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5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镰刀守住乡村,几十万日本入侵大军根本抢不到粮草,最后终因后勤问题退回日本。
  正因为朝鲜地方上的农民相对强悍,所以强盛如崇祯九年的皇太极,也从来不曾打吞并朝鲜的主意。后金两次征服朝鲜,都是来去匆匆,得了朝鲜王室的一个城下之盟就赶紧离开朝鲜半岛。
  比起李氏朝鲜政府,朝鲜的草根农民才是守卫这个国家的真正力量。而地方上的两班,则是这些农民的代言人。
  姜由松举起酒杯,赔笑着说道:“大家都是朝鲜的义士,如今大明津国公李植有令要一千五百万两银子,朝廷有难,大家广出钱财。我们县十二家豪强筹集三万两银子,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回应他的,是令人尴尬的沉默。十二家两班贵族的家主没有一个举起酒杯。
  县令悻悻地放下酒杯,看着两班贵族们,不知道说什么好。
  许久,才有一个崔家家主崔正武打破了沉默。
  “我看到的不是三万两银子,我看到的是朝鲜的败亡。我朝鲜虽然以事大主义立国,但绵绵一千多年不曾国灭。即便是当初强悍如蒙元,也只是得了国王一个臣服的姿态,从不曾从朝鲜掠去这许多金银。”
  “我朝鲜还从未曾因为错误投靠过谁而jiāo纳这么多罚金。”
  “如今一个大明的津国公,不但不是大明的天子,连亲王、郡王都不是。他一封信写过来,就要让全国人倾家dàng产。他一封信,难道就要让所有的朝鲜人都要拿出家里积存的唯一一点银子,家破人亡的jiāo出所有的积蓄吗?”
  听到崔正武的话,两班贵族的家长们频频点头,显然非常赞赏。
  县令脸色越发难看,赔笑着说道:“本县有二万多人,jiāo出三万两银子也不过是每人jiāo出一百多斤粮食。我想这些粮食不需要让佃农筹集,在诸位的粮仓里稍微匀一些出来就有。”
  崔正武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们的粮食是修身齐家用的,不是用来养无能的朝廷的!”
  县令听到这话,觉得这场jiāo涉是无法进行了,脸色一白。
  “难道诸位就眼睁睁看着朝廷jiāo不出罚金,看着朝廷被李植推翻吗?”
  十二家两班贵族的家主对视了一阵,没有一个人说话。
  站在县令后面的县监看到这一幕,终于忍无可忍了。
  县监是从六品的官员,是朝廷委派的县令副官。这个县监一直站在后面看县令乞求两班贵族,但看到豪强们的倨傲态度,县监猛地喝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尔等岂能如此无动于衷?”
  听到这个县监的喝骂,县监身后的县衙皂隶猛地冲了出去,就要抓拿不肯出钱的十二家贵族家主。
  看到县监的人马冲了出来,两班后面的部曲立即冲了上去。不过比起县监的皂隶,两班的部曲还是弱了一点。县令麾下一个高大的皂隶看一个崔家部曲冲到他面前,一拳就打在部曲的肚子上,打得那个部曲当场就倒在了地上爬不起来。
  十二家人毕竟是客场作战,人数没有县令的皂隶多,到最后那些县衙皂隶们把十二家两班豪族的人马围在中间。
  县监指着两班贵族喝骂道:“你们这些乡下人现在知道什么是朝廷了吗?信不信我把你们全部扣下?”
  一些两班贵族们有些慌神了,紧张地看了看周围的皂隶,脸上有了妥协的神态。
  崔家家主崔正武却丝毫不惧,他冷哼了一声说道:“李植的兵马杀到朝鲜来,若是朝廷挡不住,我们乡下人自然会战斗到最后。朝廷有十几万大军,如果尚不能对付李植的几万人,这个朝廷也太昏庸了!”
  “就算我们这些两班答应,乡下的农民们也不会答应!”
  县监见皂隶们控制住了形势,冷哼了一声,就要抓捕崔正武。然而他还没有下令,突然外面跑进来一个皂隶。那皂隶看了看厅堂里面的对峙,冲到县令面前说道:“县令不好了,外面聚了一千多农民,都带着镰刀锄头,把县衙包围了。”
  县jiān tīng到这话,一下子慌了神。皂隶能控制住了十二家两班家主,却控制不了愤怒的农民。如果这些农民冲进来把县衙砸了,说不定县监和县令会被活活打死。
  县令仿佛早就知道情况会发展到这一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县监一下子失去了气势,他强自镇定,指着崔正武喝骂道:“崔正武,是不是你召集的农民。你家粮仓里那么多粮食不愿意jiāo出一点,你煽动农民说了什么?你要造反么?”
  崔正武看了看身边失去了分寸的县衙皂隶们,冷哼了一声。
  “不是我们两班不出银子,是农民们不答应!”
  他大喝一声:“我们走!”
  没有留下一分银子,十二家豪族推开了身边的县衙皂隶们,大步走出了荣jiāo县县衙。


第0711章 登陆
  七月初二,国公府二殿中,李植站在朝鲜地形沙盘前,看着洪承畴的指点,沉吟不语。
  距离李植向朝鲜发通牒已经过去半个月,朝鲜的答复依旧是“无能为力”。朝鲜国王派出特使跑到天津来苦苦哀求,说不是国王不愿意掏银子,实在是朝鲜举国上下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朝鲜国王说两班贵族不愿意出钱。
  朝鲜国王希望李植把赔偿的额度降到三百万两,说只有这个程度的赔偿朝鲜可以拿出来。
  面对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朝鲜人,李植的答复只能是开战。
  开战之前,李植的麾下将领聚在沙盘前商量作战方略。
  “根据密卫的情报搜集和参谋部的资料整理,我们基本了解了朝鲜的军事部署。”
  “朝鲜兵制复杂,杂兵很多。但总体来说,可战的士兵只有二十万。在北方的平安道和咸镜道,朝鲜驻扎了十二万边军,由两道的兵马虞侯率领。这两道的兵马是用来防备鞑清和大明的,是朝鲜正规兵马中战斗力最强的。”
  “在南方庆尚道,庆尚道兵马虞侯有六万边军,是用于防备倭国的。”
  “在庆尚道、忠清道和全罗道有水军,由水军虞侯率领,大概有五万多人,全部是防卫倭国的。”
  “朝鲜各道还有‘道兵’,人数巨大。但这些道兵平日里农忙则耕作,农闲则cāo备训练,类似我大明的卫所兵,并没有战斗力。这些道兵由五卫都护府率领,但我们作战时候基本上可以不考虑这支武装的存在。”
  钟峰在旁边听洪承畴介绍情况,笑了笑说道:“想不到小小朝鲜竟有这么多兵马。”顿了顿,钟峰说道:“从辽东绕过去补给线太长,我建议我们使用轮船运输人员和物资,直接从平安道西面海岸登陆。”
  李植的海军如今有七十多条轮船,是东亚最强大的海面力量。实际上,李植的海军远远超越这个时代。因为轮船的机动力和适航xìng远超过帆船,在大多数气候条件下都能航行,所以李植完全可以利用轮船进行登陆和补给。
  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