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6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6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汉城中间,朝鲜国王李倧看着在城墙上“蹂躏”朝鲜守军的热气球,面如死灰。
  他双手微微发抖,双脚战栗不止,无助地说道:“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眼看城墙西面的朝鲜守军就要崩溃,关键时刻,一个身穿鱼鳞铁甲的朝鲜将军站了出来。他愤怒地朝慌张失神的朝鲜士兵们吼叫起来,似乎是要士兵们振作精神,让士兵们不要害怕这飞天的热气球。
  “他们没有多少zhà弹!没看到他们已经不扔zhà弹了吗?”
  他一脚踢在一个张皇逃窜的士兵腰上,奋力吼道:“这些飞天的怪物没有pào弹了,再乱跑的斩!”
  在他的吼叫声中,朝鲜城墙上的士兵们似乎回复了一些精神。士兵们这才冷静下来,发现热气球上的pào弹扔的越来越少,似乎是已经扔完了。
  这个军官身边的小兵们冷静下来,不再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乱跑。
  然而这个军官的才刚刚稳住周围的几十个士兵,天空中就传来“啪”一声脆响。


第0718章 节度使
  在冷兵器时代,一个出众的前线指挥官往往可以扭转战局。相对于缺乏见识的小兵来说,优秀的将领观察力更加敏锐,洞察力更加深刻,能够迅速发现战场上的机会和敌人的漏洞,指挥部队做出最合理的反应。
  比如汉城城头的这个将军,他是朝鲜“五卫都护府”的“大护军”,他敏锐地察觉到热气球上面的开花弹已经扔完。如果给他十分钟的时间,也许他能把混乱不堪的城墙守兵稳定下来。
  然而给他十分钟是个不可能的假设。
  因为李植的穿越,十七世纪的东北亚已经提前进入了热兵器时代。在虎贲军统治的这个热兵器时代,一个出众的敌方前线指挥官唯一的下场是——死亡。
  热气球上的开花弹确实快扔完了,没剩几个,但是热气球上还有带瞄准镜的步qiāng。
  每个热气球上都有四个人,全部装备着拥有瞄准镜的步qiāng。这个鼓舞士气的朝鲜将军无疑是步qiāng最好的靶子。热气球飞在城墙正上方,绕过了垛墙。对于热气球上的士兵来说,shè杀这个将军是毫无死角的。
  “啪”一声脆响从热气球上响起,那个叫唤着指挥士兵的朝鲜将军正在喊话,却突然被热气球上shè出的一发锥形子弹shè穿了脑袋。红色和白色的液体从弹口猛地迸出,他连惨叫都没来得及惨叫一声,就倒在了城墙上。
  不止是一声qiāng声,附近的几个热气球上响起了噼哩啪啦的好几声qiāng声。这个大护军周围的几个校官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全部身上喷血,倒在了血泊里。
  接下来的几分钟内,热气球上的步qiāng手瞄准一切试图组织士兵坚守的军官,一一shè杀。
  这完全是一边倒的战争——朝鲜军的三股叉捅不到热气球,弓箭shè不了这么高,他们的pào车没法笔直竖立在地面上朝天空开pào。在一声又一声的qiāng声中,一名又一名军官倒下,朝鲜士兵渐渐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勇气。
  虽然热气球上只有四十个步qiāng手,但是这四十个人如果打上半个小时,也能打死几千朝鲜兵。
  这是不对称的大屠杀。
  朝鲜守军终于完全崩溃了。先是西边城墙上的士兵溃散了,然后他们的溃逃带动了其他城墙上的士兵。最后四面城墙上的士兵们全部失去了斗志,他们张皇地跳下了城墙,慌不择路地冲进了城中的民宅中,试图逃下一条xìng命。
  颇为雄伟的汉城城墙上除了留下几百具尸体和伤员,再也找不到一个站着的士兵。汉城再没有了防御,赤luǒluǒ地横在虎贲军的面前。
  四个热气球停在了城墙上,十六名士兵跳了下来,打开了空无一人的汉城西城门。
  钟峰一挥手,城外的虎贲军大踏步攻入了汉城。
  ……
  汉城昌德宫中,钟峰和麾下几十名将领骑着战马,大摇大摆地行驶在这座朝鲜王城的中轴线上。
  钟峰举着马鞭一指朝鲜王宫,朝蒋充说道:“我看朝鲜的王宫修得不错,倒是比鞑子的沈阳皇宫气派。”
  蒋充说道:“比沈阳的皇宫是气派一些,就是处处透着一股迂腐气质。这李氏以儒家为国教,整个国家上下以‘仁’‘孝’为国纲,朽不可言。”
  钟峰十分信任蒋充,他又扫视了一眼宫殿,点头说道:“确实如此!”
  昌德宫的门楣很矮,估计从来没有考虑过有人会如此嚣张地骑马进入。钟峰行到第二道宫门前竟过不去,如果硬要骑马进去估计要弯腰下来。
  钟峰眉头一皱,喝道:“来人,把这破门zhà了。”
  几个士兵大声领命,便举着手榴弹要来zhà门。
  宫门旁边的几个朝鲜太监一见这架势,吓得面无人色。他们用朝鲜话哇哇大叫,慌张地冲上来阻拦虎贲军的大兵,要保护朝鲜王宫的建筑。
  旁边的虎贲军的大兵见这些太监搞不清楚状况,举起步qiāng就shè。只听到“啪”“啪”的两声脆响,带头的一个太监胸部中弹,血花四溅。
  这个太监张大嘴巴,双手死死摁住胸口的弹孔,却摁不住迸shè出来的血液。他渐渐无力的跪在地上,然后往前一倒就死透了。
  几个虎贲军士兵嫌这个太监的尸体挡路,走上去把他的尸体拖到了一边去。
  其他的太监看到这一幕,才明白入宫的虎贲军大兵是荷qiāng实弹的。那子弹都是上好装在qiāng膛里的,随时准备杀人。他们哪里还敢反抗?一个个瑟瑟发抖地跪在了地上,伏地磕头。
  几个士兵这才把手榴弹装在了宫门上,轰一声把那看上去颇为秀气的宫门zhà飞了。
  钟峰哈哈大笑,在垮塌的宫门前等了一会,等那些bàozhà形成的灰尘全部消散了,才一夹马腹行了进去。
  这一次,钟峰不用低头了。
  一路往前走,钟峰走到了昌德宫宣政殿前面。那大殿的前面,朝鲜国王麻衣素服背缚双手,率领朝鲜的文武百官跪在殿前的广场上,低头伏地不起。
  钟峰没有搭理地上的朝鲜国王,只是带着将领们跳下了马,走进了宣政殿中。进了大殿中钟峰左右看了看,一甩前襟大咧咧坐在了朝鲜国王的王座上。
  “带朝鲜国王李倧上来见我!”
  殿外的虎贲军士兵一把将跪在门口的李倧提了起来,一路将他拖到殿内的青砖地面上,噗通一声摁在地面上,让他又跪了下去。
  那李倧已经五十多岁了,满头的白发,却被这些士兵提得七荤八素的。不过他不敢有丝毫不满,伏地磕头说道:“罪人李倧见过大明大将军!”
  钟峰看了看李倧,笑了笑。
  他从怀里摸了摸,掏出一封李植的信来。
  天津走海路到汉城只有两天的路程,李植虽然这次没有亲征,却一直用书信指挥前线的战事。
  钟峰此时掏出李植的信来,自然是宣布李植对李倧的处理决定。
  “李倧,国公爷信上说得清楚,你有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