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5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5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各自的小屋里,没有一个人敢出来。
  庄园里很安静,安静地让人感觉不到危险。
  就在士兵们以为庄园已经放弃抵抗的时候,突然听到一片bào喝。从一幢悬山式屋顶的房屋后面杀出了一百多名庄园部曲。这些部曲有的拿着大刀,有的拿着三股叉,更有几十人拿着步弓。
  嗖嗖的破空声中,三十多发弓矢向雷三的士兵shè来,距离不过二十步。虽然雷三的士兵穿着盔甲带着头盔,但面门上还是luǒ露的。顿时就有两名士兵被朝鲜部曲shè中脸面,惨叫着倒了下去。
  雷三的士兵们早已经为步qiāng上好膛。此时举qiāng就shè。噼哩啪啦的qiāng声中,几十名部曲倒在血泊中。
  剩下的部曲还要往雷三这边扑上来,却突然间一个接一个地血花四溅。雷三往门口一看,守在门外的一百五十名士兵进来接应了。一把多把步qiāng对准冲锋的部曲们,一qiāng一qiāng地将这些悍勇私兵撂倒。
  最后还活着的三十多名部曲失去了斗志,丢下了武器往屋子后面逃去。借着庄园内层层叠叠的建筑物保护,他们倒是一路逃到了庄园的最里面。
  雷三想不到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庄园内竟会遭到这样顽强的反抗,皱紧了眉头。他走到两名伤员的士兵面前查看伤情,却看到一个人额头中箭,已经咽了气。另一个被shè中了脸颊,也是重伤。
  雷三气得眼睛血红,抓起死者的步qiāng就往庄园的最里面冲。
  “抓出庄园主一家,灭全家!”
  两百多名士兵见连长这么血xìng,一个个都血往头上涌。士兵们举着qiāng跟着雷三往里面冲。一路上倒是再没有部曲跳出来送死,尖刀连的士兵一直冲到庄园最里面,抓住了躲在里面瑟瑟发抖的庄园主。
  那拥有两班贵族身份的一家人却没有他们的部曲那样勇敢,一看到雷三过来,就一个个吓得嚎啕大哭。
  ……
  李兴和李老四踱着步,在庄园中细细观察。
  庄园中的建筑并不华丽,大多是土坯屋。只有庄园中轴线一带的十几间屋子是砖瓦房子,大概是这个庄园中两班贵族成员的房屋。
  此时庄园中的两班家族已经全部投降,他们的部曲和仆从也全部被缴械,被看押在十间屋子里。空出来的房子被虎贲军军官们充为营房。虽然土坯屋比起范家庄的白墙黑瓦别墅差太多,但毕竟是比帐篷好些的。
  庄园中部曲的尸体已经被搬走掩埋,不过空气中始终残留着几丝血腥味。
  李老四虽然是穷苦孩子出身,不过这些年历练得很成熟。比起因为身份特殊而有些跋扈的李兴,李老四做事滴水不漏,显得极为稳重。
  他朝身边的团长问道:“这个庄园里找出了多少粮食?”
  那个团长是雷三上级的上级,他答道:“报告师长,找到了起码四万石的粮食。还有一万石的豆子。”
  李老四皱紧了眉头,又问道:“找出了多少银子?”
  “三万多两。”
  李老四算了算,说道:“光是这些粮食和银子,就价值十五万两。这样的田庄朝鲜不知道有多少个。我们让朝鲜人jiāo出一千五百万两银子,朝鲜国王说千难万难,这么看下来一点也不困难啊。”
  李兴用佩剑挑起了散落在地上的一本《论语》,冷哼了一声,扔在了一边。
  “朝鲜人就是欠揍。在他们眼里,投靠鞑清抢掠大明是‘事大主义’,无比的理所当然。他们不认为自己有错,不把他们揍趴下,他们以后还会这么干。干得十二分的心安理得,永远不会愿意因此赔偿。”
  “既然他们不愿意乖乖jiāo出银子,我们就一个庄园接一个庄园地抢下去吧。”


第0713章 五斗
  七月二十三,李兴和李老四的三万虎贲军一路劫掠,走到了远离海岸线的平安道腹地。
  虎贲军在平安道抢劫,抢了一百八十三户两班贵族的庄园,李兴和李老四的收获很大。
  这一百多户庄园肥瘦不一,总共搜出价值八百多万两的白银、粮食和财货。短短十几天,李兴和李老四已经抢得了一千五百万两中的一半。
  这还仅仅是朝鲜八道中的半个道的劫掠成果,如果在整个朝鲜掠夺,恐怕收获会更加惊人。
  朝鲜虽然并不富裕,但作为一个人口千万的国家,居统治地位的两班贵族的财富还是十分巨大的。李植索取的一千五百万两银子赔偿,朝鲜人本来是拿得出来的。
  李老四带着亲卫骑行在平安道的山谷中,视察着占领区的朝鲜民情。
  这平安道是典型的朝鲜北部山区,山地森林居多,耕地稀少。四面八方都是起伏的丘陵,道路在山谷中蜿蜒向前。
  绕过一座小山,李老四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小村子。
  那小村子看上去十分破败,没有砖瓦房子。二十几间土坯屋围在一起,屋子上面盖着薄薄的茅草。村子外面围着一圈半人高的土墙,似乎是起防御作用的。不过李老四觉得那土墙脆弱得一推就会倒,大概只能防御野兽。
  李老四正在观察那个村子,一支劫掠完两班贵族的步兵连队从村子边路过。连队押着俘虏的两班部曲,搬运着一车又一车的粮食和银子,荷qiāng实弹地走在道路上。
  村子里的村民本来全部在屋子里,但却被这抢劫完富户的运输队吸引。几个朝鲜人大叫大嚷,把村子里的人全部叫了出来。一个个瘦得皮包骨的朝鲜农民赤luǒ着上身,穿着麻布裤子跑了出来,站在矮墙后面看着运输队。
  那目光中,有畏惧,有好奇,当然,更有仇恨。
  虽然虎贲军抢劫的是朝鲜的贵族,但对于朝鲜人来说,虎贲军抢劫的是朝鲜。
  运输队的连长看到道路几十米外聚集的五十多村民,有些警觉。他举起手铳,朝天空开了一qiāng。
  “啪”一声巨响,qiāng声在山谷里来回响dàng。
  受惊的朝鲜村民吓得抱头鼠窜,一个个逃进了土坯屋中,再不敢出来。
  看到朝鲜村民的狼狈样子,李老四身边的亲卫们哈哈大笑,都十分的得意。
  李老四站在远处,若有所思。
  “我们离海岸多远了。”
  一个亲卫排长掏出了地图,在地图上量了量,大声答道:“师长,我们如今离海岸线直线距离三百里,走山间的小路有五百里。”
  李老四点了点头,说道:“越往前走,我们就越处于朝鲜百姓的包围之中。如果不争取朝鲜百姓的支持,我们只能杀光这些村民。”一挥手,李老四说道:“让那个运输队停下来,取三十石稻米,三十两银子出来分给那个村子。”
  李老四的亲卫们愣了愣,互相看了一眼。最后亲卫排长亲自骑马跑了出去,快马冲到那个运输大队面前。
  “次帅有令……”
  那个运输队听到李老四的命令,很快就停了下来。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连长还是下令取出了一些粮食和银子出来,送到了村子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