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3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3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门中来回踱步,焦急地等待回音。直到亲卫排长给他端了一杯清茶上来,郑开成才勉强坐在了椅子上,却还是忍不住死死看着衙门大门。
  终于,到了晚上晚饭的时候,一个斥候骑兵营长带着两个通信兵跑了进来。那个营长虽然饿着肚子,却是容光焕发。他单膝跪在郑开成面前,大声说道:“总兵大人,我们在王家村村外抓住了正驾车逃跑的士绅一百七十六人,金银财货无数。”


第0689章 湖州
  浙江湖州府府城外面,钟峰的一万兵马围住了城池。
  蒋充看着远处的湖州城,有些犹豫不决。他吞了口口水,问道:“师长,国公爷让我们攻打南直隶常州府,我们一路追到浙江湖州来,这样不好吧?”
  钟峰笑了笑,说道:“有什么不好?”
  蒋充说道:“国公爷说过,天子的圣旨只给我们在南直隶抓捕jiān贼的权力。这里却已经是浙江……”
  钟峰看了看蒋充,啐道:“蒋充你也腻迂腐了些!怎么和郑开成一样?天子远在京城,能管得到我们前线的事情么?这些南直隶的士绅既然逃到浙江湖州,我们就有道理到湖州来抓人!湖州的知府包庇罪犯,我们就有道理攻打湖州城!”
  顿了顿,钟峰轻描淡写地说道:“这个湖州知府螳臂当车,居然想反抗我陷阵师!等下攻下城池以后把他也qiāng毙了。”
  蒋充不再多说。虎贲军纪律严明,到了战场上下级必须服从上级。钟峰既然做了决定,蒋充只能执行。
  钟峰一挥手,“pào兵轰开城门!”
  钟峰的pào兵还没有开火时候,城墙上的三门虎蹲pào开火了。
  然而城墙上的pào兵显然很多年没有练过cāo作大pào了,不知道放火yào放多少为好。他们害怕zhà镗,放的火yào远少于正常的剂量。结果城墙上三声pào响后,虎蹲pàoshè出的pào弹落在城墙外两百米外,离一里外的陷阵师还隔着好远。
  虎蹲pào的pào手倒是没伤到陷阵师,却把自己作为目标暴露出来了。陷阵师的神qiāng手像是花猫看见了老鼠,一个个兴奋起来。他们往前走了一百米,蹲在地上瞄准了城墙上的pào手。
  那些pào手没尝过狙击步qiāng的厉害,还大咧咧站在垛墙前面cāo作大pào。
  只听到噼哩啪啦一片qiāng声响起,神qiāng手开qiāng了,城墙上响起几十声惨叫声,虎蹲pào的pào手顿时被全灭。
  “轰!轰!”
  陷阵师的大pào开火了,一下子就轰开了城门。辎重兵早已经准备好了几十支小舢板船,全部架在护城河上,再在上面铺设木板做成了浮桥。陷阵师的士兵在神qiāng手的掩护下冲进了城门,准备用手铳冲击城墙上的守兵。
  不过预料中的遭遇战并没有发生。城墙上的守军在天下第一强军虎贲军面前明显士气低落,冲在前面的大兵一进入城门,城墙上的六千地方守军就转身逃跑,一哄而散了。
  陷阵师顺利占领了湖州城。
  钟峰一挥手,喝道:“全军进城,只抓士绅不扰百姓。滋扰百姓者,斩!”
  大军排着长长的队列走进了湖州城。虎贲军不扰民的声明已经传遍了天下,浙江的百姓们似乎并不害怕虎贲军。他们倚在各自家门口,好奇地打量着这支天津来的大军。一些fù人男丁看到陷阵师的盔甲、狙击步qiāng和大pào跑车,仿佛看到了一个大稀奇,十分地兴奋,站在门口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
  钟峰带兵走到知府衙门门口,见诺大的衙门已经空无一人。知府人不知道躲在哪里去了,却在衙门大堂上上贴了一张纸张。钟峰上去看了看,见上面写道:“虎贲军滥用圣旨攻打浙江州府,实为造反!天下人共诛之!”
  钟峰冷哼了一声,说道:“派士兵出去宣传,举报常州逃亡而来的士绅有奖。到时候查获的财货,每一千两赏举报者一两。”
  “举报湖州知府藏匿处者,赏二百两!”
  蒋充大声唱诺,便带士兵下去游街宣传了。
  没过几个时辰,钟峰就看到一个瘦得皮包骨的市民探头探脑地在衙门门口张望。
  钟峰上去喝问:“兀那汉子,你是来举报士绅的么?”
  那个市民看到钟峰身上正二品的武官官服,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给钟峰重重磕了一个头,说道:“官爷!我是来举报的!”
  钟峰笑道:“你要举报哪个?”
  那个瘦子这才说道:“官爷,我若是一口气举报三家,若是官爷抄得几十万银货,当真分给我几百两银子?”
  钟峰笑道:“本官说到做到,别说几百两,就是几千两,我也赏给你!”
  那个瘦得皮包骨的汉子这才咧嘴笑了起来,眼睛放光。他给钟峰又磕了一个头,说道:“南直隶常州三户大士绅,曹家、杨家和关家十天前从常州逃过来,就躲在白铜巷子的沈家大宅中。湖州知府躲在筷子街的袁家院子里,官爷一抓就出来了!”
  见这汉子一口气举报了四家人,钟峰哈哈大笑。
  从怀里逃出几张账簿名册,钟峰问道:“湖州也有不少士绅捐款给钱谦益!一起抄了杀了!这位义士!湖州举人刘得胡家你知道不知道,顺便带个路吧!”
  ……
  南京兵部衙门中,李植坐在二堂的主位上,慢慢喝了一口茶。
  放下茶杯,李植这才打量了一番跪在自己面前钱谦益和张慎言。
  张慎言这些天被虎贲军大兵装在囚车里押到南京来,一路上担心害怕,已经处于崩溃状态。此时看到李植,他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匍匐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钱谦益虽然也有些发抖,但还是比张慎言镇定一些。他仔细打量着李植,慌张的脸上有些感慨。
  其实钱谦益和李植见过,崇祯八年李植还去钱谦益家里送过玻璃酒具。那时候李植还是一个钱谦益懒得多看一眼的卫所防守官。然而如今时势逆转,李植已经是可以随意决定钱谦益生死的津国公。
  钱谦益突然说道:“津国公,按你的杀法,这次要在南直隶要杀一千多人,抄家五百多户,这当真是做不得的事情啊!”
  李植笑了笑,问道:“如何做不得?”
  钱谦益跪伏在地上,说道:“杀伐太重,于天lún有亏。”
  李植还没答话,李老四就怒声喝道:“无耻钱谦益!你们江南的士绅还知道天lún?鞑清杀死的汉人以百万计,而你们居然联合鞑清夹击津国公。若不是津国公英武无匹,恐怕就要输在鞑清手上,不知道几万大兵要死掉!”
  “你们这些无耻士绅莫说杀一千,就是杀一万也杀得!”
  钱谦益被李老四喝了一顿,吓得身子一缩,匍匐在地上不敢说话。
  等李老四说完了,钱谦益才抬起头。见李植没有发怒的样子,钱谦益壮着胆子说道:“国公爷!如今江北军逃入江西,必联络天下士绅捐输财物,以后会更加强大。国公爷和天下士绅死斗,难道真的要杀光天下的士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