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5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来就左右摇摆的士气变得更加一团乱麻。
  崔正武明白,明国李植笼络农民的小恩小惠起了作用。这些农民得了粮食,这战争就变成了虎贲军和两班贵族之间的战争。农民们虽然不希望看到明国人入侵朝鲜,但得了粮食好处的他们害怕兵强马壮的虎贲军,不敢掺进这场战争。
  农民们虽然没见过世面,但都明白,如果朝鲜人破坏虎贲军的后方运输,那愤怒的明国人一定会执行杀光抢光的战术。到时候不但村子要被明国人烧了,田里的庄稼全部要完蛋,那些跑得慢的老人fù孺甚至也会被明国人杀光。
  明国人兵强马壮,到时候报起仇来倒霉的还是农民。农民们现在的生活会全部完蛋,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崔正武愤怒地扇了这个中年农民一巴掌。
  “懦弱!”
  扇了一巴掌不解气,崔正武左右开弓扇这个中年农民巴掌,打得这个中年农民眼冒金星,口角渗出血来。
  “我打死你这个懦弱的农民。”
  其他的农民们惊恐地看着往死里打人的崔正武,却没一个人敢上来拦住暴怒的两班贵族崔正武。
  打了二十多巴掌,活活把中年男人打晕在地,崔正武才收起了血红的巴掌。
  就在这时,山路的转角处出现了一支一百多人的虎贲军运输队。
  崔正武怒视着身边的农民们,喝道:“就是现在了,敢后退的,斩!”
  运输队押送着十车军火弹yào慢慢往前走,走到崔正武的三十步外,他们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停住了脚步。
  崔正武大吼一声:“冲啊!”
  一百部曲跟着崔正武冲了出去。这些部曲的后面,慌张的农民们稀稀拉拉地跟了出来。不过这些农民们走得极慢,一下子就和冲在前面的崔家部曲拉开了距离。
  距离三十步,虎贲军的连长朝天空开了一qiāng。
  “啪!”
  清脆的qiāng声在山间回响。
  五百多农民们听到这声qiāng响,仿佛是听到了一个他们承受不起的警告,一个个吓得面无血色。走在最前面的农民停住了脚步,张皇地看着身边的其他农民。其他的农民更加慌张,浑身颤抖。
  当场就有人把崔正武发的武器扔在了地上,撒腿往后方逃去。
  逃兵的出现顿时带动了其他农民的情绪,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五百临时武装起来的农民就扔掉了他们的武装,转身往山路的远处逃去。
  崔正武和他的部曲们冲了十几步,却发现身后已经再没有一个援兵。没有了五百农民,以这么一点部曲冲击荷qiāng实弹的虎贲军士兵,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押送弹yào的连长冷哼了一声,指着崔正武身边的一百人,喊道:“自由shè击!”
  步qiāng的子弹早已经卡在qiāng膛内,士兵们快速将火yào倒进火门中就可以举qiāngshè击。噼哩啪啦的qiāng声接连响起,崔正武只觉得胸口一凉,一朵血花就从他心脏的部位绽放出来。
  惨叫了一声,两班贵族崔正武捂着胸口倒在了山路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第0715章 对阵
  八月五日,李兴的三万大军攻到了平安道宁边大都护府。
  朝鲜北面平安道和咸镜道的十二万大军已经集结在这里,准备迎战李兴。
  相比李兴一路攻城拔寨杀到这里,朝鲜的十二万大军可谓是以逸待劳——虽然咸镜道的兵马是从东北方向赶来,但朝鲜兵马是在国内行军,移动的难度和李兴的仰攻敌国不可相提并论。
  不过即便是这样,战争的天平也毫无悬念地倒向李兴这一边。
  朝鲜人多次加入清军对阵明军。鞑子入塞劫掠的军事行动中,朝鲜兵马多次参与,锦州大战朝鲜也派出兵马助阵。所以朝鲜人自然是知道虎贲军的厉害的。朝鲜人自觉无力抵御虎贲军的大pào火铳,便把兵马全部列在丘陵的山背,想利用山体躲避虎贲军的pào弹子弹。
  宁边大都护府西面的丘陵地带上,朝鲜人的兵马布满了山岭背面,却没有一个露出脑袋和虎贲军对阵。
  李兴率军立在丘陵的东面,用望远镜看着那些丘陵,一个朝鲜士兵都看不到。要不是斥候不断回来报告朝鲜大军的位置,李兴真要以为对面没有敌人。
  李兴望了李老四一眼,问道:“老四,朝鲜人这样布阵,我们如何破解?”
  李老四沉吟说道:“不能从正面强攻,否则士兵被山体拦着shè不到朝鲜兵。这样正面冲刺的话,冲上去就是ròu搏了。不能发挥我们武器的优势,伤亡会极大。”
  李兴点了点头,说道:“《孙子》云:敌虽高垒深沟,不得不与我战者,攻其所必救也。”
  “我们摆出小回形阵从侧面绕过去,攻击朝鲜人后方的宁边大都护府府治,朝鲜人的粮草都在城里,我不信朝鲜人会眼睁睁看着宁边府被我们攻下,还继续在山体后面和我们捉迷藏。”
  李老四想了想,点了点头,赞同李兴的战术。
  三万虎贲军士兵分为十五个回形阵,将粮草辎重货车保护在中间,开始往南面绕行。
  开始时候朝鲜人跟着虎贲军往南面挪动,始终守在山体背后。但再往南一些,那一道丘陵山体就消失了,朝鲜人遇到一个无险可守的宽阔山口。
  为了部队的安全,朝鲜人只能在山口北面停了下来。
  李兴和李老四往南面走了十里,从这个宽阔山口穿过了朝鲜人列阵的丘陵山脉,然后从丘陵后面的山谷中往北面包抄。朝鲜人藏身的山体上树林灌木极多,不适合虎贲军的火器发挥。虎贲军不管那些丘陵上的朝鲜士兵,直接攻向宁边府府城。
  等到虎贲军走到山体后面山谷的中间,距离宁边府府城只余十里时候,丘陵上的朝鲜兵马坐不住了。他们纷纷弃了借以藏身的丘陵山体,无可奈何地往虎贲军攻来。
  虎贲军绕了一大圈,终于逼迫朝鲜军在山谷平地上和自己决战了。
  李老四立即传下命令,让十五个小型回形阵变阵,在山谷里摆出一个大型回形阵。四百门大pào被推下pào车,列在了回形阵的四个方面。
  李兴举起望远镜,看清楚了朝鲜主力的样子。攻入朝鲜腹地一个月,李兴还是第一次看到朝鲜的正规军。
  朝鲜的正规军士兵装备很一般,大多数士兵都穿着绵甲。那些绵甲不像清军的重型绵甲,而是名副其实的薄薄一层棉花。李兴在望远镜里仔细看了看,觉得那绵甲与其说是甲,倒不如说是一层厚棉袄。
  这样的厚棉袄或许能减轻弓箭刀剑的杀伤力,但是完全拦不住子弹和pào弹。
  当然,也有士兵的装备好一些。李兴看到一些骑兵穿着钉有铜钉的绵甲。有些绵甲上的铜钉密一些,有些疏一些。这些铜钉能降低刀剑的劈砍伤害。当然,铜钉对子弹pào弹来说毫无意义。
  更有一些校官和极少数精锐穿着全身鱼鳞铁甲,鱼鳞甲下面似乎还有一层绵甲,看上去十分厚实。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