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6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6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对抗。见这边的火力这么猛烈,盗贼们失去了劫掠的信心,渐渐退去了。
  韦老大一直举着qiāng在黑暗里瞄,却始终没能找到目标开qiāng。他等了一会,发现那些黑影渐渐都往远处逃走了。
  韦老大冷哼了一声,放下了步qiāng。他用手摸着qiāng托上的刻痕,似乎是很遗憾没能shè杀几个盗贼。
  ……
  第二天下午,运粮队到达了河南彰德府汤yīn县县城。
  听说有人穿越混乱的灾区运粮食到县城来卖,小小的汤yīn县县城万人空巷。百姓们全部挤到了城外。显然,这个小县城已经被缺粮的问题困扰很久了。
  虽然彰德府在黄河北面,但同样经历过前几年的河南大旱灾,灾后的情况和黄河南面的其他州县一样复杂。唯一的好处是闯贼还没有攻到黄河以北,所以县城中还是安全的,士绅们依旧是当地的统治阶级。
  拥挤的人群中,连长韩老头看了看周围的河南百姓们,朝韦老大挥了挥手,就兀自坐到了粮车上面,点起了他的旱烟烟斗抽了起来。
  这韩老头是个烟鬼,身上不但有卷烟,还有烟斗旱烟,一天不知道要抽多少烟。
  韦老大知道韩老头是让自己组织卖粮,吸了一口气。
  他清了清嗓子,一脚跳上了一台粮车。他是个习惯于出风头的xìng子,对着几千百姓毫不怯场。
  韦老大伸手朝前面一挥,那模样像是一个官员在对百姓喊话:“百姓们,我们是津国公的运粮队,这次我们给彰德府的百姓们运来廉价粮食了。我们卖的是平价粮食,二两五钱一石,算是津国公给彰德府百姓做的一件好事……”
  韦老大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个身穿绸缎的商贾大声喊道:“三两一石,我买二百石!”
  这个商贾话音未落,又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士绅喊道:“三两五钱一石,我买四百石!”
  一个头戴儒巾的中年士绅冷哼了一声,大声喝道:“四两一石,这八百石米面我全买了!”
  不断有人跳出来加码,要把这八百石米面吃下去。
  韦老大看着身边的士绅豪商不断把粮价往上抬,皱了皱眉头。
  汤yīn县的有钱人么不像是在买米面,倒像是在抢米面。很快,粮价就被士绅和商贾们抬到了五两一石。
  在这灾荒连年的时候,粮食就是一切。
  实际上韦老大不知道,汤yīn城中的米面已经卖到六两一石。这些士绅商贾如果从韦老大手上买到粮食,那是买多少就赚多少。
  汤yīn县县城中的小市民们一个个面黄肌瘦,他们眼巴巴地看着虎贲军护卫着的粮车,看着那一袋袋米面,眼睛发直。他们是没有财力和这些士绅老爷们抬价的,显然这八百石粮食都将毫无悬念地被士绅老爷们买入粮仓中。
  等这些粮食再被士绅老爷们卖出来,就不知道是什么价了。
  韦老大有些恼火,看着那些抬价的士绅大声喝道:“抬什么价,我让你们抬价了吗?这粮食不是只卖给你们这些老爷的!”
  站在粮车前面士绅们听到韦老大的这声喝骂,面面相觑。他们是汤yīn城中的衣冠人物,想不到如今要被虎贲军的一个小小班长喝骂。
  不过此时为了粮食,他们就算被骂了也没办法,依旧守在粮车旁不舍得离开。
  韦老大不再搭理士绅们,而是朝周围的小市民们喊道:“汤yīn的百姓们,我们津国公不是来河南发国难财的。河南有旱灾,津国公只恨能力不足不能救下河南一省的百姓。但是津国公运到河南来的粮食,也绝不会卖天价!”
  “我们的米面卖二两五钱一石,也就是十三文钱一斤,每人只能买三十斤,要买米面的上来排队。”
  听到韦老大的话,汤yīn县的百姓们一个个眼睛放光,喜上眉梢。
  二两五钱一石的米面,这几乎是灾前的价格。这样的价格,就是最普通的小市民也买得起。
  津国公果然是来救河南百姓的。
  不过那些有权有势的士绅还是围在粮车最前面,汤yīn县的百姓们不敢推开这些士绅,只眼巴巴地看着韦老大。
  粮车前面的士绅们惊讶地看着韦老大,不明白李植的虎贲军这是在搞什么鬼。白花花的银子不赚,要把粮食廉价卖给百姓?
  韦老大是个不怕事的,素来镇得住场面。见士绅们不听自己的话排队,他眼睛一瞪,把手放到了手铳的铳柄上:“你们这些做老爷的没听到我的话吗?要买粮就开始排队,不买就滚蛋!”
  士绅们看了看韦老大腰间的手铳,这才有些害怕。有些士绅嫌三十斤没什么用处,转身走了。有些小地主琢磨苍蝇腿也是ròu,开始排进队列里,准备买三十斤回去再说。
  韦老大点了点头,大声喊道:“馒头!”
  馒头和韦老大的几个下属提着秤杆跑了过来,开始给队列中的河南百姓卖粮。


第0724章 鸟粪
  赤隅岛岛上,李植的海军总舰队长吕虎捏着鼻子跳下了小船,登上了这座小岛。
  小岛长十五里,宽八里,中间有一个海湾。岛上没有淡水,也没有适合种植粮食的平坦地形。狭窄的岛屿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各种海鸟,人每走一步,就能惊飞好几只鸟。
  吕虎身边的第一舰队舰队长石定平走着走着,皮靴上踩了一脚的鸟粪。他有些恶心,说道:“总舰队长,这海岛当真是臭,这地方是个粪坑吧?我还从未来过这么臭的地方工作。”
  吕虎捏着鼻子哈哈大笑,说道:“这是个宝岛!国公爷专门让我来看看。”
  走了几步,擦了擦头上的汗,吕虎说道:“国公爷当真是神仙,居然连万里之外有这样一些岛屿都知道。”
  两人捏着鼻子在海岛上行走,渐渐走到了海岛的腹地,爬上了一座小山。
  山上和山下没有什么区别,到处都是鸟粪,一踩上去粘一脚。这些鸟粪也不知道堆积了多少百年了,下层变成了黑色的鸟粪土,把小山上的岩石全部盖住了,把整座小山的线条都变得十分柔和。
  吕虎捏着鼻子,指着远处的海湾说:“石定平,我们在那海湾处建一个小码头如何?”
  石定平摇头说道:“那里水浅,只能走小船,大船没法停泊。”
  吕虎是个对手下人好脾气的人,他见自己的意见被手下推翻,倒也不生气,只是问道:“那你觉得哪里建码头好?”
  石定平指了指北方的一片海边,说道:“那便似乎水深,我们过去看看!”
  吕虎说了声好,便随着石定平往北面去了。走了十里路走到最北面,两人在海岸线找了好久,当真找到一处水深的礁石海岸。
  石定平把脸伸进海水里看了看,抬头起来说道:“总长,这里确实水深,可以靠大船。”
  说完这句话,石定平呸了一声吐了吐口中的海水,骂道:“这岛边的海水都带着一股鸟粪味道,真让人恶心!”
  吕虎哈哈大笑,把身上的衣服一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