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6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锐统一戴着飘着红色长缨的铁质头盔,十分精神。不过这样装备的精锐只有千余人,不足以改变战争的形态。
  朝鲜的步兵都拿着三股叉。这种三股叉类似明军的虎qiāng,不过有三个qiāng头。李兴不明白为什么朝鲜人这么喜欢这种兵器,之前他从未听说哪个地方的人拿三股叉作为主战武器。
  朝鲜人的中军列在十二万大军的中间,随着大军的步伐快速压过来。李兴正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却听到旁边的一名密卫说道:“二将军,那杆大旗是朝鲜昭显世子李溰的旗帜。”
  所谓世子,就是朝鲜的王位继承人了。既然世子的大旗出现在中军,显然对面的朝鲜大军是由朝鲜的世子指挥的。
  不过世子也没用,就算朝鲜国王来了,也打不赢虎贲军。
  朝鲜人为了保护他们的宁边府大本营,急急忙忙地冲进了虎贲军的shè程。
  朝鲜人也有大pào,技术似乎是从大明学去的,装备的大多是老式的将军pào,还有一些弗朗机pào。不过和大明的弗朗机pào轻型化不同,缺乏重pào的朝鲜人把弗朗机铸得很重,看上去足有几千斤。
  十二万朝鲜大军中大概有一百多门各式火pào。这些大pào一进入虎贲军的五里外,就遭到十八磅pào的迎头痛击。
  将军pào和弗朗机pàoshè程都很短,完全不是虎贲军长pào的对手。山谷间的地面不算完全平坦,实心弹无法跳弹弹shè。虎贲军选用了开花弹打击对面的pào兵。火绳滋滋作响的开花弹笔直地shè进了朝鲜人的pào兵队列里,一发接一发地zhà开了。
  一时间,山谷里只听到开pào和pào弹zhà开的轰隆声。一次一百发开花弹bàozhà,不知道zhà死了多少pào兵和周围的步兵。
  朝鲜的pào兵阵营变成了一个人间地狱,除了bàozhà就是bàozhà,断肢碎ròu和鲜血到处猛飞。
  pào兵旁边的几个方阵也倒了霉,时不时被shè偏的pào弹轰zhà。开花弹一落地,朝鲜的士兵们就像是见了鬼一样四散逃窜。本来整齐的队列不成方圆,士兵们像是一群蠕虫在山谷间奔逃躲避。
  血腥味从尸体和碎ròu中冒了出来,一点点弥漫在战场上、伤兵的惨叫声变成了轰鸣声之外唯一声音,统治着战场。
  距离太远,朝鲜的pào兵无法还手,而这边的pào火实在太猛烈。只打了三轮,朝鲜的pào兵就崩溃了。哪里还有pào兵敢往前走,还活着的pào兵像是疯了一样哇哇叫着,慌不择路地往两边和后方逃去。
  李兴笑了笑,正要命令pào兵转换目标,却看到pào兵旁边的一个步兵方阵也崩溃了。
  大概是被shè偏的pào弹zhà了十几下,那几千朝鲜步兵的士气也被打崩了。pào兵的崩溃带动了这些步兵的恐慌情绪,他们也不再服从命令,变成了溃兵,一个个往其他方向逃窜。


第0716章 涟漪
  朝鲜的士兵们何曾见过这么猛烈的pào火?一百门大pào打了几轮,不少朝鲜兵马的士气都有些摇摇yù坠。
  关键时刻,咸镜道的两万骑兵杀了出来。
  咸镜道的骑兵可以说是朝鲜的王牌,这支兵马长期驻扎在朝鲜最北端防备女zhēn rén或者大明南下。朝鲜王室在这支兵马上投入的资源很多,他们的武器盔甲明显比其他士兵精良。万历年间日本入侵朝鲜,一路砍瓜切菜的日军调用主力部队攻击咸镜道骑兵,却险些被这支骑兵打崩,最后靠人数优势才获胜。
  如果说朝鲜王室手上还有王牌的话,那这支骑兵无疑就是这最后一张王牌。
  两万身穿绵甲的骑兵抓着马刀,气势汹汹地越过了身边的友军,朝虎贲军杀了过来。滚滚的马蹄敲在地面上,敲得大地都微微颤动。
  李兴看了看冲过来的骑兵,转头朝李老四说道:“想不到朝鲜弹丸小国,也有骑兵。”
  李老四点头说道:“这支骑兵看上去颇有战斗力,只是没有盔甲,顶不住我们新式步qiāng的远距离打击。”
  李兴笑道:“朝鲜人哪里挡得住大哥的神shè手?”
