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1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1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天,就敢来抓我?”
  崔昌武面无表情地说道:“不从二将军抓起,何人会服我崔昌我。新官上任三把火,我这是第一把火!”
  李兴恼羞成怒,指着崔昌武骂道:“崔昌武!你好大的胆子,把火烧到我头上!这天津是我李家的!”
  崔昌武笑道:“得罪了!”
  他转身朝监察员说道:“天津总兵李兴公务时间打猎,狎妓,斗狗,范家庄官厅中的公文全部违规jiāo给属下处理,玩忽职守罪证据确凿,该打二十大板!罚俸半年!”
  “拿下!”
  十个监察员冲了上去,一把将李兴反扣了起来。几个监察员快速给李兴穿好了衣服,便把他往楼下押了下去。
  李兴愤怒地从监察员的手上挣脱开来,自己往楼下走去。
  妓院的老板娘吓得不知所措,一个是天津的二将军,一个是李植的小舅子,哪个都是他不敢得罪的大人物。他小跑着跟着被扣着的李兴跑下了楼,惊疑不定地跟到了妓院门口。
  妓院门口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看到崔昌武押着李兴走出来,围观的百姓们顿时发出一片惊呼声。
  “神了!小舅子抓小叔子了!”
  “第一把火就烧在二将军头上,这下子纪检组要抖威风了!”
  “天津的官员已经算是很清廉的了,还抓得这么紧啊!”
  李兴被监察员围着走在道路上,发现路上看热闹的百姓越来越多,羞得满脸通红。自从跟随李植当官以来,他还没尝过这样的羞辱。
  李兴转头看了看崔昌武,大声骂道:“崔昌武,这个仇我记下了,你以后别被我抓到把柄!我把你往死里整!”
  崔昌武笑道:“我听国公爷说二将军连巡抚都不愿意当,每天只忙打猎狎妓,这样下去能抓到崔昌武的把柄?崔昌武一心在仕途上前进,官越做越大。二将军忙着玩乐,官越做越小,过几年二将军恐怕已经不是崔昌武的对手了。”
  李兴怒火中烧地骂道:“当!谁说我不当巡抚!就为了抓住你的把柄,我也要当巡抚!而且是天津的巡抚!每天在天津盯着你!”


第0672章 巡抚
  津国公府的后院中,李植一走进厅房中,就看到崔合双手合十紧紧放在胸口前面。她看着《天津日报》上面的报道,神情十分紧张。
  李植扫了扫崔合前面的那张报纸,发现崔合看的是《新任纪检组总长大杀八方,杖打天津总兵》。
  崔昌武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上任短短十五天,已经把前任总长积累了几年不敢办的案子全部办了。不但在翠玉楼当场抓住玩忽职守的李兴,还处理了一名虐待士兵的团长,五名徇私舞弊的法庭庭长,三名放任商贾逃税的税务局局长,以及违规招收了一名亲戚子弟的范家庄中学校长。
  其他的小人物,数不胜数。
  甚至连管水利的靖一善都被处理了。那靖一善在山东胶州因为水库拆迁的事情和当地的群众起了争执,一怒之下就撤掉了胶州的全部水利工程规划。结果这事情被崔昌武抓住了,降了靖一善二阶官职,罚了靖一善一年的俸禄。
  崔昌武雷厉风行,连李兴都敢罚,其他挨了罚的小官被罚了一声不都敢吭。短短十五天,天津和山东的官场顿时一振,人人都谈崔色变。
  李植对崔昌武的表现十分满意。
  不过崔合却十分为弟弟担忧。
  自古以来,担任纪律检查工作的官吏就被称为酷吏,从来都是得罪人的事情。在任上抓人拿人的时候当然威风,人人怕你。但这种和官吏集体为敌的工作,其实风险很大的。一旦你失势,或者给人抓了一丁点把柄,就很有可能遭到官吏的集体反扑。
  比如武则天时期的四大酷吏,来俊臣,周兴之类的,最后什么下场?还不是一个个被处死。
  至于大明的言官,那都是看人下菜的。这些言官往往投靠党派,一年只攻讦一、两个人,而且攻击的往往是敌对党派中的人。如果遭到对方的反扑,也往往有自己党派大佬的全力保护。在大明,言官最后完全沦为党争的工具,没人为了公平正义发难。
  崔昌武的上一任总长也知道明哲保身,掌握了大量的违纪现象证据,却不处理。真正像崔昌武这样完全为了公平正义,为了廉政道德大杀八方的,几乎没有。
  崔昌武除了李植的支持,一无所有。他虽然是李欢的舅舅,但这个身份真正要起作用必须等到李欢上台,或者至少要等到李欢chéng rén能够影响李植的决策。
  目前的崔昌武,其实是非常脆弱的,崔合害怕弟弟会像武则天的酷吏一样,最后落个悲催的下场。
  李植走到崔合面前,摸了摸崔合的脑袋,笑道:“为你弟弟担心了?”
  崔合把头一低,没有说话。
  崔合有些生气李植让自己的弟弟来干这个事,开始不搭理李植。
  李植笑了笑,说道:“崔合不怕,无论崔昌武得罪多少人,我会一直支持崔昌武,直到崔昌武干完这三年任期去做巡抚!”
  崔合嘴巴一瘪,说道:“就算当了巡抚,他得罪的人还是会记恨他啊。万一以后有人栽赃陷害他,给他下套,怎么办?”
  李植想了想,说道:“崔昌武出来做纪检工作,是立了功的。以后即便是犯了一些错误,我也不会处理他。这样一来就算有人给他下套,也不会轻易扳倒他。”
  崔合瘪着嘴低着头,默然不语。
  李植笑道:“崔合你要放心,为夫绝对不是那些利用完臣下就抛弃的领导。纪律检查的工作我会常抓不懈。崔昌武只是树立一个纪检总长的榜样,他不但不会被反攻倒算,还会因此步步高升。他这个榜样竖立起来了,后面继任的总长就敢站出来得罪人!”
  “如果实在没有人敢干这个事情,你夫君我就亲自下场做这个事情。”
  “我会时刻重视纪检工作的到位,保证我治下的官场高效公平,造福百姓。”
  崔合听到李植这么说,脸上缓和了一些。
  “要是我弟弟崔昌武被人害了,我就再也不搭理你了!”
  李植捏了捏崔合的脸蛋,说道:“放心,小娘子大人!”
  ……
  十一月二十,李植坐在津国公府正殿高高的平台上,看着站在下面的臣属。
  这个正殿规模宏大规制很高,是举行礼仪活动的场所,一般很少使用。今天李植将在这里任命巡抚和总兵之类的高官,所以才使用了这个正殿。
  高台的前面,李植麾下的文武官员各列左右,一个个都戴着梁冠,穿着冠服——李植在历次战争后的报功中都为下属列名,所以李植的下属一个个都有武官官身,从二品的都督佥事到七品的总旗、小旗都有。
  当然此时在正殿里行礼的都是四品以上的官员,所以一个个穿着大红色的冠服。
  李植看了看正襟肃立的下属们,觉得下属们都有些紧张。毕竟李植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