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2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如今竟做到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总兵位置上。
  他朝李植磕了一个头,大声说道:“国公厚恩,臣百死不辞!”
  李植看着激动的韩金信,笑道:“大使和发妻有相濡以沫之情,我也不勉强大使再续弦。只是如今大使已经是总兵,不可后继无人,诚宜在子侄中选取合适人物收为养子,以继家门。否则到时候荫一子为锦衣卫官员,大使却没有子嗣。”
  韩金信磕头说道:“国公关怀,臣备感荣幸!”
  擦了擦眼泪,韩金信退到了臣属队列中。
  巡抚和总兵都封完了,正殿里已经是一片喜气洋洋。其他的官僚们见大员们瓜分了要职,暗道接下来该轮到他们了,一个个充满期待地看着李植。
  接下去是知府和副将的授予。
  ……
  ……
  顾老二站在“镇辽号”的首层甲板上,看着那浓烟滚滚的轮船烟囱,脸色惨白。
  脸色惨白是因为晕船吐的,实际上顾老二这几天心情十分的激动。
  他已经拿到了在辽东省的田庄图册,这便去辽东接受自己这次凭借“功勋分”分到的田庄。


第0674章 地主
  辽东省地方千里,且不说未来开垦出来的新田,即便是现有的易于灌溉的土地,也是数量巨大。
  后金攻占辽东之前,辽东人口可观。李植接触的天津的民间人士一般认为辽东原有一百多万人,这个数字是比较可信的。
  当然,明代没有做过人口普查,具体的数字无人知晓。《明史》《张慎言传》中说后金攻陷辽东后,“辽人转徙入关者不下百万”。这样的迁徙数量加上被后金鞑子屠杀的,合起来算原有辽人大概就是一百多万。
  但也有认为人口更多的,《条陈要务疏》《明经世文编》中说辽东逃亡人口“至二百余万”。如果采信这个数字,则辽东原有人口估计在两、三百万左右。
  但不管哪个数字,都证明辽东拥有大量抛荒的熟田。这些田地稍经打理,就能变成富饶的旱田。
  如今辽东省这些抛荒的旱田,全部分给了李植麾下的各色人员。
  这些田地的分配是以功勋分为标准。跟随李植做事时间越长,功勋分越高。从事的事情贡献越大,功勋分越高。比如如果是崇祯八年就加入李植的家丁队,一直随虎贲军征战,那功勋分就高了去了。如果是崇祯八年就到范家庄来做小买卖,功勋分就低得多。
  功勋分越高,分得的田地就越多。顾老二这次凭借功勋分得到了三百二十亩抛荒旱田。这数字说起来有些吓人。
  顾老二也是被这个数字吓到了。三百二十亩旱田啊,一年得收多少地租?顾老二这一下就要翻身做大地主了?这当真是大事情。所以顾老二得到消息后立即动身往辽东去,要实地看一看自己分得的旱田田庄。
  好在现在天津到锦州之间已经开通了轮船,每天两班。从天津到锦州一千里海路,轮船一昼一夜就能开到,十分方便。
  顾老二站在轮船甲板上的栏杆边,看到一个身穿茧绸开襟袄的中年人正和身边两个人在那里议论:“国公夫人这番顺利为国公生下一子,当真是可喜可贺!”
  “如此一来,国公便有二子二女了。”
  “可惜不是儿子,否则国公便有三子。”
  “便是女儿也是大喜事。”
  “前天范家庄官厅面前放烟花庆祝这事,齐兄去看了没有?”
  顾老二定睛把那个中年人认真看了看,却发现自己分明认得这个中年人。这中年人叫齐工继,是崇祯八年和顾老二一批进入纺织工厂的工人。齐工继比顾老二机灵得多,后来顾老二始终是一个普通工人,齐工继却一路高升,据说已经做到了总监。
  这齐工继这个时候感到辽东省去,不消说,肯定也是去查看分得的田庄的。
  顾老二上去拱手朝齐工继一礼,说道:“齐兄多年未见,我是和你一起进入纺织工厂的顾老二啊!”
  那齐工继愣了愣,打量了顾老二一番,把顾老二认出来了。二人以前经常一起在食堂吃饭,当真是老相识了,几句话就重新熟络起来。
  “齐兄这次分得多少田地?”
  “五百四十亩!”
  顾老二砸了砸舌头,说道:“那齐兄这五百多亩土地一年要赚取多少地租?”
  齐工继笑了笑,说道:“确实可观!”
  顾老二说道:“按一亩田产八斗麦子,五成地租计算,这就……”顾老二仔细算了算,过了一会说道:“这一年就是五百多两银子的地租啊!”
  齐工继笑了笑,说道:“没有那么多的。”
  齐工继用右手食指在左手手掌上画了画,说道:“首先,辽东天气寒冷,种的是春小麦。我听在天津居住的辽人老农说过,这春小麦产量颇低,平均一年只有七斗的收成。”
  辽东的大开发还没有开始,船上的船客除了少数去辽东当差的官吏,其他的几乎都是去看分配的田庄的。众人听到齐工继的话,觉得他十分懂行,便都围了过来,听齐工继算账。
  齐工继看了看周围聚过来的船客,笑道:“而且这七斗麦子里面还没算种子,这种子,还要占用一斗五升,算下来只有五斗五升的收益。”
  “五百四十亩旱田五斗五升产量,只能收……”齐工继算不过来,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小算盘,噼哩啪啦地打了几下,说道:“只能收三百石麦子。五成地租的话,便是一百五十石的地租。”
  众人听到齐工继说能收一百五十石地租,还是十分高兴。这行家算账靠谱,五百四十亩能算出一百五十石地租,那自家的田庄也能收地租不少。
  然而众人还没高兴一秒钟,却听到齐工继大声说道:“不过!”
  齐工继拨划了几下算盘,说道:“不过春小麦磨出来的米面苦涩难吃,一石只能卖二两银子。这一百五十石地租,只相当三百两银子。”
  众人听齐工继这么一算,都吸了口气,感觉到手的银子少了不少。
  然而齐工继又大声说道:“而且!”
  众人心里一个咯噔,齐齐看向齐工继。
  “而且这辽东旱田产量这么低,如果佃农每人种二十亩旱田,再jiāo五成地租的话要饿死。所以如果诸位想收五成地租,就要为每四名佃农准备好四头耕牛,购买国公爷的条播机,收割机等机械,让每名佃农们可以耕作一百亩田地。”
  “四头耕牛作价一百两,各式机械作价二百两,合计作价三百两,能用十年。有了这些机械,四名佃农可耕作四百亩田地。这一组农械每年折价三十两,我五百四十亩田地要配两组,每年折价六十两。这样算下来,我能入账的年收益只有二百四十两。”
  众人听到齐工继算的账,一个个急得抓耳挠腮。原来这账仔细算下来,比原先预想的少不少。齐工继是大户,五百四十亩田地都只能入账二百四十两地租。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