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3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3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了多久,史可法才睁开眼睛说道:“好,我随你们入江西。”
  ……
  李植走在扬州首富郝家的宅院中,被那宅院的富丽堂皇震惊到了。
  那院子外面看起来十分普通,就是青砖黛瓦的普通宅院。但走进了那宅院,才知道那宅园里面木雕之精湛,装饰物之昂贵雅致,园林之秀丽曲折。宅院里挂着一水的“郝”字灯笼,灯笼的支架和曲柄全是由上好黄铜制成,一个不知道要多少银子。
  李植驻足在一个堂屋立柱旁边,只见那黄花梨木做成的立柱上雕着好多个“孩童戏鲤”的形象。有的孩童骑在鲤鱼背上,有的孩童抓着鱼尾,有的孩童被鲤鱼顶着,雕的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李植仔细数了数,发现一根梁柱上竟雕了二十三个孩童和鲤鱼。
  李植叹道:“好雕工。”
  再往前走,又是一进院子。院子中间是一个占地数亩的园林。园里建有盔顶六角亭。一个石舫船立在不小的莲花水池中,和碧绿的池水相映成趣。园林后面是书斋和藏书楼,文窗雕户质雅幽静。藏书楼西侧,百年紫藤生机勃勃。
  李植在庭院旁边的走廊里走动,对着那曲径通幽的园林啧啧称奇。
  韩金信说道:“国公爷,此园林系江南造园名家计成精心设计、监造,著名书画家董其昌题额,是扬州文人学士雅集盛会之地。”
  李植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问道:“这是第几进院子?”
  韩金信答道:“国公爷,这是第七进院子,前面还有四进院子。”
  李植摇头说道:“这郝家是怎么经营的,竟富贵至此?”
  韩金信答道:“国公爷,这郝家的家主是致仕的四川巡抚。活到今天已经七十一岁。他的田产不但不jiāo田赋,他还把地租降到两成。扬州的刁民屑小苦于沉重田赋压迫,见郝家地租这么低,一个个抢着来投献。这郝家家主几十年下来积累了良田七万多亩,一年光地租收入就有几万两,富甲一方。”
  郑开成往园林方向走了一步,说道:“世人所谓江南富庶,我看尽在士绅人家。普通百姓绞尽脑汁,也仅仅图个温饱。”
  李植问道:“这钱谦益组建江北军时候,郝家家主捐了多少银子?”
  李老四答道:“昨天对扬州知府用刑,知府已经招供。这郝家捐了八千两银子给江北军,又捐了一万三千两银子给临时组织的民壮。”
  李植听到这话沉默了几秒,才缓缓说道:“无耻寄生虫肥到这种程度,反而反噬主人,可杀!”
  众将纷纷朝李植拱手,肃然不语。
  众人正在那里琢磨这郝家,一个密卫突然从前面跑了进来。见李植身边都是宿将,那个密卫单膝跪地说道:“国公爷!大使!左良玉和吴三桂弃了南京城,带着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往江西逃过去了。”


第0685章 计策
  听到密卫的话,众人都是一愣。
  想不到左良玉和吴三桂这么狡猾。李植率军南征,二人根本连上来jiāo战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撒腿就跑。从扬州逃到南京,如今又要从南京逃到江西去。
  郑开成说道:“国公爷,这没法追啊,天子只给我们南征南直隶的权力,江西不在征讨范围之内。”
  李植挥手说道:“拿地图来!”
  两个亲卫跑了下去,没多久就拿着一张地图跑上来。这地图是李植让韩金信的密卫测绘画成,上面把南方各省画得十分详细。经过李植的改进,又把各大城市标了上去,看上去一目了然。
  光是这张地图,就领先这个时代的其他势力两百年。
  众人看了一会地图,发现从南京进入江西距离颇远,直线距离在千里以上。这如果要追过去,将是一场劳师远征。
  李老四说道:“东家,就算上奏天子获准攻入江西,我们也力不从心。士绅如此仇视我们,我们要是一路追到江西去,后勤补给会出大问题。士绅在后方稍微搞点民壮出来截断我们的补给,我们的大军在前面就要饿肚子了。”
  “而且我们杀入江西,左、吴可以再往湖广跑,甚至往四川跑。而我们目前的四万兵力攻打南直隶有余,但如果要占领那么多内陆省份维持秩序,就力有不逮了。”
  李植在地图上量了量,点头说道:“不追了!跑了就跑了吧。”
  在地图上指了指南京的位置,李植说道:“不过江北军这一逃,南京城中的屑小肯定都要逃。我们不能让这些支持江北军的蛀虫逃脱。李老四,你率领祖大寿和薛三库,带一万骑兵渡过长江包围南京,在我们大军到达南京之前,一个士绅和文官都不能放出城。”
  “下属领命!”
  李植朝韩金信问道:“钱谦益和张慎言在哪里?”
  韩金信拱手答道:“在苏州绛云楼中!”
  李植冷哼了一声,说道:“钟峰!你率领五千步兵走长江水道直趋苏州,赶在消息到达苏州之前活捉钱谦益和张慎言。”
  “下属领命!”
  ……
  南京兵部侍郎萧横山是个黑发浓密的中年人,他坐在南京户部尚书余进绅的府邸二堂中,和府邸的主人争论得满脸通红。
  愤怒地一拍桌子,萧横山喝道:“我南京本来有应天府守军三万,再加上这些日子募集的民壮两万,共有五万大军,何惧城外的一万李贼骑兵?李贼一万骑兵在城外叫阵已经两天,南京五万守军胆战心惊不敢迎战!何其荒谬?”
  “尚书如此畏敌如虎,难怪南直隶不战而溃,江北军望风而逃。”
  余进绅无奈地看了看萧横山,摊手说道:“江北军八万精锐都不敢和李植的虎贲军厮杀,就凭南京的这些营兵?这些营兵没一个上过战场,恐怕一打起来一刻钟都顶不住,就要崩溃。”
  萧横山瞪大了眼睛,问道:“那尚书就束手就擒,连反抗都不反抗一下?江北军筹建过程中你我都出了力。若是让李贼占领了南京,我们能讨得好?恐怕这脑袋一下子就不是自己的了。”
  余进绅看了看萧横山,叹了口气,一挥手让左右伺候的仆人都下去了。
  见左右没有人了,余进绅才凑到萧横山耳边,小声说道:“我们七、八年的jiāo情,就是你今天不来我也肯定要告诉你……今天傍晚时候我们派应天府营兵和民壮上阵。这五万人打出旗号杀将出去,李植的一万骑兵肯定聚拢来迎战。到时候南门空虚,我们南京六部的官员就从南门逃出去。”
  萧横山听到这话愣了愣,眼珠不由得转了一圈。
  余进绅见萧横山不说话了,知道萧横山是心动了。他拍了拍萧横山的肩膀,说道:“快回去准备细软吧。把家里的男丁都带上,女眷就不要带了,李贼素来不杀女人……等下午北面的pào声一响,我们就从南门逃。”
  萧横山踌躇问道:“此计能成?”
  余进绅眼睛一瞪,说道:“话已至此,你逃是不逃?”
  萧横山这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