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5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5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朝李植磕了一个头,答道:“回国公爷,我们虽然是士绅出身,但自从国公爷入主天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逃一分钱税。那些jiān人的历次叛乱,我们都没有参加。如今投献来的田地,我们只是代收一份田赋,根本没有另外收地租,没有盘剥任何一个农民。”
  勤政厅里坐着的其他士绅见李植和这个黄姓士绅说话,知道这是关系到自己能否参与投标的关键时刻。他们不敢托大,一个个从椅子上爬下来跪在了地上。一时间,勤政厅里竟跪了二十多个人。
  黄姓士绅看了看李植的脸色,说道:“国公爷,我们一家三十多口人如今没有收入,这样下去当真要把银子花光,要饿死啊!我们在别的地方没什么长处,只有对管理下人有些心得。如果国公让我们参与一小段铁路基础建设,我们一家人就算找到了用武之地。”
  李植听到这个士绅的话,沉默了一会。
  对于没有参加反叛活动,老实按李植的规矩过日子的士绅,李植也不准备赶尽杀绝。这些“从良”的士绅手上都有以前储蓄的银子,自然是想做买卖的。只是做一般的小买卖他们竞争不过起早摸黑的小商贩,自然就盯上了铁路建设这样需要资本的大买卖。
  李植淡淡说道:“承包铁路建设,自然要看你的标书和本事。每个参与投标的商人都要试建一里路基。试建的路基合格,投标书中计划妥当,同时耗资费用又低的商人最后将得到工程。”
  顿了顿,李植又说道:“不过我不知道你觉得你管理下人的本事是什么。我们对筑路工人是保护的,如果你想靠欺诈和欺压等手段管理工人,不但工程会被收回,最后我们的法庭还会收拾你!”
  那个黄姓士绅见李植的话十分生硬,慌张得满头是汗。他在地上又磕了一个头,说道:“国公爷放心,我们不欺骗和欺压工人!”
  李植说道:“既然如此,你们便参与招标吧。”
  地上的士绅们如蒙大赦,欣喜地爬了起来。
  见李植和士绅说完了话,一个官员走到了台上,大声说道:“我们这次在辽东建设一千五百里铁路,铁路路基将分为三十七个工程对外招标……”
  ……
  六月初五,南昌府府城东面二十里的荒野中,江北军连营十几里。一个个营寨中,士兵的cāo练声此起彼伏。
  营寨南面的一百个人形靶子面前,江北军的火铳手们熟练地装yào上弹,点燃了火绳。指挥shè击的指挥官一声令下,只听到一片噼里啪啦的bàozhà声响起,一百名火铳手身子一顿,朝五十步外的人形靶子shè击。
  史可法背手站着,等待着试shè的结果。
  史可法的身后,站着几十个来观摩江北军的南昌府本地士绅。
  等火铳手们shè完,十几个背chā小旗的士兵跑到靶子旁边看结果。没一会结果就被统计出来了,一个校官跑了过来。他半跪在史可法的面前,大声喊道:
  “百人齐shè,中六十七发!”
  听到报信校官的汇报,史可法身后的士绅们一个个喜上眉梢。他们这些江西士绅一辈子还没见过这么精锐的战兵。这样的精准shè击朝前面shè两轮,什么样的敌人能顶得住?
  一个致仕的老文官拄着拐杖走出来,说道:“史公的江北军精锐无匹,我等见之心喜!”
  史可法点了点头,抚着胡须说道:“善!我江北军的shè术精良,可堪大用。”
  左良玉和吴三桂对视了一眼,朝史可法拱手一礼,没有说话。
  史可法见两名总兵没有高兴的意思,不由得问道:“五十步外shè击中六十七发,这成绩比起以前又好了一些。这几个月我江北军苦练shè术,可以说成果斐然。二位总兵为何闷闷不乐?”
  吴三桂抱拳说道:“能中六十七发固然可喜,但是比起李植的神qiāng手,这五十步上的shè击毫无意义。”
  一挥手,吴三桂说道:“李植的神shè手可以在三百步外发起shè击,刁钻精准。而且这些shè手装yào上弹极快,我大军每前进四、五十步,就要被这些神shè手shè击一次。这样算下来,我们的shè手根本没法冲到李植军前shè击。”
  听到吴三桂的话,南昌府的士绅们目瞪口呆。三百步外就开始shè杀,这是天兵神将么?他们对视了一阵,没一个人说得出话来。
  史可法愣了愣,低头往前面走了几步,吸了口气。
  许久,他才转身过来,说道:“以长伯的意思,我们如何才能和李贼的火铳手对抗?”
  吴三桂拱手说道:“拼shè杀的距离,我们是无论如何拼不过李植的。如今之计,只有缩短李植神shè手的杀伤距离,我们才能有几分胜算。”
  “如何缩短李植的杀伤距离呢?”
  吴三桂抱拳说道:“末将以为,只有仿效清国当初组建的重甲兵,以两层重甲保护住冲阵的士兵,才能让李植的神shè手无以施展。”
  史可法点了点头,示意吴三桂继续说下去。
  吴三桂说道:“当初锦州大战,李植的火铳遇到了清国的双层重甲兵,就只能在八十步内才能破甲杀敌。正因为这些重甲的保护,清国的骑兵才能冲破李植的第一层火qiāng阵,把李植的正面一层兵马冲垮。”
  “李植的兵马都穿着钢甲,我们的火绳qiāng恐怕要在三十步上才能杀敌。但有重甲的保护,士兵们在八十步上才会被杀伤。只需要从八十步冲到三十步内,就可以和李植展开对shè。”
  史可法点头说道:“善!我们便打造四万具这样的双层重甲,到时候选强壮士兵穿戴重甲冲阵,必能冲到李植阵前对shè!”
  吴三桂拱手说道:“即便如此,末将以为还不能战胜李植。李植的火pào动辄以千计,火铳又比我们精良,末将以为我江北军还要再扩张一倍,同时再向红夷购买更多大pào,才能真正和李植一较长短。”
  史可法沉吟说道:“再扩张一倍的人手,我怕钱公当初留下来的银两不够用。”
  吴三桂看了看史可法,笑道:“本兵大人,这有何难。本兵大人写几十封信到各地的官员处,便说要对抗李植需要筹集军饷。如今天下士人恨李植入骨。以本兵大人的人品威望,恐怕要不了几个月,就有千万两的银两从各处汇集而来。”
  史可法还没有说话,南昌府的士绅就站了出来。那个年老的致仕官员拱手说道:“史公莫要为粮饷担忧,对抗李贼是事关天下士绅存亡的大事。此等生死关头,我南昌府的士绅第一个愿意捐款给史公扩大江北军。”


第0706章 公德小事
  六月初六,遵化袁家的家主袁继贤带着两个儿子,随李植派出的接待人员连长张宇往范家庄走去。
  这一次李植在范家庄兴建炼钢转炉,需要大量的生铁原材料。从外地购买运费太高,经济上不划算。为了降低所产钢铁的成本,李植直接联系北直隶最大铁厂的东家袁继贤,让他带几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