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2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2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官府的人,有权势,那些市井无赖像是苍蝇看到了腐ròu,争先恐后地往周家“诡献”土地。这些青皮莫名其妙和那些小民搞出些事情,搞出些争议,然后就带着田产往周家送。
  小民们一代代传下来的土地突然就变成了周正豪的,只能万般无奈和周正豪打官司,然而最后赢的总是周正豪。被周正豪逼得卖儿鬻女的小农户,没有一百户也有五十户。
  周正豪一妻六妾,这些妻妾为他生了五个儿子七个女儿。人到中年的周正豪可谓是春风得意。
  然而周正豪的快意人生,因为崇祯十九年春的李植南征,划上了休止符。
  周正豪此前参加过钱谦益发起的“士绅自救”,为钱谦益的江北二镇捐了一千两纹银。这笔银子是通过淮安府知府jiāo出去的,周正豪没有大声宣扬。但是周正豪知道,一旦淮安知府被李植抓住,自己赞助江北二镇的事情就一定会宣扬出去。
  淮安离山东很近,几乎是接壤的。李植在山东的种种事情,淮安人往往可以从山东那边的来客口中得知。山东传过来的一切消息都证明,李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周正豪从捐出一千两纹银出去时候,就有些胆战心惊。
  李植攻打清国时候江北二镇从后面捅李植的刀子,以李植有仇必报的xìng格,既然顶住了清国和江北军的南北夹击,就不可能不南下惩罚南方的士人。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报应来得这么快。
  今天上午,两万民壮迎接李植的攻城。周正豪前些天又为这民壮捐了二千两,他本以为这些民壮可以守半个月,到时候江北军可能会在淮安和李植决战。然而周正豪的想法最后被证明终究是幻想。淮安城只用了一个多时辰就被李植攻破,李植那武装到牙齿的虎贲军杀进了淮安府城,在知府衙门中活捉了淮安知府。
  周正豪知道,李植已经掌握了捐款者的名单,一定会按名单杀人。留给周正豪唯一的活路,就是趁李植还没有举起屠刀之前逃跑。
  周正豪在半夜时候等所有人都熟睡了,带着五个儿子六个孙子偷偷溜到了城墙边。在观察了一个时辰以后,周正豪终于从倒塌的那一段城墙处逃出了淮安城。
  周正豪听说过,李植素来不杀fù人。所以只要周家的男丁逃出去,周家就安全了。
  周正豪逃出淮安城后一路往南逃,试图逃到江北军驻扎的扬州城去。然而周家的子弟身上都装着金鱼,包裹十分沉重,跑得极慢。借着月光跑了一个时辰,周家人累得气喘吁吁,一个个都上气不接下气。
  又跑了一刻钟,前面看到一个围着土墙的小村子。村门口一个半人高的木门关着,周正豪走到木门前面一看,发现村子中间有一个水井。
  周正豪的小孙子跑得渴极了,看到有人家就喊:“爷爷,我口渴。”
  周正豪素来疼爱这个小孙子,一听到这话就把自己的包裹jiāo给大儿子,说道:“不怕,爷爷给你舀水去!”
  周正豪看了看那个木门,一脚踩在门板上想翻过去,却不小心撞出了一些声音。
  周家人如临大敌,一个个全部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战战兢兢地观察着村子里的动静。
  但万幸,周正豪的动作没有惊醒村民。周正豪舔了舔嘴唇,脚底用力一下子跃过了木门,小心地朝村中间的水井走去。周正豪走到水井边观察了一下,便将木桶小心地放下去。木桶放下去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周正豪心里一喜,开始拉起装水的桶。
  然而就在周正豪在偷水的时候,周正豪旁边一间茅屋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二十几岁的汉子突然走出来,撩起破衣服就要在屋角撒尿。
  他突然看到了偷水的周正豪。
  周正豪一看到这个汉子,暗道完蛋。这分明是和自己打过地产官司的许老大。
  当初许老大也是一个富农,在山坳里有五十亩旱田。周正豪觊觎那田肥,硬说那山坳是自己周家的祖坟地,打了一场官司把五十亩旱田夺了过来。
  不仅夺走了许老大的五十亩肥田,周正豪那次顺带着还把许家村四户村民的六十亩薄田也一并吞了。
  想不到冤家路窄,想不到这个小村子居然就是许家村,想不到周正豪居然在这里遇到了许老大。
  淮安和山东接壤,山东的消息时常传过来。淮安稍有见识的人都知道:津国公这次杀过来以后,淮安的士绅老爷们全部要倒霉了。白天许老大就听说津国公攻进了淮安城,正窃喜仇人周正豪这次要完蛋了。
  此时许老大看清楚了逃难中的周正豪,哪里愿意放过这个落水狗。许老大眼睛一瞪,就要嚷嚷叫醒其他村民。
  周正豪吓得满头是汗。他飞快地从袖子里掏出五根赤足金条,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许老大你饶了我!这金条归你!”


第0682章 百姓
  许老大看到周正豪手中那黄灿灿的金条,愣了半响。
  想了想,他从周正豪手中接过金条,用牙齿咬了咬,骂道:“还真是金子,周正豪你这些年坑了多少百姓?竟这么有钱!”
  周正豪见许老大拿了金条,舒了口气。他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许老大手上的金条,从地上爬起来,便要再去打水。
  周正豪这些年用钱货贿赂了不知道多少官吏,他下意识地觉得只要花了钱,事情就妥了。他还要给口渴的孙子打水喝。
  谁知道许老大却突然大声叫喊起来:“周正豪逃过来了!”
  “周正豪进村偷水了!”
  小小的村子里,顿时响起一片鸡飞狗跳。许家村的仇人周正豪没被津国公抓住?逃来许家村了?还偷水?一道道房门被猛地打开,一个个汉子手拿锄头扁担冲了出来,在门口张望一阵,就朝水井这边冲了过来。
  周正豪指着许老大,气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你……你……你怎么不守规矩?”
  许老大骂道:“你们那套欺压百姓的规矩见鬼去吧!津国公来了,我们淮安人再不讲你们那套规矩了!”
  ……
  李植看着城外跪着的几千农民,不知道这些百姓为什么跑来跪着。
  几个强壮的农家汉子抓着周正豪,把周正豪jiāo给了李植身后的虎贲军。
  三个头发花白的乡老走了上来,为首一人拄着拐杖,看上去也有七十多岁了。那为首的老人走到李植面前,膝盖一弯,颤颤巍巍地要跪下去,却被李植一把扶住了。
  “老人家免礼!”
  老人抓着拐杖站直了,说道:“国公爷,这周正豪是淮安府有名的恶霸,趁城里兵荒马乱的想逃到扬州去。国公爷来了是要惩治这些恶霸的,我们给国公爷抓来了,jiāo给国公爷。”
  李植点头说道:“乡亲们辛苦了!”
  为首的老人拄着拐杖看了看李植,想了想,突然又一扔拐杖,跪倒在了地上。他身后的两个老人一见这架势,也跪了下去。
  李植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