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7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李兴笑了笑,暗道终于有你这个木匠不懂的地方了?
  “蒋充,我和你说,这就是大兄高明的地方了。”
  “玻璃酒器一副卖三十两银子,只有非常富裕的家庭才会购买这种奢侈品,销量有限。即便大兄把酒器卖到了朝鲜日本,一年也就几十万两的收入。这些收入比起大兄在各个地方的开支,可谓是不值一提。”
  李兴一抖官袍,看了看那个木匠,说道:
  “但玻璃窗户却不一样。如今天津、山东两地的百姓大多富庶,谁家没有几十两的积蓄?我前段时间去山东,看到最穷的农民都把土坯房推倒,开始建砖瓦房子了。既然这些农民有钱盖砖瓦房子,就买得起大兄的玻璃窗户。”
  “以一个人一间屋子,每间屋子两平方米的窗户来计算,这每个人就要在窗户上花六钱银子。山东和天津一千三百万人口,加上辽东的辽民一千四百万人,每人花六钱银子买窗户,这就是……”
  李兴算了算,说道:“这就是八百四十万两银子的大买卖!”
  “这还只是大兄领内的生意,若是玻璃窗户的好处被外省人了解,北直隶、山西甚至江南的富户都来买了,那就是千万两的买卖。”
  “这样的生意,不是玻璃酒器可以比的。为了这样的买卖,完全可以放弃玻璃酒器的几十万两。”
  听到李兴的分析,蒋充和周围的木匠们都是一副拨云见日的表情,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津国公把玻璃卖得这么便宜。
  蒋充十分谦卑地拱手说道:“听二将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李兴转头看了看身边那个木匠。
  那个木匠倒也识相,也朝李兴拱手说道:“二将军果然是见多识广!小民比起来当真是愚昧无知!”
  李兴这才高兴起来,总算找到了堂堂巡抚的架子。他拍了拍蒋充的肩膀,哈哈大笑。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李兴和蒋充告别,回衙门去了。
  那些木匠们继续忙碌,没用多久,市政厅的玻璃窗子就装好了。一扇扇的玻璃窗从窗外将阳光引入了大厅中,让原先昏暗yīn沉的市政大厅变得十分亮堂。
  那些进来办事的天津百姓们哪里见过这样明亮的室内环境?一个个看着透明的玻璃瞠目结舌。不少人站在玻璃窗旁边探头探脑,想摸摸完全透明的玻璃,却又不敢乱摸。
  一个专门设置在市政大厅中的“向导员”不失时机地走了上去,向百姓们介绍这是津国公的新产品“玻璃窗”。
  重点是让百姓们知道这玻璃窗只卖三钱银子一面,价格绝对便宜。
  于是大量玻璃窗的需求立即就出现了。不少办完了事情的百姓们一走出市政厅,就直奔天津卫城中的玻璃窗商店。


第0728章 排队
  九月二十八,汤yīn县瓦岗乡的一处小丘上,韦老大所在的连队埋伏在灌木之中。
  这个连队要伏击过路的一群流贼。
  实际上,在河南灾区,流贼对生产的破坏也是极大的。穷苦的百姓一旦变成了流贼,就不光是抢士绅了,连其他的百姓也是一起抢的。流贼抢完百姓,就把失去了所有存粮的百姓携裹为新的流贼,直到规模大得可以攻城拔寨。
  张献忠是这么做的,李自成是这么做的,汤yīn的流贼也是这么做的。对于挣扎求生的流贼来说,只杀士绅不抢平民的想法是不现实的。
  所以一旦一个地方出现了大股的流贼,这个地方的生产恢复就会极为困难。即便是熬过了灾年,想重新开始耕作的农民也会被流贼攻击。如果官府调大军来剿,或许这样的流贼会慢慢被打溃打灭。但如果朝廷没有粮饷派兵马来剿贼,流贼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如果想恢复一个地方的正常生产秩序,这些以劫掠为生的流贼群体必须被打掉。
  韦老大所在的连队这是第二次运粮到汤yīn来了,已经对这个小县产生了责任感。他们现在干的事情,就是准备端掉汤yīn县境内最大的一股流贼。
  这些流贼不但劫掠士绅,劫掠百姓,也觊觎虎贲军运粮队的粮食。上一次夜里被流贼包围的情景韦老大记忆深刻,如果那包围连队的流贼再勇敢一些,用几千人冲击黑夜中的虎贲军连队,那ròu搏战中虎贲军能否守住阵脚十分难说。
  不光是为了运输粮食的安全,即便是为了汤yīn县的百姓,虎贲军也要打掉这一群流贼。虎贲军的士兵都是有恻隐之心的,看到灾区百姓朝不保夕的生活不可能无动于衷。此时正是冬小麦的播种时候,只有打掉汤yīn境内的流贼,百姓的正常耕作才能开展。
  不光是韦老大的连队在汤yīn打流贼,实际上李植派往北直隶和河南北部的运粮队伍都在打流贼。以虎贲军的火力,一支连队两百人足够扫清一般的流贼。
  被抓住的流贼斥候没有说谎,韦老大面前,乱哄哄的两千多流贼手持长qiāng大刀,正通过官道往伏道镇杀去。
  如果让这些流贼攻到伏道镇,已经十分衰败的市镇免不了又要经受一场洗劫。
  官府的弓手巡捕对这些流贼毫无办法,只能坚守县城而已。但是在虎贲军看来,打垮这些流贼并不困难。
  距离两百米,连长韩老头猛地大喊了一声,“打!”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猛地bào发出来,像过年时候的bào竹一样zhà响,流贼的队伍中刹那间就鲜血横飞。血雾从伤员的伤口里喷洒出来,溅了旁边的人一身。起码有一百多人惨叫着倒了下去,在地上抽搐呻吟,不停地翻滚。
  其他的流贼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张目结舌地看着受伤的流贼,四下里张望。
  韦老大的连队躲在灌木里,流贼们想第一时间发现这支部队不是那么容易的。流贼们还处于慌乱之中,虎贲军又开始了第二次shè击。
  又是一百多人惨叫着倒下。
  流贼群中那几十个骑着马的头目无一幸免,全部被带瞄准镜的步qiāng放倒,倒在了血泊中。
  流贼们这才知道他们遭遇了灭顶之灾,轰一声溃散了。然而韩老头连队中大多数士兵都装备着新式步qiāng,这些步qiāng能shè击四百米内的无甲目标。即便流贼们往远处逃跑,这些新式步qiāng还是在割草一样地追杀流贼。
  等流贼们全部溃散时候,地上留下了近千尸体。经此一役,这支流贼算是被打垮了,不可能再祸害汤yīn县的百姓了。
  连长韩老头看到战斗轻松获胜,笑了笑,又拿出火折子点起了旱烟。
  韦老大等了半天没等到连长的命令,一挥手带着自己的步兵班冲了下去:“走!去搜搜有没有战利品!”
  ……
  韦老大的连队打完了流贼,在流贼尸体上摸出了上千两银子,志得意满地回到了汤yīn县县城。
  连长韩老头直接进扎营地休息去了,让韦老大带人去卖粮的地方去看一看。
  这一次这个连队一次xìng运了一千六百石粮食来,在汤yīn县县城附近平价出售。不光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