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4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4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并没有那么多房产、田产做抵押,银行不会贷款给我。”
  李植点头说道:“银行贷款确实不行,银行只赚取最高一分的利息,是无法承担你这样创业风险的。我建议你发行股票,向社会大众集资。”
  章良愣了愣,问道:“何谓股票?”
  李植笑道:“说来话长,到时候我再派人跟你解释。我这些天就建一个股票jiāo易所出来,到时候你做我jiāo易所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
  五月十五,李植带着李欢去即将开业的股票jiāo易所。
  李欢已经九岁了,李植年初送给了他一匹一岁半的小马,李欢从此有了坐骑。李欢十分喜欢这匹小马,很快就学会了骑马。他觉得小马不够威风,还跟府里管事的管家要来一朵红绸花挂在小马的额头上,看上去就和新郎官的坐骑一样。
  李植带着李欢走在路上,路人都十分欢喜地看着李欢这个国公世子。李植治下的老百姓生活越来越富,但是李植总有一天会老去死去。国公的继承人是百姓好日子的保证,不少百姓站在两边,欣喜地朝李植父子作揖行礼。
  骑在马上,李欢突然问道:“爹爹,何谓股票?”
  “股票就是有发展前途的作坊或者工厂因为缺乏资金,向社会上的公众募集资金后,给予公众的募资凭证。这种凭证可以在市场上jiāo易。”
  李植见李欢没明白,说道:“你知道合伙经营吧?”
  李欢赶紧点头答道:“知道!”
  “股票就是合伙经营的一种,不过参伙的人更多,单个合伙人的资金更少。”
  李欢恍然大悟,说道:“我明白了,爹爹。上市公司就是一个合伙买卖。不过合伙者更多,动辄几百几千人合伙,每个人的参伙份额由股票证明。这种参伙份额可以拿到市场上去销售。”
  李植愣了愣,没想到九岁的李欢这么快就明白了股票的意思。
  这个儿子当真聪明。


第0700章 股票
  李植看了看李欢,问道:“李欢,若是天下太平,你觉得是做上市公司的东家好,还是做官好?”
  李欢想了想,说道:“爹爹,我觉得做官好!”
  李植皱眉问道:“为何做官好?”
  李欢抬起下巴,认真地说道:“即便天下太平,做东家也只能扬善,但做官既可以扬善也可以惩恶。只有不断地惩治屑小,鼓励美善,才能守得住太平盛世。我不但要做官,而且要做大官。”
  李植看着李欢,笑了起来,摸了摸儿子的脑袋。
  ……
  五月十八日,顾老二冲进了新开张的股票jiāo易所。
  之所以说顾老二是“冲”进去的,是因为那jiāo易所中的人实在太多。四百平方米的大厅中人头涌动,三米宽的大门口挤满了人,人们一个个握着钞票,睁大着眼睛看着大厅上方的股票价格。顾老二每挪动一步,都要和至少把两个人挤到自己身后才能前进。
  津国公在报纸上宣传了五天股票jiāo易所,说这是一个让天津和山东百姓参与到“工业大生产”,获取“社会大生产红利”的好办法。手边有闲钱的天津百姓们闻风而动,一个个全挤到jiāo易所来买股票。
  山东的百姓没什么钱,不过天津的百姓是十分富裕的。这年头农夫一年都收入几十两,谁家没有几十两,百余两储蓄啊?拿来买股票最好不过了。
  不过桌子后面的工作人员办公区并不拥挤。一个jiāo易所吏员突然大喊了一声:“章良收割机公司这次发行的股票全部售出,价格上涨一钱,每股一两三钱一分!”
  听到吏员的喊话声,大厅里“轰”一声全议论开了。已经买了章良公司股票的人兴奋地满脸通红,大声和别人吹嘘着自己的眼光。
  “章良的招股说明书上说了,他这个厂上市融资后今年预计能生产收割机三千六百台,盈利将达到四万六千两。如果说章良用八成资金拿来分红的话,每股能分股息二钱一分。按现在的股价,每年能拿到股价一成五的分红!”
  “一成五的分红!是银行利息的五倍!”
  “我看章良还要涨!”
  负责报价的吏员喊完话,就用梯子爬上“牌价区”,用抹布擦掉章良公司后面的股价,用粉笔将新的股价写了上去。
  说起来,这粉笔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的产品,叫作钟明志粉笔公司。这家公司一口气把津国公的粉笔专利买下了,大规模向天津和山东的学校提供粉笔。虽然钟明志公司没有章良公司那么火热,但也是jiāo易所里热门的jiāo易品种之一。
  听到吏员的报价,有些没有买章良公司股票的人十分地羡慕,抓耳挠腮地考虑要不要跟进买一些。然而这些人又担心自己一买股价就跌下去。因为jiāo易所里并不是所有的股票都在涨,郑成功运输船队公司开盘后就一直在跌。
  “郑成功最新价,三钱八分!”
  随着吏员的一声高喊,jiāo易所里响起一片叹气声。
  一个握着郑成功公司股票的中年人听到吏员的报价,急得满头是汗。郑成功开盘价四钱,目前一天已经跌了二分,令购买了股票的人心急如焚。
  郑成功这次成立上市公司募资三十万两,资金用途是将船队中的五艘大帆船改造成轮船。结果到现在为止只筹集了五万两,还有二十五万两的股票卖不出。已经卖出去的股票也是节节下跌。
  虽然郑家现在已经是国公爷体系内的力量,但大家似乎都不看好曾经和国公爷作对的郑家人。
  顾老二却不关心这些公司的股价,他好不容易挤到jiāo易台前,看了看那个台子后面的招牌:“井边坊崔氏股票行”。
  这是国公爷妻家开的股票行,是股票jiāo易所的八家做市商之一。
  顾老二正准备买股票,却突然被人从后面拍了拍肩膀。顾老二回头一看,看到了和自已一起去辽东的齐工继。
  顾老二和齐工继打了一声招呼:“齐老哥,你买了什么股票!”
  齐工继得意地举了举手上的股票:“章良收割机公司。已经涨了一钱了!”
  齐工继凑到顾老二耳边说道:“绝对机密消息,章良公司是津国公亲自点名上市的优质公司。国公爷这半个月去公司章良看了两次!赞不绝口。”
  又拍了拍顾老二的肩膀,齐工继说道:“顾贤弟不趁现在股价还低,追买一些?”
  顾老二笑着摇了摇头,挤到了柜台前。他从怀里掏出两百张叠得整整齐齐的“一两”钞票,jiāo到股票行的办事员手上:“我买四百股‘陈德阳农田服务队公司’的股票。”
  那个办事员看了看牌价区的“陈德阳”股票价格,说道:“这位客商,陈德阳公司这次募集十五万两银子,目前只卖了五万一千两。你确定要买陈德阳的股票!”
  顾老二点头说道:“买,就买陈德阳的股票。”
  那个办事员不再多说,接过了顾老二手上的钞票,开始给顾老二办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