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3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3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


第0690章 钱谦益
  李植看着钱谦益,说道:“若是天下的士绅继续靠逃税来获取财富,继续靠依附在这个国家身上吸血来生存,就是杀遍天下士绅,我也不会停手!”
  钱谦益听到李植杀气腾腾的话,诧异地张大了嘴巴。以钱谦益的理解,他从来没想过一个人敢独自站在天下士绅的对立面,以一己之力和掌握大明的士绅阶级为敌。
  钱谦益本来还准备说一大堆话,甚至希望通过言语拯救他自己的xìng命。只要李植存有和士绅缓和关系的念头,有一丝和平共存的心思,他钱谦益就有作用。但听到李植这句决绝的话,钱谦益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再说下去只是惹怒李植,万一李植不给自己一个干脆的,凌迟自己,那就太可怕了。
  钱谦益身子抖了一下,不再说话。
  李植挥了挥手,说道:“明日和其他南京死囚犯一起押到郊外刑场,枭首。”
  ……
  三月二十三,南京西郊的刑场上,人潮涌动。
  这天早上下了一阵急雨。到了快中午时候,yīn云还是很密集,四野里都飘着毛毛细雨。整个南京湿漉漉的,像是浸到长江里湿透了才捞上来似的。
  郊外的土路在雨水的浸润下条件很差。明末财政紧张,就连京城的卫生都一塌糊涂无钱清扫,所以才会在崇祯十七年bào发大鼠疫。道路修筑这些耗费颇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几乎被各地的地方官彻底放弃,即便是号称富庶的江南也依旧是这样。
  此时雨水中土路已经基本看不见了,土路上到处是水潭。混浊的泥水足足有脚掌那么深,下面是被水浸得松软的泥土。一不注意一脚踩下去,整个脚就变成一个大泥球。
  不过即便是这样的天气里,南京的百姓还是拥到了西郊的刑场里,来看津国公杀文官和士绅。
  钱谦益、张慎言等几人在江南的名气实在太响当当。
  钱谦益虽然早在崇祯初年就因为科举舞弊案被削职,但东林党这个团体却并不是真正谦谦君子的集合体。周延儒这样声名狼藉的贪污犯可以做东林党大佬,钱谦益这个科场舞弊者更是靠个人影响力做了十几年的东林党领袖。即便是在温体仁再次列出证据坐实钱谦益舞弊一事,导致钱谦益被天子勒令返乡后,钱谦益仍然是江南士人领袖。
  而在钱谦益、张慎言等人出面为南方士人筹建江北军后,这几个江南文人领袖的名气就更响。不少江南士绅都把守住自己免税特权的希望全部寄托在钱、张等几人身上。
  如果说崇祯十九年的南方已经和天子朱由检分道扬镳,渐渐拥有自己的意志和行动的话,那掌控着南方前进方向的人,就是钱谦益、张慎言等几人。
  然而这样的南方领袖,却要被李植枭首。
  不光是南京的百姓,实际上整个南直隶好热闹的人都跑来了。
  李植的麾下将领此前分头攻打南直隶各州府县,捉拿赞助江北军的士绅,在各地抄家问斩敌对士绅,可以说是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而今天在南京,李植更要斩了南方士人的领袖,这样的大事,各地的好事者自然不会放过。
  高高的刑场的前面站着几万士绅、百姓,都顶着毛毛细雨站着。在全副武装的虎贲军大兵面前,没有人敢喧哗吵闹,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台上跪着的一百多名死囚犯,即便是说话也尽量小声。
  钱谦益跪在所有囚犯的最前面,披头散发,背上chā着斩标。他的头发上面没有绑头巾,被雨水打湿了黏在头皮上,看上去十分地狼狈。他跪在地上,拿眼睛在人群中搜索自己的儿子们,却一个都没有看到。
  钱谦益突然看到一声叫唤,“牧之!”
  钱谦益顺着声音看去,在人群里看到了抱着女儿的柳如是。柳如是脸上有一道鞭痕,还是那天蒋充抽打出来的。
  钱谦益看着这个陪伴自己最后几年的女人,这个名传江南的名妓,苦笑了一声,朝柳如是点了点头。
  柳如是此时已经被钟峰抄了家,绛云楼里面的财货全部被钟峰抄走了。柳如是以后也不知道靠什么生活。看到丈夫朝自己点了点头,柳如是豆大的眼泪从眼睛里流淌出来,越过那道鞭痕流到了下巴上,和毛毛细雨一起落入了混浊的泥土里。
  李植等人坐在刑场北面的观刑台上,看了看天色,一挥手。
  “午时已到!”
  跪在地上的张慎言突然转过了朝向,拼命地朝李植磕头。
  “国公爷饶了我!国公爷!”
  “国公爷饶了我,我替国公爷招降江北军二将,让国公再无后顾之忧!”
  行刑的士兵摁住了激动的张慎言,把他从新摁到刑台边上。张慎言只觉得浑身发凉,哇一声哭了出来。
  大刀在空中划出一道曲线,狠狠砍入张慎言的脖子里,张慎言的脑袋飞了出去。
  钱谦益脸色惨白地看着张慎言变成了一具没头的尸体,身子颤颤发抖起来。不过那些刽子手仿佛是故意折磨钱谦益一样,就是不上去斩杀这个江南领袖。刽子手们把刑台上一百多个死囚犯杀了个遍,杀得刑台上血流成溪,才最后走向钱谦益。
  钱谦益已经被吓得控制不住尿液了,尿了一裤子。
  “钱谦益,你可悔恨自己勾结鞑清,从背后捅我们虎贲军刀子的事情。”
  钱谦益全身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一个刽子手冷哼了一声,摁住钱谦益的脑袋,让钱谦益的脸面对准台下的观众。另外一个刽子手在钱谦益后颈的脊骨上摸了摸,找到了骨头之间的空隙,确定了下刀的位置。
  台下的读书人脸色铁青,一个个都如丧考妣。看热闹的百姓们却没有读书人那样悲怆,有人想挤到前面去看仔细这一幕,但前面的人哪个愿意后退?蒙蒙细雨中,台下的人群像潮水一样微微涌动。
  刽子手举起了大刀,在空中狠狠挥了下去。
  一刀两断,钱谦益的脑袋在雨中狠狠砸在刑台上,溅出了几尺高的血柱。


第0691章 马士英
  三月二十五日下午,李植正在史可法的官衙——南京兵部衙门中闲坐,却迎来两位特殊的客人。
  此时南直隶的士绅抄查工作还没有完成。郑开成和钟峰各率一万大军在各府缉拿士绅jiān党,李植为了加快进度,二十四日把李老四也派了出去。自己则带着薛三库的一万选锋师骑兵坐镇南京城。
  韩金信的眼线回报,史可法带着江北军已经一路逃到了江西南昌府,没有一丝杀回马qiāng的迹象。李植带着一万人足以守住繁华南京城。如今李植比较关心的还是士绅jiān党外逃的问题——如今南京被李植攻陷的消息已经传遍南直隶,参与了江北军筹款的南直隶士绅们都明白大势已去,纷纷外逃。
  如今算下来,只有淮安、扬州、凤阳和常州四个府是彻底将jiān党士绅一锅端的。当然,钟峰越权杀到了浙江湖州去,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