  李兴和李老四两人在谈笑,朝鲜人的骑兵已经冲进新式步qiāng的shè程了。烟尘滚滚之中,朝鲜的骑兵距离三排步qiāng手不过四百米。
  步qiāng手们瞄准了驰骋过来的朝鲜骑兵,开火了。
  李兴在正面布置了四千名带瞄准镜的新式步qiāng,在四百米的距离上打骑兵,这些步qiāng手有四、五成的命中率。
  在后世的壕沟战和步qiāng手对shè中,步qiāng的命中率是很低的。那是因为后世的shè手们都躲在掩体后进行远距离战斗,在shè击的时候才偶尔把头露出在掩体之外,匆匆开qiāng。在这样的战斗中,shè击目标又小又飘忽,shè击时候在对方压力下仓促开qiāng,命中率自然极低。
  但是在这个时代,在冷兵器敌人朝虎贲军猛冲的战斗中,步qiāng的shè击就完全是另外一种事情。使用冷兵器的敌人为了冲到虎贲军阵前ròu搏,必须使用密集阵xìng冲阵。步qiāng手对着人海一样的敌人开火,整个敌军阵势是一个巨大的目标。
  只要子弹不往上面或者下面偏太多,shè出去的子弹是必然命中目标的。打不到步qiāng手瞄准的敌人,也会打中旁边的或者后面的敌人,打不中人也会打中马。子弹在密集的骑兵队列中穿梭,想一个目标都不击中直接穿过密集的骑兵队列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且步qiāng手shè击时候完全没有被攻击的压力,可以从容瞄准开qiāng,命中率自然极高。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中,四千名步qiāng手一个接一个的开qiāng了。
  子弹破开四百米的空气,毫不留情地扎入了骑兵队列中。旋转的锥形子弹一碰触到朝鲜人的绵甲就将它们全部撕裂破开,毫不留情地钻进了绵甲下面的血ròu肌肤中。
  朝鲜骑兵的前面,一片人仰马翻。
  赛马在比赛中可以跑出四、五十公里每小时的高速,甚至更快,但那是在完全没有障碍的赛场上。在战场上,地面上的情况复杂得多。且不说坑洼不平的地面,光是前排摔下马的骑兵和中弹倒地的战马,都像是绊脚石一样阻止骑兵加速。
  一旦虎贲军的步qiāng开始shè击,后排的骑兵就必须不断跳跃越过地面的障碍物,或者绕路兜过去。再加上战场上大pào轰鸣造成的马惊,以及由此产生的小范围混乱,战马的前进速度极大下降。
  前面几排骑兵们倒下后,后面的骑兵继续冲锋。但只冲了几十米,装备新式步qiāng的步qiāng手就装好了子弹,再次shè击了。
  又是一片bào豆般的qiāng声响起,前面几排的骑兵身上喷出血腥的血柱。血液就像是从沐浴喷头里shè出来的水一样廉价,在战场的前面到处喷洒。
  步qiāng手们只shè了两轮,朝鲜咸镜道的骑兵们就被打懵了。
  论近战厮杀,这支骑兵无疑是有着不俗战斗力的。当初对阵日军时候的战绩就足以说明这支骑兵的实力。但是这些骑兵们还从没有遇到这样一边倒的战斗,在这么远的距离上就被大范围的杀伤。
  在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