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5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5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老四好奇地骑马到了村子门口,看朝鲜村民会如何分配这些财货。
  看到入侵的中国人给村子送来了财货,村子里的朝鲜穷人们一个个畏缩地躲在门口看着,窃窃私语。不过看到旁边荷qiāng实弹的运输连队,朝鲜人不敢到村子口拿东西。
  直到运输联队走远了,村子口只剩下李老四和四十名看上去比较和善的亲卫队骑兵,朝鲜人才鼓起勇气走出了屋子。他们站在屋子门口,眼巴巴地看着村子门口的财货,尤其是那三十石稻米。
  对于这些饥一顿,饱一顿的底层百姓来说,稻米是这个青黄不接时节救命的东西。
  突然,村子里唯一穿着麻布上衣的中年男人带着他的两个儿子走了出来。这个中年男人头上绑着看上去比较儒雅的韩式头巾,显然是村子里的首领,他走到三十石粮食面前,和两个儿子一人挑起一石稻谷就往自家担去。
  显然,李老四送给这个村子的礼物,要被这个村子的首领独占很多。
  李老四看了看其他村民,仔细观察村民们的反应。
  其他土屋门口的村民看到这个村落首领的行动,眼神中有些不甘,又满是无奈。显然,这些村民十分敬畏这个自私的首领,一个个敢怒不敢言。
  看到村民的反应,李老四掏出了手铳,啪一声朝天空开了一qiāng。
  那个挑米的村子首领和他的两个儿子吓了一跳,再不敢往自家挑粮食。他们嘭一声把担子摔在了地上,慌张跪在了地上,朝李老四磕头。
  村子里的其他村民看担子上的稻米散落在地上,十分心疼。十几个fù女撒着腿跑了出来,围着那担稻米捡拾地上的细碎稻谷,一粒一粒地把稻谷从新汇集到装稻子的担子上。花了几分钟,地上就再没有散落的稻子。
  fù女们虽然捡拾稻谷,却不敢霸占这些粮食。干完这些活,fù女们就走到稍远的地方,重新跪在了地上。
  李老四看了看亲卫队伍中的一个翻译,说道:“你去分配,每个村民得五斗稻米,六钱银子。”
  翻译官唱了声喏,便去分粮食了。
  他在村子里转了一圈,找出一个粮斗,便将粮食一斗一斗地给朝鲜村民分。开始时候那些村民还在看村子首领的脸色,不敢拿翻译官的粮食。但翻译官吆喝了几句后,一个光着膀子的年轻村民就带头收下了翻译官的粮食。
  有这个年轻村民带头,其他的村民胆子斗大了起来。他们最后都从家里拿出了锅碗瓢盆,围在翻译官身边分粮食。
  村里瘦弱的孩童看到大人得了金灿灿的稻谷,欢喜得手舞足蹈。其他的村民虽然不敢欢笑,但眼睛里对大明军人的仇恨显然也少了很多。
  朝鲜的两班贵族人口十分庞大,养着大量的部曲,不事生产。朝鲜的农民每年要花费大量的粮食供养这些统治阶级,生活十分贫困。李老四虽然只给每个村民分五斗粮食,却也是救命的粮食。
  至于那些银子,倒是没有那么强烈的效果。
  李老四看着那些眼睛里映着欢乐的村民,思索了一会。
  一挥马鞭,李老四说道:“以后就这么定了,在占领区抢光所有的两班贵族,给底层百姓每人分五斗粮食!”
  又看了一眼朝鲜村民,李老四说道:“我们走吧!”


第0714章 伏击
  七月三十,朝鲜平安道荣jiāo县的大地主崔正武埋伏在山路的拐弯处,静候着过路的明国运输队。
  荣jiāo县距离海边二百里,已经被虎贲军占领。但是崔正武消息灵通,在虎贲军杀到之前就躲进了山里。因此虽然庄园被虎贲军强占劫掠了一番,但是崔家的人丁和部曲都保存下来。
  虎贲军派往荣jiāo县的五千人在荣jiāo县劫掠了一番,抢光了两班贵族后就离开了。除了县城中的一百士兵,荣jiāo县再没有驻兵。
  明国的入侵者在其他郡县也是这么cāo作。毕竟这次入侵平安道的虎贲军只有三万人,不可能在各个郡县驻扎大量士兵。
  这就给了两班贵族如崔正武重新下山活动的空间。实际上,明国入侵者的主力离开后第三天,崔正武就回到了自己的庄园居住。庄园中的财货虽然被洗劫一空,但是房屋床椅还在。
  而县城中的一百虎贲军也没有力量控制广大的农村,明知道两班贵族们回到了庄园中,虎贲军也抽不出兵力再次攻击庄园。
  崔正武失去了所有的粮食和财货,满腹的仇恨无处发泄,便要组织村民伏击虎贲军的运输队。荣jiāo县虽然不是什么jiāo通要道,但是刚好处在李植主力的前进路线上,虎贲军从海边运送的子弹、pào弹和火yào等物资都要路过这里。
  崔正武带着一百部曲,又叫来了五百村民,给他们发了短剑长叉,便要在山路上伏击运输队。
  然而崔正武拉起来的队伍,却有些三心二意。
  那些农民举着崔正武发的武器,一个个脸色发白,仿佛手上抓的不是杀人的利器而是烫手的山芋。
  崔正武看着彷徨的村民们,压低声音鼓舞士气,说道:“李植的士兵杀害我们朝鲜人,入侵我们的国家,抢劫我们的粮食,我们他们拼了!”
  然而崔正武旁边的农民们却没有被崔正武煽动起来,他们神色紧张地看着前面的山路转角处,甚至有人控制不住身子,瑟瑟发抖。
  崔正武皱了皱眉头,黑着脸不再说话。
  崔正武身边的一名老部曲说道:“族长,这是怎么回事?农民们似乎丝毫没有斗志。我记得我小时候倭国打过来时候,农民们一个个拼命和倭国人游击,倭国人一杀杀一村人农民们都不屈服。”
  崔正武没有说话。
  崔正武旁边另一名老部曲摇了摇头,说道:“当初倭国的士兵杀过来,烧杀抢劫无所不为,看到女人就冲上来侮辱,百姓们恨之入骨,那时农民们一个个都是为了生存而战。而李植的士兵却不一样,李植的士兵只抢两班贵族,对农民不但秋毫不犯,而且还给农民们分粮食。农民们虽然知道国家被侵略了,却不恨这些入侵者。”
  崔正武听到这名老部曲的话,脸上更黑。
  李植在分化这个国家。
  突然,埋伏在灌木里的队伍喧闹起来。一个中年农民跳出灌木丛往后方逃去,做了逃兵。
  但是这个农民却跑不过崔正武的部曲,一下子就被抓了回来。部曲们把这个逃兵抓到崔正武面前,死死摁在地上。
  崔正武眼睛有些发红,厉声问道:“你为什么不知道廉耻,关键时刻做了逃兵。”
  那个中年农民在地上给崔正武磕了个头,大声喊道:“崔老爷,这明国的物资劫不得的啊!劫不得的啊。如今我们老实待着,明国的大兵给我们发粮食。如果我们抢劫明国的物资,那些大兵一定会一个村一个村的扫dàng,把我们这些农民全部杀光。”
  听到这个中年农民的话,周围的农民更加慌张。他们互相张望,窃窃私语起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