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3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3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朱由检放下奏章,说道:“恐怕确有其事。”
  “即便朕居于深宫之中,每日听听锦衣卫和东厂番子的报告,也知道津国公治下的天津山东富庶繁华,百姓丰衣足食。豪强不敢倚势欺人,士绅不敢偷逃税赋,可谓乐土。淮安接壤山东,时日久了,自然会羡慕山东百姓的安居乐业。百姓向津国公集体请命的事情,很有可能。”
  朱由检看着乾清宫的大门想了想,说道:“若是能让津国公的天津之治覆盖天下,津国公却不驻军不办报纸,不增加津国公的势力,不形成尾大不掉之势,也是一件好事。至少百姓们不会被士绅们逼得尾附闯贼、定贼!”
  张献忠的义子张定国在张献忠死后改回本姓叫作李定国。他在湖广四川一带闹得越来越大,如今朝廷上已经把李定国成为定贼,和闯贼并列。
  和李自成不同,李定国更善于团结联合各路起义军。革左四营都依附于李定国,同进同退,十分狡猾。朱由检屡次加派各路兵马围剿,但李定国却丝毫不惧,和官军游走厮杀。
  农民起义军的存在,让朱由检对李植的依赖又增加了一成。别的不说,光说山东——若不是崇祯十六年李植在山东赈灾,恐怕山东现在也变成了乱贼的大本营。
  朱由检也知道,良民之所以变成乱贼,是因为无粮可吃,归根到底还是层层田赋压迫,归根到底还是士绅逃税,归根到底还是基层秩序崩坏,没有人兴修水利扩大耕地。所以这次李植说要在淮安均田赋,办法庭,朱由检并没有恶感。
  “让津国公去做吧,至少这样一来淮安不会乱了。”
  王承恩愣了愣,问道:“是要批红准了津国公的奏章么?”
  朱由检摇了摇头,说道:“若是准了,说不得李植会得陇望蜀。留中不发!”
  ……
  开封城外,李自成头戴毡笠,身穿缥衣,打扮得犹如一个朴素老农。但他那高大的身材和胯下骑的神骏乌驳马,却又在彰示着这个中年人不同寻常的身份。
  李自成的右边,刘宗敏、郝摇旗和李过等人一个个穿着精良的鱼鳞甲,骑着高头大马。和以前土匪一般的打扮相比,如今的闯军大将可谓是铠甲鲜明,鲜衣怒马。
  李自成左边,牛金星、李岩等谋士羽扇纶巾,也骑着战马,一个个眼睛发光着看着远处的开封城外。
  这一次,是李自成第四次围攻开封城。
  在原先的历史上,李自成三次围攻开封城不下,最终放弃。但在李植穿越以后,历史发生了一些变化。李自成在河南待了更久的时间。
  这一次,河南的府州县已经几乎全部被李自成劫掠过。除了官军所在的归德府,其他的地方可以说全是闯军的势力范围。在积蓄了极大的力量后,李自成对开封城发动了第四次攻击。
  这一次,李自成势在必得。
  李岩骑在马上,矜持地朝李自成说道:“太祖高皇帝定下的税赋极薄。那些无良士绅偷逃税赋,把重重税赋压在小农身上,却不知道这是在自掘坟墓。如今我闯军在河南打出口号‘不纳赋不当差’,百姓闻风而动。我闯军所到一县,尚未攻城,就有百姓抓县令来投我们!”
  不纳赋不当差是李岩提出的口号,被闯军作为政治口号传播到四面八方,对李自成助力极大。
  李自成点了点头,他感觉李岩在这个时候又提出这个口号,有些自我吹嘘的意思。义军中最重能力,讲究能者居之,李岩抬高自己的功劳就是抬高他的地位。
  但此时正是用人之际,即便李岩这样矜骄的书生,李自成也只能笼络。
  一挥手,李自成喊道:“攻城!”
  令旗招展,将李自成的命令传到了全军。
  冲在最前面的是几十万pào灰饥民。这些pào灰饥民手上不过一把镰刀或者长矛,身上一件绵甲都没有。但站在闯军的最前面,这些饥民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那是一种找到了希望,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后产生的兴奋。
  满口仁义道德的士绅们没有给河南的农民活下去的希望,烧杀劫掠的李自成却做到了。
  震天的歌谣声响起。
  “吃他娘!着他娘!吃着不尽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
  “吃他娘!着他娘!吃着不尽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
  “吃他娘!着他娘!吃着不尽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
  几十万饥民高喊这歌谣,像是一群无边无际的蚂蚁,举着简陋的木梯,浩浩dàngdàng地朝开封冲过去。


第0694章 活命
  开封的城头上,站满了城中的百姓。
  这些百姓本都是手无寸铁的市民,但在李自成大军压境的此时,他们全部被城中守军征调,充为守城民壮了。
  仓库中生锈的大刀、长矛被搬了出来,发给了这些临时征调的民壮。但即便这样还是不够人手一件,有些人就用木棍作战,准备用木棍把攀爬上来的贼军捅下去。还有一些人被分配为熬金汁,朝攻城的贼军泼粪水退敌。
  城墙上的人群里不光有壮年男人,中年男人,更有一些十三、四岁的孩子。拿着沉重的武器,这些被征调来的孩子瑟瑟发抖。
  开封城墙周长二十里又一百九十步,有垛口一万二千三百三十九个。要不是征调了这些民壮,开封守军连垛口都站不满。
  这次守城的是河南巡抚高名衡和河南总兵陈永福。高名衡当了好几年河南巡抚了,因为守开封城有功一直留任。陈永福更是和李自成鏖战了数年的宿将,日日夜夜就是和李自成的几十万兵马厮杀。
  看到浩浩dàngdàng的几十万贼军杀过来了,陈永福有些紧张。
  那贼兵的气势实在太惊人了。说是“几十万”,具体多少万谁也不知道,高名衡和陈永福点不过来,恐怕连李自成自己都不清楚。在如今河南这灾旱连年的年景下,李自成只需要登高一呼,就能吸引不知道多少食不果腹的农民。
  不做安安饿殍,尤效奋臂螳螂。与其在士绅的统治下瑟瑟发抖地饿死,倒不如跟随闯王抢一把。实际上,河南虽然年景差得很,但城中士绅大户的家中确实藏着大量的粮食。李自成的兵马在河南抢了两年,靠抢劫养活了几十万大军。
  如今这些饥兵就要用生命,来为给了他们活路的闯王报效了。
  城墙上的民壮们看着外面那几十万贼兵的气势,一个个脸色惨白。有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连连往往后面退,慌张地摔倒在城墙上。
  陈永福握紧了手上的弓箭,猛地朝远处shè了一箭。
  箭簇在空中发出了“嗖”的破空声,城墙下面,一个手持长qiāng冲在最前面的饥兵应声而倒。陈永福不但是一名称职的总兵,更是一名有数的神shè手。四次开封保卫战中,陈永福不知道shè死了多少字贼兵。
  shè死了这名贼兵,陈永福朝身边的民壮大声吼道:“攻的开封破,不留人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