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2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2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他较小的田庄主收益就更低了。
  众人站在船甲板上,若有所思,一时没人说话。
  突然有人大叫了一声:“管他那么多,莫说有二百四十两,就是有一百二十两地租,也比我在纺织工厂做工人多几倍了。这抛荒的田地要是开垦出来,找到了耕地的佃农,我就辞了工厂的活计去辽东做地主!”
  众人听到这话,哈哈大笑,一个个都开心起来。
  辽东的田地虽然收成低,但架不住这次分下来的田亩数量实在是太巨大。再薄的地租,也能带来巨大的收入。
  齐工继笑了笑,看了看顾老二。
  顾老二笑道:“我家分了三百二十亩田地,按齐兄的算法,一年能得一百四十两地租。”
  “这也比我如今的收入高多了。这地租比我现在的月钱足足翻了一倍的收入!”
  齐工继哈哈大笑:“那就恭喜顾老弟小康了!”


第0675章 黑土地
  数千辽人站在广宁卫南边的码头边,在寒冷的北风中呆呆站立了好久,没有一个人说话。
  这是第一批回到辽东的辽人。当初关宁军放弃辽西,六十万辽人逃入山海关,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幸好被李植接纳。这一年多六十万辽人全部在天津和山东开荒,本来这些辽人是准备开出新田后就在关内定居的,然而李植却在这时候光复了辽东。
  辽东光复,辽人自然就要回归故土。所以李植开始组建组织辽人北上。
  这三千从广宁卫海边下船的辽人,是第一批回辽东的辽人。
  许久,走在前列的一个老头突然把拐杖一扔,嚎啕大哭起来。
  那哭声像是有感染力一样,刹那间就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鸣。数千人一个接一个,站在码头前的黑土地上大哭起来。
  “回家了!”
  “我们真的回家了!”
  一个中年汉子哭得涕泪横流,他抓起一把黑土地上的土壤,像是宝贝一样搓弄它。然后他让黑土顺着两手之间的缝隙落在地面上。
  “我们辽人再不是无根的树木,无土的浮萍!”
  “我们回辽东了!”
  “我们回辽东了!”
  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跪在地上,泪流满面,朝天津的方向不停地磕头。
  “二十五年了,我逃出辽东时候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那一年我爹被鞑子杀了,我娘在路上哭死了,我二弟病死在锦州,只有我一路逃到宁远!”
  “爹!娘!二弟!托津国公的福,我又回辽东了!我以后去把你们的尸骨找到,也埋在辽东。”
  哭了好久,三千人才从地上爬起来。他们擦干了眼泪,渐渐聚到了带队的辽东水利局局长靖一善身边。
  “靖局长,我们这三千人第一批来辽东,是要分田给我们么?”
  靖一善清了清嗓子,抬起下巴扫视了一眼这些苦哈哈的辽民们,充满傲气地说道:“我靖一善带你们三千人来辽东,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咳嗽了一声,靖一善说道:“实际上,国公爷给你们两个选择。”
  “辽东镇,现在叫辽东省,这边田地很多,你们的第一个选择,是直接利用去年开垦水利得到的功勋分分田。你们在天津和山东干了一年的开垦,大概每个壮丁能分二十亩旱田。不过你们也知道,辽东这里气候寒冷,种二十亩小麦一年也只能混个温饱。”
  靖一善在人群中间侃侃而谈,后面的辽民却听不清他的话,急得抓耳挠腮。好在辽民经历过无数血腥苦难,素来团结。不少站在前面的人主动把靖一善的话传到后面,才让后排的人知道靖一善的意思。
  靖一善咳嗽了一声,扫视全场,说道:“国公爷为了鼓励开垦,定下规矩:旱田头三年免赋,第三年起田赋每亩三升。”
  众人对视了一眼,暗道这第一个选择虽然只能混个温饱,可也比从前的日子好多了。
  从前无论是在辽东镇还是在辽西种“军屯田”,每亩地都要jiāo纳一斗二升的屯田子粒给官家,更时常要被卑鄙军官拉去照顾军官的私田。一个壮劳力种二十亩田已经是极限,扣掉屯田子粒所剩更是可怜,加上被军官拉去干活耽误自家的农时,最后收获的麦子往往都无法养活家人。
  而且对于最可怜的辽东逃民来说,辽西军官那最后征收的屯田子粒往往不止一斗二升。
  国公爷素来厚待子民。辽民们只为国公爷干了一年的开荒,就能分二十亩辽东旱田,只收三升田赋,这当真是大仁大德。而且国公治下法律森严,绝不会有官员欺辱百姓的情况。有了这二十亩旱田,回到故土的辽民就一个个全成为自耕农了。这比起以前农奴一样的军户好太多。
  有这二十亩旱田做自耕农,两口之家可以养活老人小孩。
  有人当场就冲动起来,就要选这“第一个选择”。
  领头的老人倒是老练些。他柱了柱拐杖,大声地问道:“靖局长,这第二个选择呢?”
  靖一善看了看这个老头,笑了一声,说道:“第二个选择,就是继续为国公爷开荒。再干四年,这四年每人每月给月钱一两五钱,包一日三餐,还有天津渔民捕获的新鲜鱼ròu补充营养。四年后,每人分旱田一百亩。”
  听到靖一善的话,众人吸了一口凉气。这第二个选择,实在是太诱人了。
  且不说那一百亩田地,就说这一两五钱月钱,一日三餐有鱼ròu的待遇,就比自己种二十亩田划算。种二十亩旱田,一年未必能赚得到十八两银子和一日三餐呢,更别提带鱼荤的三餐。
  再加上干四年后可以分得一百亩旱田,这买卖怎么看怎么划算。
  靖一善笑了笑,说道:“之所以让你们干满四年积下一百亩旱田,是因为用国公爷的机械,你们一个壮劳力照顾一百亩旱田没有问题。到时候你们一百亩田收六、七十石米面,一个个都要发了!”
  辽民们这才明白国公爷的良苦用心。
  一个中年人却心思缜密些,想了想问道:“靖局长,我们便是不花一分钱存四年月钱,也买不起国公爷的农业机械啊。”
  靖一善为人冷淡倨傲,听到这中年人的话有些不耐烦,冷冷说道:“买不起可以贷款,你以为津齐银行是白建的?”
  ……
  十二月二十三,津齐银行范家庄第三支行中,人头涌动人声鼎沸。
  时不时有人走进银行来,然后一看那支行里面人满为患的架势,就摇头走了出去。
  “不行,今天太多人,再等几天。”
  津齐银行开业以来,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在津齐银行中存钱比窖藏白银更安全,而且还有利息拿,很快就吸收了大量的公众存款。津齐银行这半年来发展极快,几乎是每五天就开出一家支行,在天津和山东不断扩大经营。
  当然,今天津齐银行里面出现这么庞大的人流,不是来存钱的,而是来办贷款的。
  三天前,第一批范家庄“功勋老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