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1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得了这么多官位,听说国公爷有意让二将军担任权威最重的山东巡抚啊!”
  李兴听到这话,无趣地打了个哈欠,仿佛一个字也懒得提这事。
  蒋充愣了愣,不再多问,只跟着李兴往前骑。
  往前骑了一百米,李兴才无趣地说道:“我是真不想当这什么破官了,这事情也太多了。还山东巡抚,范家庄巡抚我都不想做了。大哥让我坐镇范家庄,我已经忙得精疲力尽了。”
  “以前我有干劲的时候,每天早上七点钟出门,忙到晚上九点钟回家,一天干十四个小时活。如今我是真的没什么干劲了,懒得花那么多时间处理公务,都让手下人去干了。如今我们天津已经够强大了,我找不到当初那种危机四伏的紧迫感了。”
  “就算我大哥和我什么都不干,按如今天津的发展势头,我们在天津的统治也没人能撼动。就算偷点懒出来打打猎,又能怎样?”
  “所以大哥这次争来的官职,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宁愿范家庄也不要让我管,我就带选锋师就好。选锋师训练我一天花半天时间管管,剩下半天我可以四处溜达,过个逍遥日子。”
  蒋充听到李兴的话,笑了笑。
  津国公李植胸怀大志,但他的弟弟李兴却没那么大志向。对于李兴来说,在大哥的天津做一个悠闲的二将军才是最理想的事情。外界纷纷猜测的李兴这次要升官,其实李兴本人对升官一点兴趣没有。
  李兴又说道:“而且大哥这监督制度建得也太严密了。我手下一个范家庄区长因为公款招待正式宾客时候叫来两个亲戚作陪,就被大哥的纪检组约谈了。你说这官当得有什么意思?除了自己的月钱,公家的钱是一分都不能花。”
  蒋充笑道:“可即便如此,还是很多人削尖脑袋想当官。”
  李兴啐道:“那些人有官瘾,和一般人不一样。”
  蒋充沉吟不语,不再多说。
  李兴看了看蒋充,突然笑道:“听说翠玉楼高价买来了一个京城的头牌,长得惊艳绝lún,弹一手古筝弹得美轮美奂。我们去听听?”
  蒋充笑道:“二将军又逛窑子,不怕家中夫人发怒?”
  李兴啐了一口,骂道:“那婆娘,生了两个儿子以后就愈发托大,一副功臣模样,我已经一个月没搭理她了。不管她,我们去翠玉楼!”
  李兴转了转眼睛,又说道:“实话跟你说吧,那头牌我已经见了三次,她对我好像也有意思。若是今天去见她顺利,我就要做她的入幕之宾了!”
  蒋充笑了笑,赞道:“二将军当真是风流人物也!”


第0671章 二十大板
  津国公府中,崔昌武看了看低头喝茶的李植,却不知道李植找自己来做什么。
  自己前几天刚和姐姐崔合说要弃官,国公爷亲自来和自己谈话,莫非是要留用自己?
  那父亲崔文定的官位,可能就讨不到了。
  李植喝了一口茶,说道:“我听韩金信说,外面现在都传老丈人崔文定要当巡抚?”
  崔昌武脸上一滞,赶紧说道:“那是外面的无聊之人乱传,还请国公明鉴!”
  李植笑了笑:“无风不起浪,我听人说崔文定数次在人前说他要当官了,这才有了巡抚的谣言。”
  崔昌武低头看着鞋面,不敢说话。
  李植放下茶杯,淡淡说道:“崔文定这么想当官,上来就开口要做银行总行行长,是不是有些狮子大开口?”李植看了看崔昌武的表情,笑道:“要按照我的脾气,本来是不可能给官给他做的。不过如今闹到你崔昌武弃官换老丈人出来做官,本公也不得不照顾一二。”
  “便让崔文定做个银行支行行长吧。”
  崔昌武听到这话,心里一个咯噔。想不到自己放弃大使的职位,只换来崔文定一个支行行长。
  一个支行三十几个人,一个支行行长也就是一个工厂经理的权势,和幕府大使的职位比起来差远了。
  崔昌武叹了口气,拱手朝李植一礼,说道:“多谢国公爷安排。”
  李植看了看崔昌武,笑道:“崔昌武,你真的弃官了?”
  崔昌武拱手说道:“崔家不能太多人当官,否则看着扎眼。”
  李植笑了笑,说道:“我这里有个没人愿当的官,别人都怕这官太得罪人,我看你来当合适!”
  崔昌武愣了愣,看着李植。
  李植说道:“以前我设置了纪检组的机构。但这些时间看下来,没有一个大人物坐镇的话,纪检组根本不敢查大官,只敢在小官身上小打小闹。你是我的妻弟,李欢的亲舅舅,有威慑力。你既然不想继续帮助我处理文书,就调到纪检组去做总长吧。”
  “倒不是我给你升官。这个位置做得不好,很遭人恨,不知道得罪多少人,从此就被所有的官盯上了。”
  崔昌武听到李植的话,一时有些犹豫。他毕竟是李欢的舅舅,就算现在不当官,以后的仕途也还是光明的,真没有必要去趟纪检组这一摊浑水。
  李植见崔昌武犹豫,又说道:“但是做得好,也是积累威望的好地方。如今我们的事业蒸蒸日上,日子已经很好过了,很多人懈怠,甚至出现了一定的堕落。只有用最铁血的纪律约束这些官员,我们这个体系才能继续往前走!”
  “三年后,若是你做得好,我便调你到一省做巡抚。”
  崔昌武愣了愣,终究被李植许的愿吸引了。
  一咬牙,崔昌武说道:“好,姐夫,我干了!”
  ……
  十一月初九,天津卫城中骑出二十骑快马。六十名纪检组的纪律监察员一身劲装,跟随一马当先的崔昌武往范家庄疾驰而去。六十一匹快马从范家庄东门进入了范家庄城内,直接往城西翠玉楼行去,只用了一刻钟就包围了翠玉楼。
  翠玉楼是范家庄最高档的妓院,里面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在偷腥。崔昌武这一包围,楼内顿时一片鸡飞狗跳。
  一名虎贲军营长狼狈地从美艳娼妓的床上爬起来,骂道:“小舅子当纪检组总长,就是不一样,连嫖娼都要管。”
  一名纺织工厂总监正在和着一名美妓吹牛,却突然被纪检组的监察员破门而入,吓得面无人色。
  顶楼的李兴正搂着翠玉楼的头牌弹琴,突然听到楼下的喧闹。李兴正在疑惑,妓院的老板娘冲了进来:“二将军,快随我躲到柴房去,国公爷的小舅子来抓你了!”
  李兴冷哼了一声:“崔昌武是什么角色?几天前还是一个幕府大使而已,他敢抓我?”
  老板娘慌张说道:“这些监察员是佩刀来的,来势汹汹,我的小厮只能拦住他几分钟……”
  那老板娘话音未落,崔昌武已经带着十名监察员冲上了顶楼。在妓院老板娘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崔昌武带着监察员走到了李兴的房间里。
  李兴身上只穿着一件中衣,怒瞪着崔昌武:“崔昌武,你上任纪检组总长才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