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2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2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于要剿杀那些背后捅刀子的士绅了?”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钱谦益、张慎言之流勾结鞑清,在我大军北伐之时攻打我忻州,无耻至极。此等屑小不除,则天下人都以为我李植软弱可欺。”
  李兴道:“大哥一声令下,我便率四万虎贲南下讨伐钱谦益,张慎言,一定在南京生执钱、张。”
  洪承畴拱手说道:“国公爷在上,此番讨伐最好还是取得天子的认可。南直隶是留都南京所在,政治意义重大。国公爷若是不奏鸣天子便兴师南下,恐怕会让天下哗然。天子惊疑之下,会做出怎样的反应难以判断。”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好,洪参谋你草拟一份奏章,我抄写一遍上奏天子,请天子允许我们率军南征。”
  钟峰摸着下巴问道:“若是天子不允许呢?”
  李植沉默了一会,才说道:“若是天子不同意,我们就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打到苏州去把钱谦益抓出来。”
  ……
  正月初七,紫禁城皇极殿内正在举办早朝。
  “臣兵科给事中龚鼎孳有话说!”
  “说!”
  龚鼎孳一抖长袖,站出来大声说道:“臣以为,万万不可准许李植攻打江北二镇。”
  朱由检淡淡说道:“江北二镇在津国公北伐之时攻打忻州,朕连发三道圣旨让其退兵,张慎言充耳不闻。江北二镇从忻州退兵后,朕又发圣旨让钱谦益、张慎言入京,二人置若罔闻。如此行为若不讨伐,天下还有规矩?”
  龚鼎孳大声说道:“天子谬矣!”
  龚鼎孳拱手说道:“此前李植不顾圣旨,非法强占山东一省,在山东血腥屠杀士人,天下震惊。李植在山东的种种行为,实为造反。然而圣上不能决断,迟迟没有发兵镇压李植,所以才有江南士子筹建江北军之事。”
  听龚鼎孳言辞之间对自己极不尊敬,朱由检皱紧了眉头。然而这龚鼎孳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人微言轻的给事中,实际上却是东林党的干将。即便朱由检对他的言论十分不满,但还真不敢把他拉出去打廷杖。
  否则东林党要一下子群起发难。
  龚鼎孳侃侃而谈:“江北军的组建,实际上就是为天子不敢为之事,急天子不敢急之情,对付名为良将实为反贼的津国公李植。”
  “正因为如此,所以在李植北伐,山东空虚之时,江北二镇才会毅然北上。奈何李植计谋狡猾,一战打死了江北镇几千pào兵,导致江北军无法攻入天津。”
  “一言以概之,江北镇不但不是反乱的罪军,反而是镇压乱贼李植的义军。此时李植要攻打江北义军,圣上万万不能让李植成行。”
  明末的文官素来嚣张,指着皇帝鼻子骂的情况数不胜数。而此时东林党把控朝廷,又在事关江北军存亡的危急关头,所以说话也十分尖锐。他们直接把李植骂为反贼,一点余地也不留。
  朱由检听到这里,皱紧了眉头。
  李植刚刚讨灭满清,在朱由检心里已经是开疆拓土,能够协助自己中兴大明的良将。听到龚鼎孳把李植骂为反贼,朱由检十分不喜。
  不过朝廷上并不是每个官员都是东林党,刑部侍郎张光航站了出来,大声说道:“臣张光航有话说!”
  “说!”
  “龚鼎孳口舌如剑,污蔑津国公为反贼,当真是荒唐至极。若不是津国公南征北讨,南灭献贼北屠鞑清,我大明的处境恐怕要比今天糟糕许多。如果不是津国公,往轻的地方说,恐怕京畿已经被鞑子劫掠数遍,湖广四川恐怕已经一团糜烂。”
  “往重的说,说津国公支撑着我大明的江山社稷也不为过。”
  “如此救国良将龚鼎孳污为反贼,恐怕要让天下的忠臣义士心寒!”
  听到张光航的仗义执言,朱由检抚了抚胡须,微微地点了点头。张光航算是说出了朱由检的心声。
  然而在对待李植的问题上,东林党和亲近东林党的官员们却是一步也不准备让。李植要夺去士绅的免税特权,这是要士绅的命。龚鼎孳指着张光航说道:“张光航,李植杀吴甡时候你是帮凶!我们不会放过你!”
  “放肆!”
  朱由检终于对龚鼎孳忍无可忍,大声喝道:“龚鼎孳,你如此大放厥词,可知君臣lún常?”
  龚鼎孳见朱由检发怒了,不敢再说,拱手退了下去。
  朱由检冷冷看着龚鼎孳,深吸了一口气,才最终决定不捅东林党这个马蜂窝。
  然而东林党干将无数,又岂是龚鼎孳一个?十个考中进士的读书人,九个半都是反对李植的。除非朱由检停止科举取士的大明祖宗法度,否则东林党的后续力量可以说是绵绵不绝。
  “臣文渊阁大学士王铎有话说!”
  内阁首辅王铎亲自上阵了。
  “说!”
  “李植狼子野心,所图非小。前日杀吴甡,昨日杀周延儒,今日又试图发兵攻打江南屠戮南方士子。李植所愿,无非是以蛮力封堵世人悠悠之口,以蛮力和天下士绅对抗,以蛮力杀光阻止他前进的士子。”
  “今日天子若允许他发兵江南,则李植打败江北二镇后,必定在江南制造血腥屠杀。李植狼子野心,我等朝廷命官绝不能让他成行。”
  张光航大声说道:“张慎言,钱谦益之流勾结满清,南北夹击津国公。此等屑小勾结鞑虏,岂能不杀?”
  王铎冷哼了一声,说道:“恐怕李植要杀的不止是张、钱二人吧。以李植的作风,恐怕出资赞助江北二镇的江南士绅,李植一个都不会放过!”
  听到王铎的话,朝堂上一时安静下来。李植的血腥手段众人都是见识过的,让他的大兵控制了南直隶,南直隶出资和他作对的士绅恐怕一个都逃不了。
  众人齐齐看向了天子,看天子如何决断。
  朱由检用手指敲着龙椅,许久都没有说话。
  阁老范景文见朱由检的脸色不对,跳了出来,大声说道:“圣上三思,恐怕李植不但会屠杀士人,更会在南直隶赖着不走,把南直隶变成第二个山东。南直隶是我大明的留都,岂能让李植占领?”
  朱由检想了想,淡淡说道:“朕不会让李植占了南直隶。”
  “传朕的圣旨,定钱谦益、张慎言数人为反贼!允许李植讨伐江北二镇,整肃南直隶秩序。但严令李植,让他处理完江北二镇的事情后必须撤出南直隶!”
  听到朱由检的决定,朝堂上的文官们顿时zhà了锅。
  “圣上!”
  “圣上,此言大大不妥!”
  “圣上!臣有话说!”
  看到一个个跳出来的文官们,朱由检叹了口气。
  “朕累了,退朝!”


第0679章 决定
  正月十一,李植站在训练场上观看一万六千神qiāng手部队训练。
  训练场上时不时响起噼哩啪啦的shè击声,四百米外的人形靶子纷纷中弹,被打得木屑纷飞。
  随着瞄准镜工坊不断生产出瞄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