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3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3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一样,根本控制不住。
  看到周正豪的狼狈样子,许家村的村民们更加激动,举着手臂大声喊杀。
  一名大兵将步qiāng对准了周正豪的脑袋,啪一声摁下了扳机。
  周正豪后脑开花,身子一歪倒在了行刑台上,再也爬不起来。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接连响起,捐款给钱谦益组建江北军的士绅一个个被shè杀,倒在了血泊中。
  ……
  扬州城城北十里处,四万虎贲军大兵和三万衣衫褴褛的扬州“民壮”对峙着。
  李植看着那些举着各色武器的民壮,朝率领选锋师骑兵的薛三库问道:“左良玉和吴三桂的江北军又逃了?”
  薛三库拱手答道:“斥候回报,我们大军从淮安一出发,左、吴二人就望风而逃。据我们布置在扬州城内的斥候说,七天前江北军就已经渡过长江逃往江南,据说已经逃入留都南京城。”
  李老四沉吟说道:“东家,扬州是江南有数的大城,江北军不发一qiāng就放弃,这似乎是没有和我们决战的决心!”
  众人听到李老四的话,都把目光投降了南京的方向。也不知道江北军会死守留都南京,还是继续南逃放弃南京,把这次赞助江北军的文官和士绅们全部暴露给虎贲军。
  郑开成笑道:“无论如何,先把这支扬州民壮解决掉吧!这些民壮似乎是吸取了淮安民壮的教训,不守城,而是主动出击了!”
  “扬州的士绅们破罐子破摔,居然妄想靠临时组织的民壮冲垮我天下第一的虎贲军。”
  李老四举着望远镜观察远处的扬州城城墙,说道:“东家,扬州城城头上站着好多看风向的士绅啊。估计这些民壮一溃,扬州城上的士绅就会朝码头逃去,渡江逃窜。”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不能让这些扬州士绅逃了,薛三库!你率领五千骑兵先绕到南面去,把扬州城南面封锁,把瓜洲等几个渡口占领。”
  薛三库抱拳领命,便带兵区封锁士绅的退路去了。
  李植问道:“谁上去击溃这支民壮?”
  李植麾下众将领看了看那些民壮,都觉得这支扬州兵马不堪一击,全没有请命迎战的兴趣。
  最后李植只能点将,说道:“钟峰,你上去打溃这支民壮。”
  钟峰抱拳领命,便带着陷阵师一万人往上前迎敌了。
  三万扬州民壮看到陷阵师迎了上来,在地方将官的带领下朝陷阵师攻了过来。民壮们虽然没有盔甲,但做了许多旗帜,三万人打着旗帜也颇有些气势。
  但走到陷阵师的四百米外,他们就受到了一次致命的打击。
  陷阵师有四千神shè手,这些神shè手瞄准了三万民壮,shè出了精准无比的锥形子弹。
  三万民壮前排的队伍顿时倒下一大片,惨叫声中,民壮的阵营就像是杀猪的屠宰场。也不知道多少民壮被shè中了,从伤口中溅shè出血雾血柱,倒在地上翻滚抽搐。
  一下子被打死几千人,扬州民壮的士气一下子就被打崩了。
  以这支临时组织的民壮的士气,是完全无法承受这样的伤亡的。只听到轰的一声,扬州民壮就失去了所有的斗志,慌不择路地朝两边逃去。
  不光士兵在逃,就连指挥战斗的扬州地方卫所军官也在逃。所有押阵督战的力量已经不存在,还活着的二万多人朝四面八方哄散。
  李植看了看不堪一击的民壮,朝祖大寿说道:“祖团长,你带四千骑兵冲过去,趁乱夺下扬州的城门!”


第0684章 园林
  二月初四,南京城内的史家宅院,左良玉和吴三桂站在史可法的面前,拱手作揖。
  史可法听到左、吴二人的话,强自镇定地用手抚着胡须,却压制不住双手的微微颤抖。
  左良玉说道:“本兵大人,淮安、扬州已被李植攻下。如今江南已无险可守。李植的大pào数以千计,攻下南京城也就是几天的事情。本兵大人是江南人望所在,若死守南京城中,岂能逃脱这场劫难?”
  “如今之际,只能撤入江西。”
  崇祯朝的时间中,随着边关和剿贼战事的拉锯,大明的将领地位不断提高。到了如今的崇祯十九年,兵权已经完全落入总兵手中。
  左良玉和吴三桂作为江北二镇的总兵,除了因为粮饷的需求还求助于文官外,其他时候完全可以不听文官的指挥。左、吴二人要放弃南京撤到江西去,史可法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史可法双手发抖,说道:“南京六部官员不知道有多少都参与江北二镇的事情。如果李植攻入南京城,岂不是要来一场血洗?二位总兵岂能不顾南京文官的死活,擅自撤退?”
  吴三桂看了看左良玉,没有说话。
  左良玉和史可法更熟悉一些,二人在剿贼时候多次合作,有些尖锐的话还是由左良玉来和说比较合适。
  左良玉拱手说道:“本兵大人,江北军不是李植四万多人的对手,如果不西走,便是全军覆没的下场。如今天下士绅都寄希望于江北军,如果江北军覆灭,则李植的势力将无人可挡。”
  “本兵大人是江南人望,如果本兵大人随江北军西退,则到时候本兵登高一呼,天下士绅定是各输财货,江北军一定能够继续壮大乃至压倒李贼。否则只有左、吴二人狼狈逃窜,急急如丧家之犬,天下士人失去主心骨,茫茫如倒树猢狲,则天下将尽亡于李植耳。”
  史可法颤抖着手抚着胡须,许久才说道:“不顾钱谦益、张慎言二公?就我史可法独自随江北军西逃?”
  吴三桂拱手说道:“本兵大人明鉴,钱谦益,张慎言二公虽然名满天下,但因为北结清国,已经被天子打为反贼。若奉钱、张二人为首,则名义不正,届时必举步维艰。本兵大人素来光明磊落,实乃江南人望。以本兵大人为首,天下士绅才能团结一致。”
  左良玉看了看史可法的脸色,说道:“本兵大人不为自己的功名利禄着想,也当为天下士人的生死考虑。如果本兵大人不随我江北军西撤,则天下士人就会失去主心骨。到时候各自为战,必将被李植一一击破。”
  到了崇祯十九年,因为天子坚定站在李植一边,南方已经是暗流汹涌。虽然上缴给户部的税银还是按时上缴,但除了这些税银之外,南方的士人已经对北京的政府彻底失望,越来越不听从朝廷的号令。
  如今能够调动南方各种资源和力量的,反而是举起反抗李植大旗的南方名士。在这些名士中,如今最有人望的就是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
  如今南方的士人一说起天子就是摇头叹息。恐怕朱由检的圣旨还没有史可法的私信管用。
  只要史可法随江北二镇逃入江西,则兵饷和粮草都不是问题。仇恨李植,畏惧李植的南方士绅会绵绵不绝地支援江北二镇,江北二镇可以继续做大。
  听到左良玉的话,史可法闭上了眼睛,好久都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