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2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2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靠精细经营靠管理妥善而发财的地主基本上已经不存在。明末社会秩序混乱,官场腐败,没有权势和功名的地主仿佛是稚子怀金过市,几下就被有权势的士绅吞并了。
  在明末,民间巧取豪夺的现象十分严重。大多数地主都是靠功名和权势侵吞他人的田地发家。利用免税权吸引刁民投献,更是明末地主发家的常态。
  李植废除士绅的免税权,通过法庭法律让士绅无法剥削来投献田地的农民,对于士绅来说几乎就是废除了他们绝大多数经济来源。没有了经济来源,动辄几十人上百人的士绅家庭怎么生活?这是要他们的命。
  在原先的历史上,即便是鞑清入主中原,扬州三日嘉定三屠杀得人头滚滚,也不敢剥夺士绅的免税权。因为满清知道,如果他断了士绅的财路,士绅就会和他玩命,反清复明的旗帜会一下子chā遍大江南北。
  官绅一体纳粮的政策在雍正朝短短推行过几十年,到了乾隆朝便再次失效。
  实际上,明末士绅绝不是软弱可欺的角色。
  在原先未曾改变的历史上,崇祯十七年李自成大顺政权已经入京。开始时候天下士绅认为李自成一旦称帝,一定会开科举用文官,继续依赖士绅统治天下。那时候李自成政府开疆拓土几乎是传檄而定。只要李自成一封文书送到县衙内,一个县的士绅就开始效忠李自成,就立即加入大顺政权。
  然而等李自成进入京城,开始对明朝的官吏用刑,逼迫官吏jiāo出贪污赃款后,天下的士绅立即翻了脸。轰轰烈烈的南明政权就组织起来了。当时南明政权甚至提出“联虏平寇”,就是联合满清攻击李自成,放弃一切底线也要绞杀农民军。
  可见说明末的士绅没有骨气也是不对的,一旦触及了他们的利益,他们是竭力反抗的。
  淮安的士绅,就决定在最后关头拼死一搏,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利益。为了逃税权和因此衍生出来的种种利益,他们是豁出去了。此时城墙上不但站满了士绅们招募的民壮,更有不少士绅和子弟亲自上阵,在城墙上鼓舞士气。
  当然,在虎贲军面前,这种拼搏是可笑的。
  李植一声令下,一千多把狙击qiāng对准了北面城墙的城头。
  噼哩啪啦地qiāng声响起,城墙上顿时响起一片一片的惨叫声。横飞的血沫中,几百名守城民壮倒了下去。
  李植在望远镜看到一个头戴儒巾的举人额头中弹,一声不吭地往后一倒,便死了。平日里前呼后拥的大人物,在狙击qiāng面前也就是一发子弹就解决的事情。
  城墙上的乌合之众哪里见过这样的shè杀?一个个慌了神,全部躲进了垛墙后面。
  不过躲进垛墙也没有用,因为李植的大pào开始拆城墙了。
  两百门大pào对准淮安的北城墙中段,开始了狂轰滥zhà。铁质的实心pào弹像是暴雨一样砸在城砖上,很快就把那些城砖和城砖下面的夯土砸塌了。被砸碎的尘土像是液体一样往城墙脚下的护城河里倒,到后面竟把那两丈宽的护城河堵住了一半。
  只用了两个小时,大pào就在城北砸出一片长两百米的缺口出来。
  只要等李植的辎重队上来填埋这段缺口前面的护城河,李植的大军就可以攻入城中。
  然而就在李植的辎重队民壮推着手推车上来填埋泥土的时候,城墙上的乌合之众崩溃了。虽然士绅们这次确实舍得花银子,给足了民壮几两银子,但谁的命都不是几两银子就可以买下的。只听到轰的一声,北城墙上的守城民壮叫嚷着逃下了城墙。
  这一片混乱很快就传染到了其他的三面城墙,最后所有的民壮都撒足狂奔。他们躲入城中还担心被李植揪出来,在慌乱中打开了南城门,往城南城外逃去。
  富庶的淮安城顿时门户大开,赤luǒluǒ地陈列在虎贲军面前。
  虎贲军也懒得追杀那些逃命的民壮,而是迈着整齐的步伐进入了淮安城。士兵们穿戴着锃亮的半身甲,手持精良的步qiāng,脚踩结实的皮靴,一个排一个排地进入了淮安城。
  “津国公虎贲军奉诏南征,大兵所至,只执罪人不扰平民!”
  “出资赞助钱谦益组建江北二镇者,杀!”
  “组织民壮阻拦津国公入城者,杀!”
  “其余百姓商贾地主虎贲军秋毫不犯,各自安守家中,莫要出来惹事!”
  李植在亲卫的簇拥下,骑着御赐的踏风进入了淮安城。
  淮安城内颇为富庶,建筑鳞次栉比看上去十分繁华,惹得李植前后左右多看了几眼。
  钟峰骑行在李植身边,大声说道:“国公爷,这淮安府有人口百万,江北东西二镇躲在扬州不敢和我们jiāo战,一下子就把这百万人口送给了我们。”
  郑开成说道:“可是天子明令我们不许长期控制南直隶的土地。”
  钟峰冷哼了一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有办法对付天子。岂能放着这繁华富庶的淮安城空手而归?”


第0681章 周正豪
  周正豪是淮安城中有数的大地主。
  他是天启元年中的举人。中了举人之后周正豪也参加过四次会试,但是始终没有中进士,渐渐也就放弃了出仕做官的念想。但即便是这个举人身份,也让周正豪成为淮安服响当当的人物。
  平日里淮安府士人聚会吟诗念对,周正豪少不了要到场助兴。有时候没有官僚在场,举人身份的周正豪就会主持聚会。周正豪能说会道,虽然诗词做得不敢恭维,但十分善于看人下菜,因此在淮安府士林中颇有名气。
  淮安府上下说起文人,周正豪都是前面几个。即便是淮安府知府看到周正豪,也要对他礼遇三分,叫上一声周公。
  在士林中如鱼得水不仅是一件美事,更是有实际利益的。知府老爷高看周正豪一眼,周正豪就算是有了倚靠。淮安府府治在山阳县,山阳县县衙里的那些衙役,户房差吏一个个都是比猴子还精的人物,听说周正豪能在知府老爷面前“站得住能说话”,一个个都争先巴结周正豪。
  那些衙役差吏不但不征收周正豪的田赋,而且一遇到周正豪和别人起了官司,都毫不犹豫的偏袒周正豪。
  周正豪是极会做人的人,每次受到官吏的照顾,总免不了重重打点一番。一来二去,周正豪就成了衙役差吏人人乐于结jiāo的“周大善人”。
  这种形势,让周正豪的家势像是京营的“神龟火箭”一样往上窜。
  且不说那些通过各种官司抢夺而来的田地、商铺,就说投献土地一项,就让周正豪有了六千多亩良田。这些田地不仅有试图逃税的升斗小民主动投献,更有市井无赖带着争议田产投献周正豪,硬是把别人的田地变成周正豪的。
  后面这种投献,被称为“诡献”,是周正豪获得田产的重要来源。
  从天启元年中举人开始,周正豪的田产数量一年翻一番。因为周正豪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