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着的山贼们更加慌不择路。
  还在逃命的四十多个山贼们已经被山顶上的步qiāng打疯了。这步qiāng追杀他们到二百五十米之外,shè程似乎是无限的。他们想跪地求饶,但刚才跪下来的人已经被打死了,即便是跪着的山贼山顶的步qiāng也不放过,依然无差别shè杀。
  他们终于放弃了往山下跑,而是往基本无法行走的山崖树林里钻,手脚并用地在陡峭的山崖上爬行。
  对于这些逃命的山贼,李植不会放过。他一声令下,士兵们举着qiāng冲下了山顶,走到山腰上朝山崖树林里艰难爬行的山贼们开火。一片qiāng响后,三十多个山贼倒在了难以攀爬的山崖上。
  最后十几个山贼爬得远了,隔着树木无法打到。李植让部队以班为单位爬进山崖树林里追杀。
  十几分钟后,这最后十几个山贼也大多被打死,被士兵们割了脑袋提出来。
  看到最后几个山贼也被砍了脑袋,士兵们大声欢呼击掌相庆。
  不过胜利的兴奋过后,士兵们冷静下来,看着血腥的战场,便有人吐了出来。
  战场上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一些被打断手脚的人没有死透,在尸体旁边惨叫着,呻吟着,那叫声让人仿佛置身修罗地狱。断肢到处都是,血腥的气味令人作呕。到处都是血,汇集在山路上往山下流动,像是一条小溪。
  这不是战斗,米尼步qiāng让战斗变成了一场屠杀。
  李植穿越到这个时代的第一场战斗,以屠杀告终,大获全胜。


第0070章 铸pào工匠
  除了“过山空”的尸体李植要整个运出去外,李植把死掉和重伤的山贼全部割了首级,把首级jiāo给民夫放手推车上。第一次处理尸体,不少士兵割首级时候都吐了。
  缴获了二十多匹马匹,李植分发给三个侦查班,以加快侦察兵的反应速度。
  处理完尸体和战利品,李植把还能活动的山贼全绑了做向导,带兵杀上了chā云峰。
  山贼在chā云峰最险要处布置了一个寨门,是准备据险力守的。不过这次过山空倾巢而出打击李植,山寨里只留下三十多个老弱山贼。李植在寨门下把过山空的尸体一举,那剩下的几个老弱就呼啦啦全跪了,忙不迭把寨门打开。
  李植暗道这些老弱机灵,要是这些老弱不开门,李植就准备在山寨门前做个井栏,在高处拿步qiāngqiāng毙这些老弱。
  寨门洞开,李植就让士兵们进去把老弱山贼们绑了,开始清点山寨内的人口物资。
  经过一番刑讯审问,李植搞清楚了山寨里的情况:
  山寨内有老弱山贼三十二人,这些人干过抢劫的买卖杀过良民,李植把他们全部绑了准备押回天津给巡抚大人处理。山寨里还有铁匠九人,是专门为山贼们打造兵器的。这些人没有杀过人做过坏事,但为虎作伥也是罪过,李植让士兵打了这些人三十大板,然后扔在野外。
  山寨里还有八十多个抢来的女人,被山贼当作玩物和奴婢,这下全被李植救了出来。明代fù女讲究贞节,这些女人在贼窝里沉沦时候还不觉得,此时一见到李植带着官兵杀上来,就都觉得此生再没脸见人,有三个人竟然羞愤中咬舌自尽。
  这些fù女李植也不刁难,只让她们第二天跟随部队回城。
  山寨的金库里有纹银八千二百多两,黄金一百三十两。马厩里有马匹三匹,毛驴五头,骡子三头。仓库里有各色绸缎二十一匹,棉布四十二匹,烈酒一百一十三坛,刀剑一百六十六把。对于这些战利品,李植毫不客气,全部收归个人。
  当然,得了战利品就要奖赏士兵。参战的士兵,李植依战场表现分别奖赏五两到十两银子。运输物资的民夫也每人发三两银子赏钱。
  打仗轻松愉快,还能拿到这么多赏银,士兵和民夫们各个欢天喜地。
  最后李植在山寨里找到了五个会铸造铜pào的pào匠。李植坐在山寨头领的屋子里,让人把这些pào匠押了上来。
  一见到李植,这些pào匠们就磕头如捣蒜,大声求饶:“大人饶命!大人明鉴!我们虽然在山寨里落草,但什么坏事都没有做过!我们铸的pào因为没有火yào从来就没用过!大人明鉴!”
  李植看了这五个pào匠一眼,缓缓说道:“你们哪里学的铸pào技术?”
  那五个pào匠互相看了一眼,最后由为首一人出来答道:“我们原先是登莱巡抚孙元化雇佣的铁匠,随他学了铸造红夷大pào的方法。谁知道孔有德造反破了登州,我们都被孔有德携裹入他军中做反贼。直到前年孔有德被打败逃亡辽东,我们五人才得了个空逃了出来。”
  “我们在逃亡路上听说孙元化被天子以谋反罪处斩了,我们是孙元化的pào匠,又被孔有德携裹做过叛军,不敢再回登州。一路北逃无路可走,就落草了chā云峰为这些山贼铸pào。不过山上什么材料都缺少,我们只铸了两门虎蹲pào。”
  “山上没有火yào,两门虎蹲pào从来没有用过!”
  李植看着这五个pào匠,想了想,朝当头一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曹余!”
  “你们会铸红夷大pào?”
  “会的,我们会造红夷大pào。我们还会做铳规、铳尺和矩度仪,这些东西让大pào打得更准。”
  听到这些铁匠的话,李植心里一喜,暗道捡到宝了。白手起家铸造铁pào李植不会。但有了这五个pào匠,李植就可以利用自己知道的一些后世技术改进这个时代的火pào了。如果自己的部队有了大量轻型火pào配合米尼步qiāng,那部队的火力会得到大幅度提升。
  至于朝廷不许私铸火pào的问题李植也并不担心。只要去贺世寿那里活动一下得到巡抚的同意,这铸造火pào就不算私铸了,就变成了地方将官积极加强军备的义举。
  不过这几个pào匠又是造反又是从贼又是落草的,不惩罚一下,他们会瞧不起李植,做事不会用心。李植想了想,说道:“你们五个屡屡从贼,我罚你们没籍为奴。等下我找人和你们签下卖身契,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奴仆为我铸pào,一日管三餐没有月钱。铸好了我需要的新型火pào之后,才恢复你们的匠户身份每个月发月钱。”
  五个pào匠对视了一眼,都是满脸的喜色。官爷不杀他们他们已经很开心了,官爷居然还给一条明路给他们,这太让他们高兴了。他们不怕做奴,他们落草chā云峰做贼也同样被这些山贼们当作奴仆呼来喝去,不但没有钱拿还时刻担心官兵的围剿,朝不保夕。如今跟了李植不但安全有了保证还有希望恢复匠户身份,这岂不是天大的好事。
  五人赶紧匍匐在地,大声说道:“我们原意为奴,为大人铸pào!”
  李植笑了笑,点了点头。
  第二天,当李植的部队押着三十多个山贼老弱和十几车的山贼首级回到县城后,整个县城轰动了。
  百户大人消灭了过山空的消息飞快地传遍了整个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