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4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4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然而奇迹并没有发生,在李自成冲击下坚挺了几年的开封城终于支撑不住了。
  一万人闯军精锐对阵二千正兵,只拼杀了一刻钟就分出了胜负。二千正兵被闯军砍杀了几百,溃不成军,撒腿往南面逃去。
  这一段城墙上的正兵一溃,整座开封城再无险可守。整个城防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成片倒下,一段又一段城墙上的守军崩溃了,投降或者溃逃。那些城中的民壮哪里还有抵抗的勇气?一个个跪在了城墙上,磕头乞命。
  陈永福坚守在西城墙上,最后竟没能逃走,和高名衡一起被闯军擒下。
  涌上城头的饥兵们眼睛放光。此役闯军虽然经受了一些伤亡,但是在他们的努力下,他们居然真的攻下了开封,攻下了这座中原最大的城市。开封攻下了,闯军的前途还用说吗?对闯王的最后一丝怀疑也被饥兵们抛弃了,流贼们兴奋地举起了手中的长qiāng刀剑,在城墙上高喊:
  “闯王!”
  “闯王!”
  “吃他娘!着他娘!吃着不尽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
  饥兵们喊了一阵时间,突然人群中有人喊道:“杀周王!”
  “杀了朱家的那些吸血虫!”
  “杀士绅老爷!”
  城墙上的闯军反应过来,大叫着朝城中的王府和士绅豪宅冲了过去。
  开封城中不仅有周王府,更有周王一系世代繁衍的郡王近百。城中镇国、辅国、奉国将军等拿着朝廷俸禄的宗室子弟三千多人。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富得流油,在开封城中最好的地段建满了高墙大院,宫殿花园,此时成为了闯军杀掠的最好对象。
  而省城开封城中的士绅府邸,同样也逃不过闯军的屠杀。这些士绅平日里剥削平民太狠了,此时闯军饥兵的仇恨集中释放,不知道要杀死多少人。
  开封城中,上演着一场血洗。
  李自成骑着他的乌驳马,率领闯军诸将骑行进入了开封城。
  闯军的将领们都有些飘忽,做流贼逃窜了十几年,想不到有朝一日竟能攻下开封这样的大城。刘宗敏、郝摇旗等几个将领看着富庶繁华的开封城内建筑,露出贪婪的目光。要不是闯王拦在前面,他们早就和小兵们一起冲进王府里抢掠了。
  藩王宗室的那些美貌宫女,士绅老爷的那些金银绢帛,想着就令人心动。
  李自成骑马行在开封城的朱雀大街上,突然一勒马停了下来。他似乎有些感慨,又重新打量起这座被他征服的城市。
  谋士李岩骑在马上,焦急地朝李自成说道:“闯王,如今开封初下,正是我们邀买人心的大好时机。闯王诚宜约束部众,安抚城中官绅、宗室。如果天下的官绅知道我们不会对他们赶尽杀绝,闯王取得天下便易如反掌。”
  李岩的话有些煞风景,引得刘宗敏等人的一阵冷哼。
  饥兵们跟随闯王起事图的什么?还不就是杀官绅,杀藩王,抢夺粮草金银过快活日子。如果好不容易攻下开封不掠夺一番,以后还有哪个会跟随闯王?
  李自成没有回答李岩的话,实际上,李自成根本没有转身看一眼李岩。显然,这个农民军的领袖对李岩的这个提议十分不屑。
  只有谋士宋献策看了李岩一眼,若有所思。
  没多久,河南总兵陈永福就被押到了李自成面前。
  陈永福曾经在李自成第一次攻打开封时候shè伤李自成的左眼,让这个闯王变成了独眼侠。陈永福暗道今日被李自成擒下,免不了一场凌迟。
  走到李自成面前,陈永福拒绝跪下,厉声骂道:“天杀的闯贼!多说无益,要杀要剐速来!”
  李自成用唯一一只右眼看了看陈永福,跳下了乌驳马。他缓步走上前,亲手解开了陈永福身上的绳索,说道:“若不是陈总兵坚守开封城,李自成数年前早已攻入城中,陈总兵当世良将也。”
  “朝廷昏庸jiān臣当道,陈总兵何不弃暗投明,随某共建大业。”


第0696章 工匠
  四月二十五,皇极殿的朝会上,百官皱眉不语,气氛凝重。
  昨天消息传来,李自成攻陷了中原重镇开封。
  崇祯十四年李植在开封击溃李自成后,李自成躲入太行山中。想不到几年过去,李自成趁着河南灾荒连年又死灰复燃。天子朱由检调集十几万大军围剿,前线的官军却根本没有击败李自成的能力。如今不但不能剿灭闯贼,更让他攻陷了开封。
  开封城中上至以周王为首的几千大明宗室,下到聚于开封城中的河南名士官绅,全部被李自成一网打尽。李自成在城中大肆拷掠权贵,动用各种刑具,不把藏在地窖中的最后一两银子挖出来不罢休。
  朱由检坐在御座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想不到自洛阳福王被李自成杀死后,周王一脉又被李自成全灭。大明最看重宗室血脉,平时无论财政再困难都要保证宗室的俸禄,宗藩失陷这个消息可以说是对朱由检沉重的打击。
  说严重点,朱由检甚至都感觉无颜面祭拜祖宗。
  朝堂上的文官们同样如丧考妣。李自成视士绅为死敌,不但在乡野中劫掠士绅地主,一进城就更加对官绅举起屠刀。这次开封城失陷,城中不知道多少文官士子被闯军洗劫,不知道多少缙绅富豪被杀死。
  所谓唇亡齿寒,无外如此。
  百官都不说话,都在琢磨怎么处理李自成的问题。李自成越发做大,十几万边军显然奈何不了他,必须增派兵力。但是增派哪支兵马,是大有讲究的事情。
  刑部侍郎张光航突然站了出来:“臣有话说!”
  “说!”
  “臣请掉津国公虎贲军讨伐闯贼。虎贲军天下强军,必能将闯贼碾灭!”
  听到张光航的话,朱由检和文官们都沉默了。
  兵科给事中龚鼎孳站出来喝道:“张光航,尔居心何在?”
  张光航皱眉问道:“吾有何居心?”
  龚鼎孳说道:“以李贼的xìng子,击溃闯贼后一定会占据河南不走。河南在闯贼手上,只是一家流寇而已。河南若在李贼手上,则是虎贲军的粮饷基地。李植在山东凭借一省之地已经强横霸道,若是再得河南,他还不变本加厉杀光天下士绅?”
  张光航冷笑一声,仿佛听到了最荒谬的事情,抬头看了看天子。
  朱由检看了看张光航,叹了口气说道:“朕倒是想要用津国公,只是如今津国公已经位极人臣,若再平灭闯贼立下大功,朕拿什么赏他?”
  阁老范景文跳出来说道:“若是让李植得了河南,恐怕朝廷就再无力控制李植。如今天下人心思动,若是加封李植为郡王,天下钻营附会的屑小恐怕要闻风而动投靠李植,届时恐有不可言之危。”
  范景文到底是东林党大佬,说话极有水平。明明是士绅害怕李植把势力扩大到河南,他却站在天子的角度分析问题,说得朱由检都挑不出毛病。
  封异姓王实在是一件很凶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