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7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就开展了平板玻璃的生产。
  玻璃工厂总管蔡怀水指着退火窑,说道:“国公爷所说的,将玻璃液倒在熔融锡液面上这种办法十分精妙,生产出来的平板玻璃又薄又平,完全透明。早在三月份,我们就用这个办法生产出了平板玻璃。”
  李植点了点头。
  蔡怀水继续说道:“难办的是退火的控制。正如国公爷你所说的,如果不在退火窖中缓慢退火,玻璃内部的引力,哦不,应力就无法消除。”
  蔡怀水显然没明白李植所说的“应力”是什么东西。不过理论的缺乏并没有阻碍这个技术人员在实践中消除应力。
  “我们开始时候使用和玻璃酒器一样的退火程序,成功得到了第一批平板玻璃。但是这样得到的玻璃消耗了大量的木柴,并且长期占用退火窑,成本极高。一块一米长宽的玻璃算下来光柴火钱就要一钱二分。”
  “对于玻璃酒器来说一钱二分不算什么,但国公爷你说过要生产老百姓用得起的平板玻璃,那这一钱二分就不合时宜了。”
  “所以我们这半年反复试验的,就是摸索退火工序。做了无数尝试,后来成功把退火需要的时间缩短了一半。”
  “后来国公爷你提示下属可以在玻璃中加入铝土矿,这又提高了玻璃的强度。最后退火时间减少到原先的四分之一。这样算下来,一平方米的玻璃只需要三分银子退火成本,加上口碱成本,烧制成本,杂七杂八的其他成本,总成本不过七分。”
  蔡怀水领着李植走到仓库里,举起了一面一平方米的玻璃展示给李植看,说道:“国公爷,这就是我们的成品。”
  李植随着蔡怀水走到仓库里才感觉凉爽了些,擦了擦头上的细汗。他接过蔡怀水的玻璃仔细看了看,觉得这玻璃基本上合格。整面玻璃十分平整,在仓库的昏暗光线下也十分透明。李植仔细看了看,觉得似乎略略有一点点泛黄。
  大概是加入了不纯的铝土矿导致玻璃泛黄,不过这一点黄光不易察觉,不影响玻璃的日常使用。
  李植用力敲了敲玻璃表面,玻璃发出砰砰的闷响,却没有崩裂。
  李植点头说道:“好,蔡怀水你做的很好。我宣布你的月钱提高到四十两一个月!参与平板玻璃试制的十三名工人,全部增加一级工资。”
  蔡怀水听到李植的话,喜上眉梢。想当初蔡怀水刚追随李植时候月钱不过四两,如今已经涨到原先的十倍。
  蔡怀水这次在辽东分得了两千多亩旱田,他把田地包给了服务队,一年的地租收入就是八百多两。再涨月钱,那以后论功行赏时候得到的利益就会更大。
  蔡怀水这些年和翠儿相依为命,养了四个儿女,一个月六口人胡吃海喝乱买东西,也花不了十两银子。如今收入再涨,他已经不知道怎么花自己的巨额收入了。
  蔡怀水跪伏在地上,大声说道:“多谢国公爷!”
  旁边的几个工人更是激动得满脸通红,扑通扑通地全跪在了地上。
  李植不太喜欢工人们有事没事给自己下跪,不过这些工人们却习惯用下跪来表达自己的感情。李植笑了笑,挥手说道:“都起来吧。”


第0727章 见识
  李兴站在天津市政厅里,看着忙碌的木匠们把门窗上的糊窗纸撕下来,用工具在原先糊纸的位置挖槽开沟,将一面面透明的平板玻璃装了上去。
  李兴站在一个工匠旁边看着那个工匠cāo作,冷不丁问一句:“你怎么这么熟练的?”
  那个工匠哈哈一笑,说道:“回二将军的话,国公爷的国公府已经全部装上这种玻璃啦,为天津市政厅装玻璃窗是我第二次干这个活,自然是得心应手。”
  李兴看那个工匠笑得开心,皮笑ròu不笑地也哈哈笑了一声。但李兴却恼火这个木匠一副“很懂行”的样子,一个笑脸还没完全绽出来,就猛地收住了脸部肌ròu,立马换上了一张严肃的黑脸。
  李兴的鬼脸看得那个木匠胆战心惊,觉得这二将军怎么yīn阳怪气的?
  不过坊间流传二将军李兴素来跋扈,什么都敢干,在工匠面前摆个怪脸还不是家常便饭,惹火了二将军说不定把自己踢出去。那个木匠不敢再和李兴多说,把头一埋,只抓紧时间装他的玻璃窗了。
  李兴吓了吓装内行的木匠,有些得意。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翘着二郎腿坐在税务局柜台的前面,托腮看着一块块被装上窗子的玻璃,沉吟不语。
  李兴坐了一会儿,正想回巡抚衙门处理公文去了,却看到陷阵师团长蒋充提着一袋子档案走进了市政厅。
  李兴经常和蒋充一起厮混,看见蒋充就高兴,赶紧把蒋充招了过来。
  “蒋充你来,来看看我大哥的玻璃窗。”
  蒋充见二将军招呼自己,赶紧走上去和李兴施了一礼,然后仔细打量了一番工匠装好的玻璃窗。
  那个装玻璃的木匠见又来了一个没见过玻璃窗的团长,抬起了头,满脸期待地看着蒋充。
  蒋充看了看玻璃窗,又用手摸了摸,摇头叹息:“如此妙物,蒋充真是闻所未闻。想不到玻璃这样的奢侈物件,还能拿来做窗子。”
  “有这样的玻璃,岂不是既能透光照明,又能阻挡沙尘?不管外面是风吹还是雨打,这玻璃都能把窗外的杂物遮蔽住了?遮蔽住了风雨还能透光进来,让屋内一下子光亮起来了。就算外面是飞沙走石,屋里都能得了阳光。”
  蒋充吸了一口气,说道:“精妙绝lún!当真是精妙绝lún!”
  李兴听了蒋充的话,哈哈大笑。他比蒋充先了解这种玻璃窗板,这让他十分有成就感。拍了拍蒋充的肩膀,李兴摆出一副“你不要大惊小怪”的表情出来,心里十分受用。
  那个木匠却是个不知道死活的,竟然跟着李兴笑了起来,仿佛也在得意他这个木匠的“见多识广”。
  李兴发现那个木匠也跟着自己一起笑,显得自己堂堂天津巡抚竟然和一个木匠一样的见识,一下子仿佛吃了个苍蝇。他十分尴尬,不得不慢慢收住了笑容。
  蒋充看了看李兴,好奇问道:“这玻璃窗户一面多少钱?”
  那个不知道死活的木匠还要卖弄他见多识广,抢着答道:“三钱银子一平方米!”
  李兴脸上更黑。
  要不是李植反复教育李兴要爱民如子,李兴早就把这个木匠轰出去了。
  蒋充托腮想了想,问道:“国公爷把这玻璃窗户卖得如此便宜,岂不是会冲击原先玻璃酒器的销售?要是别有用心的屑小买了这平板玻璃去,烧软了做成酒具,岂不是能做出十分便宜的酒器出来?”
  听到蒋充的话,那个木匠傻眼了。他勉强算是识字,虽然比李兴更早见识过玻璃窗,但哪里知道李植为什么会放弃玻璃酒具产业,把玻璃卖得这么便宜?
  这么复杂的问题,木匠是不懂的。他摸了摸脑袋,看向了李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