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3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3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钱谦益心神不宁,干脆也不看书了。她轻轻握着钱谦益的手掌,低语说道:“牧之,你说我们的女儿叫什么名字好?”
  钱谦益却想着南京的事情,没听到这句话。
  柳如是有些诧异,摇动钱谦益的手,说道:“牧之!牧之!你怎么……”
  突然,一个家丁慌张地跑了进来。
  “不好了,老爷,不好了!”
  钱谦益听到这个家丁的话,倏一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脸上变得一片雪白。
  “左良玉和吴三桂逃了?去江西还是去湖广?”
  虽然南京的消息还没来,但以钱谦益的老谋深算,已经猜到左、吴二人要弃南京而逃。
  “不是,老爷,这次完了!李植的虎贲军坐着天津的怪船从长江上杀了过来,在罗巷登陆了。那五千人一个个全副武装,距离这里只有四十里。”
  李植来抓我了!
  钱谦益刹那间变得面无人色,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跑。
  柳如是被钱谦益的样子吓到了,她冲上去喊道:“牧之,我们母女怎么办?”
  钱谦益看都不回头看一眼,哪里管柳如是的死活?他只往马厩边冲过去。冲到马厩边钱谦益跨上了自己的骏马,拼尽全力往西南面骑去。
  等钱谦益的骏马骑出去一刻钟,居住在别院的张慎言才得到消息。他惊慌失措地跑到正院来,却看到牵着女儿孤零零站在正院大门口的柳如是。
  “钱公何在?”
  柳如是看了看张慎言,明艳的脸上流下两汉泪水:“牧之弃我逃命去了。”


第0687章 绛云楼
  张慎言本是山西人,在北方天子的圣旨还是有影响力的。被天子打为叛贼之后,他不敢回到山西,而是躲在钱谦益的绛云楼里。
  虽然江南的百姓十分尊敬落魄士人,但这些天张慎言依旧是胆战心惊。他每天和钱谦益一样,害怕李植杀到苏州来。
  然而让张慎言没想到的是李植会来的这么快,而且是从水路来。绛云楼距离长江水道不过四十里。李植的大兵从水道登陆苏州后,半个时辰就可以杀到绛云楼。
  张慎言没有心情安抚失落的柳如是,转身就要去马厩里取马。但他还没有跑到马厩里,就听到院子外面传来滚滚的马蹄声。
  只听到啪一声qiāng响,虎贲军的大兵们朝天开qiāng示威了。
  站在院子门口的柳如是吓得紧紧抱住小女儿,惊惶地看着全副武装的虎贲军大兵。
  先头抵达绛云楼的是钟峰的两百名斥候骑兵,带队的是团长蒋充。蒋充快马骑到绛云楼前面,一勒马绳停了下来,打量了一番门口的柳如是。
  感觉柳如是身份不低,蒋充厉声问道:“兀那fù人!钱谦益和张慎言何在?”
  柳如是却不肯说出钱谦益的去路,咬牙护着自己的女儿,一声不吭。
  蒋充皱了皱眉头,朝绛云楼一挥手,喝道:“进去搜!”
  骑兵们分出一百人绕着绛云楼骑行了一圈,封锁了主要的出口。然后剩下一百人跳下了马,抓着手铳冲进了绛云楼,开始搜查叛贼钱、张二人。
  “虎贲军拿人!所有人跪地!”
  “虎贲军拿人!阻拦者死!无关者统统跪地!”
  大兵们进了装饰华丽的绛云楼毫不客气。遇到木门就一脚踢开,踢不开就拿手榴弹zhà,占地不小的绛云楼里顿时一片鸡飞狗跳。
  蒋充一手摁着腰上的两把手铳,面色凝重地走进了绛云楼。他在这座宅邸里打量了一番,很快就看上了四层楼高的藏书楼。看来看去,显然这个绛云楼里能藏人的便是这个藏书楼。
  蒋充冷哼了一声,摁着手铳跑进了藏书楼。
  藏书楼里光影昏暗,摆着一排又一排的高大书架。蒋充在那些书架之间走动,突然看到书架的那一头人影一闪。
  蒋充冷笑了一声,往后退了几步。从腰上掏出一个手榴弹,朝无人的身后大声喊道:“用手榴弹zhà!”
  然后蒋充将没有点燃的手榴弹往书架的另一头一扔。
  书架的另一头,张慎言看到地上扔过来的“手榴弹”,吓得魂飞魄散。他在忻州组织江北军攻城时候,已经无数次领教过虎贲军的手榴弹。此物一bàozhà,一丈之内就再不会有活物。看到蒋充的手榴弹滚到自己脚下,张慎言大叫一声,往远处飞扑过去,连滚带爬的躲避。
  然而那个手榴弹并没有bàozhà。
  等张慎言好不容易逃出到手榴弹的二丈之外,正回头看一眼那手榴弹时候,却突然被一个冰冷冷的筒状物顶住了脑袋。
  蒋充用手铳顶住了张慎言的脑袋:“你叫什么名字?”
  张慎言慌张说道:“我是绛云楼的管家刘四臻。”
  蒋充沉默了两秒,冷冷说道:“绛云楼是柳如是的私宅,不设管家。连这都没有弄清楚,你一定是临时躲避在绛云楼的张慎言。”
  蒋充抓着张慎言走出了藏书楼,将张慎言jiāo给了大兵。
  “找到钱谦益没有?”
  “还没有!”
  蒋充回头看了看柳如是,见柳如是惊慌之中偷偷朝院子门口看了一眼。
  蒋充是何等聪明的人物?只看到柳如是的这一个小表情,再结合刚才柳如是站在门口这个因素,蒋充就知道钱谦益肯定是外逃了。
  蒋充猛地冲到了自己的座驾前面:“第三排!第四排!随我往出去追钱谦益!”
  看见蒋充上马去追钱谦益了,柳如是吓得花容失色。她猛地冲到蒋充马前,抓着马绳大声喊道:“大将军,钱谦益就在绛云楼第三进院子里,我带你去找他!”
  蒋充见此时此刻这fù人还欺诳自己,恼怒起来。这fù人明明被钱谦益抛弃了,怎么还这么忠心耿耿?她不怕欺骗自己露馅后,自己会一怒之下杀了她么?
  他愤怒地一挥马鞭,狠狠抽在柳如是的脸上。只听到啪地一声,艳名传遍江南的柳如是已经捂着脸倒在了地上。
  一马当先冲出绛云楼,蒋充心中有些懊恼。
  刚才在门口看到柳如是时候,自己就该明白钱谦益逃了。如果钱谦益不是外逃,柳如是怎么会带着女儿站在门口?自己的反应怎么变得这么迟钝?
  自己带骑兵过来抓捕钱谦益,如果让钱谦益这个jiān人跑了,自己就算是任务失败。师长钟峰这些年很看重自己,若是自己带兵突袭绛云楼却走丢了钱谦益,钟峰一定会十分失望。
  相反,这些年包括天津巡抚李兴在内的虎贲军高层都十分看好自己,如果这次自己带两百人突袭抓住钱谦益,自己在虎贲军中的地位就可以更上一层。
  蒋充十分焦急,在绛云楼前骑马转了一个圈。
  蒋充要确定追击的方向。
  北面和东面是大江,都是不可能的去路。钱谦益只能是往西面或者南面逃。蒋充在绛云楼前面犹豫了十秒钟,就大声喊道:“第三排往西面追,第四排跟我往西南方向追!”
  蒋充往前骑了半个时辰,一路都没有发现钱谦益。他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