拍,大声说道:“别说你三十多兵丁来找我我不会答应你,就是你们连长亲自来,赋役黄册也不能给你们!”
  韦老大冷哼了一省,举起手铳就“啪”地朝屋顶开了一qiāng。
  屋顶上的瓦片顿时被打碎了好几片,往开花一样往天空zhà了出去,然后碎瓦片落到地面上,落了一地的碎渣。
  那一qiāng把县令吓得在椅子上一摊,差点尿了裤子。他只道虎贲军也是大明的兵马,岂敢对他这个朝廷命官无礼?他实在没想到韦老大的手铳里居然是装好子弹的。这是稍有冲突就真的要开qiāng的架势啊?
  天大地大,火铳最大!旁边的几个士绅哪里还敢摆谱?一个个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扑通扑通全跪在了地上。
  韦老大的手铳还没有收起来,已经有一个虎贲军士兵举着步qiāng走了上去,将装好子弹的qiāng管对准了县令的脑袋。
  韦老大冷哼了一声,说道:“狗官,我再问你一遍,赋役黄册在哪里?”
  县令已经吓得说不出完整一句话了,满脑子都是那些曾经被虎贲军qiāng决的封疆大吏们。他结结巴巴地答道:“我jiāo……兵爷……兵爷放心……我jiāo出赋役黄册……”
  县令被虎贲军的步qiāng指着,不敢乱动,生怕自己一动了就被大兵一qiāng崩了。他挥手让师爷去取赋役黄册,没多久,几个胥吏就把韦老大要的文件全部抱了出来。
  汤yīn县十几万人,那赋役黄册二十几本。
  韦老大举起一本黄册翻了翻,见上面详细记载了各家各户人丁多少,出生年月,应纳赋役。韦老大点了点头,说道:“通过这赋役黄册核对勾稽,士绅的家丁们就没有机会重复排队购买粮食了。”
  ……
  十月初三,将一千六百石粮食全部卖完了,汤yīn县的虎贲军连队踏上了归途。
  汤yīn县的百姓们一个个追了出来,挤到了连队的营寨外面站着,目送这支造福百姓的兵马离开。
  对于汤yīn县的百姓来说,这支虎贲军连队是救命的兵马。
  这支兵马将汤yīn县的粮价降下来了。汤yīn县城中的市民每日劳劳碌碌赚取一点银子,因此终于吃饱了饭。乡村的百姓本来收成糟糕,但有了虎贲军的平价粮食,他们也能在青黄不接的时候不饿死。
  这支兵马更打掉了横行汤yīn县的流贼,让整个汤yīn县的秩序渐渐恢复了。农民们可以大胆的出门种田了,商贾们也敢下乡贩卖货物了,汤yīn县的物价水平不断下降。
  连队把所有的辎重都打包装上了马车,就要离开了。几个乡老举着井水走了上来,将井水献给了连长韩老头。
  韩老头举起水碗一饮而尽。
  一个眼睛已经看不见东西的乡老又把井水举到韦老大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