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4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4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无法让反应快速完成。我们必须使用工具对转炉进行搅拌。所以我们的每台转炉需要两台蒸汽机。一台负责顶吹,一台负责搅拌。”


第0703章 铁路
  五月二十八,盛夏的太阳像是要把大地上的一切全部烘干。韩金信坐在琼州府昌化县的小河边上,看着蜿蜒流下的公羊河,擦了擦头上的细汗。
  韩金信正带队在琼州府寻找石碌铁矿。
  石碌铁矿位于海南岛西部,是亚洲品位最高的铁矿。平均品位51.2%,最高达69%,更可贵的是矿石全是露天矿脉,开采极为容易。
  石碌铁矿中的矿石杂质很少,稍经冶炼就是上好的生铁。用这里铁矿石炼出的生铁炼钢,不仅省时省力,更可以让钢铁的质量直线上升。后世的中国钢厂放着国内的低品位铁矿石不采,拼命进口澳洲和巴西的铁矿石,就是因为高品位的铁矿石可以带来事半功倍的效果。
  韩金信的一个手下给韩金信递来了一条干净毛巾,韩金信接了过来,往头上擦了擦——在琼州府这地方,尤其是在这样的夏天,手帕之类的小东西已经不够用了,只有用毛巾擦汗才擦得干净。
  韩金信的另一个手下就没有毛巾用了。他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总兵官,找矿这种事情jiāo给我们就好了,总兵官何必亲自跑一趟。若是把总兵官累坏了,我们当真担当不起。”
  韩金信坐在石头上,拱手朝天津方向施了一礼,说道:“国公爷关心这石碌铁矿的事情,两天找了我两次,让我一定派精干人手来找。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既然国公爷这么重视,我韩金信就不能怠慢,干脆亲自带队来寻!”
  “国公爷说了,这个石碌铁矿的铁矿石有三亿吨,足够我们开采一辈子。如今国公爷已经组织了京城附近的冶铁匠人在天津设炼铁高炉,要不了一个月高炉就要竖起来。高炉炼出的生铁直接供给国公爷的转炉炼钢,就等石碌的铁矿下锅开炉了!”
  “想当初我韩金信在井边坊差点饿死,是国公爷一手收留了我。今天我韩金信能为国公爷流一点汗,是我韩金信的荣幸。”
  跟着韩金信的十几个密卫听到了韩金信忠心耿耿的话,都感慨总兵大人当真是忠义。
  这次找矿国公爷重视,总兵官亲自带队,五百密卫分为八十个小组在昌化县的山区里浩浩dàngdàng地寻找,料想要不了多久就能找到露天的石碌铁矿。
  韩金信正在那里休息,突然看到不远处跑来一个身穿飞鱼服的密卫队长。
  李植的密卫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有不少人都上了李植的报功名单。在天子一次次的赏赐中,不少人受天子赏赐了飞鱼服。飞鱼服这种衣服只要天子赏赐了一件,受赏人就可以自己做好几件换着穿。所以韩金信麾下好多队长日常都穿着飞鱼服。
  那个密卫队长跑到韩金信面前,满脸的笑容,拱手朝韩金信说道:“总兵官,我们第五十七组在前面发现了有十几个汉民在山里偷挖铁矿石。据那些矿工说他们偷采的矿石质量极好,运到外面去很好卖,估计就是国公爷说的石碌铁矿矿脉!”
  韩金信眯着眼睛笑了笑,说道:“好,若真是石碌铁矿,重重有赏!”
  ……
  范家庄城外,一段实验xìng的铁路架设在荒草地上。这铁路是用坩埚钢钢轨铺设的,用途是试验火车基本结构。
  铁路的两边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国公爷今天下午要试验铁路的消息前几天就传遍了范家庄,百姓们都知道范家庄南面的荒野里有一条三里长的“铁路”。今天正式试验铁路载货,百姓们都把这等新奇事情当成了一个趣事,呼朋引伴来看。
  铁路两侧的百姓看着铁路叽叽喳喳议论着。
  一些平日里不抛头露面的女孩子也趁机出来透透气,动辄十几个女孩子站在一起,嘻嘻哈哈地仿佛是赶庙会,又或者是过上元节看花灯。
  不少琢磨着找媳fù的年轻人看到那些莺莺燕燕的女孩们,一个个睁大眼睛仔细打量,不放过这个看清楚女孩样貌的机会。
  这个时代很多男女结婚前都没有见过一面。有时候媒人说得天花乱坠,最后娶到的却是一个丑女。像此时这样可以张望女孩子的机会,就好比是商家同意付钱之前可以先验货,机会不是每天都有的。
  因为看热闹的百姓越来越多,不少卖瓜的商贩也发现了商机,把卖瓜的生意做到铁轨的两侧。此时天气十分炎热,范家庄的百姓又确实富庶,这些卖瓜的小贩们生意出奇的好。不少小贩一下子就卖完了西瓜,又急急忙忙去乡下进货。
  众人等了一会,在下午四点的时候等到了试验的车辆。只看到六辆车厢马车满载着米面开了过来,其中一辆是木轮子,其他的五辆都装着奇怪的钢轮子。
  马车在铁路尽头停了下来,木轮马车停在铁路旁边的一条土路上,马车的前面有两匹健马。五辆钢轮马车的车体则一辆辆地和马驾分开,全部首尾相连推倒了铁轨之上。这五个车厢前面,也有两匹健马。
  百姓们立即议论起来。
  “这是要拿铁路上的五个车厢马车和土路上的一个车厢马车比较速度啊!”
  “这铁路上的马车难道能跑赢?”
  “这不太可能吧!那车厢里的米面似乎很重啊,两匹马能拉动五个车厢?”
  有闲着没事的市民甚至开始了赌局。有一个开茶楼的老板坐庄,几十个好赌的百姓围了上去。赌徒们把银子堆在庄家前面的泥土地上,那个茶楼老板一边记账一边喊道:“庄家押铁路马车赢,不服来赌!赌一赔一,押定离手,愿赌服输!”
  百姓们议论了一会,李植从国公府那边过来了,带着亲卫站在了铁路中间的一个人造小高台上。
  李植在小高台上的椅子上坐下后,马车附近的一个亲卫掏出了手铳,“啪”地朝天上开了一qiāng。
  比试开始了。
  听到qiāng响,土路上的马车当先冲了出去。虽然载着三千斤的米面,但土路上的二马马车毫不示弱,跑出了十多公里的高速,一下子就超过了拉着五个沉重车厢的铁路马车。
  那个茶楼老板的赌局旁边,几个押土路马车赢的赌徒欢喜地大声叫起来,冲着土路马车大声喊:“快!快!再快一些!”
  土路上的马车仿佛听到了这些赌徒的叫嚷,嘶鸣着往前冲,使出了吃nǎi的力气。
  然而让这些赌徒失望的是,土路马车的领先优势只保持了一会儿,就被铁路上的马车超越了。
  虽然背上套着五个车厢,但那钢轨十分光滑,光滑的铁车轮和钢轨之间的摩擦力极小。虽然加速起来比较吃力,但一旦加速起来需要的马力就极小了,所以可以一直加速。拉着五个车厢的铁路马车越跑越快,在铁路的前半段段,四百米处超过了土路马车。
  跑到后面,在百姓们的惊呼声中,铁路上的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