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1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崔文定想了想,语重心长地说道:“合儿你想想,以后李植老了死了,我外孙李欢继承爵位,那他四目望去,那些占据高位的都是什么人?或者是和他毫无瓜葛的功勋元老,或者是和他不甚亲的远房亲戚!”
  “这些人都是李植的功勋元老,在李植面前说话都直来直去的。现在李植威望如日中天,这些远房亲戚又是李植一手提拔,自然忠诚。但到了李欢的时代,到时候李欢子承父业继承津国公爵位,这些元老功勋还会听李欢的?”
  “到时候李欢没有强有力的亲族支撑,说不定这些巡抚、总兵都要各自割据,最后说不好全拜在朝廷脚下,最后都听天子的了。”
  “李植靠舅家,如今都传李植要提拔他舅舅郑元做巡抚。李欢以后靠什么?没有我崔家人的帮助,他能镇得住这些远房亲戚?”
  “李植和士绅是死敌,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如果李欢身边没有强有力的亲族辅助,李植死后李欢能承受得住士绅的反扑?只有让李植的舅家,也就是我们崔家的人占据高位,李欢才压得住一镇四省的大小官吏,坐稳这个津国公位置,顶得住士绅的反扑!”
  “合儿,你不为爹爹着想,也要为你儿子女儿的未来着想。”
  “这银行系统极为重要。若是我们崔家人能掌握银行系统,以后李欢就有了一个助力。爹爹四十五岁了还要出来做事,不只为了崔家,也是为了李家啊!”
  听到崔文定的话,崔合有些低头咬唇想着,没有说话。
  崔文定见自己的话崔合已经听进去了,不再多说。他一声不吭地在崔合屋里又坐了几分钟,就一甩手走了。
  崔合却因为崔文定的话,失了好久的神,拿不定主意。
  崔合郁郁寡欢地想了一天,却在第二天又迎来了弟弟崔昌武。
  崔合一看到崔昌武,就无奈地说道:“二弟,你也是来讨官的么?”
  崔昌武站在崔合前面,恭敬地朝姐姐做了一揖,说道:“姐姐,我不是来讨官的,我是来弃官的。”
  崔合愣了愣,问道:“如今你姐夫得了一镇四省的文官任命权,全天津的人都在抢官,你为何要弃官?”
  崔昌武说道:“我听说爹爹想做银行总行长,逼迫姐姐甚急。”
  “姐夫虽然爱护姐姐,但对于姐夫来说,我们崔家毕竟只是妻家,没有重用的道理。姐夫让我做幕府一厅的大使,已经是十分重用了。如今爹爹想出来做官,我如果又霸着幕府的职位,姐夫一定会觉得我们崔家人得陇望蜀。”
  崔昌武说道:“若是让姐夫厌恶我崔家人,甚至因此对姐姐不满,那就大大地不划算了!万一姐夫有了其他女人,甚至生下子女,那以后我外甥李欢的地位都会受冲击。”
  崔合也知道父亲崔文定想做官。但崔合担心李植会不高兴,所以迟迟没有和李植说这件事。
  李植待崔合十分好,崔合害怕自己会一不小心就打碎李植对自己的喜爱。如果李植厌恶自己,开始娶妾室,自己一年比一年老去,恐怕就再也得不到李植的宠爱了。
  崔合见崔昌武这么懂事,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崔昌武说道:“所以既然爹爹执意要做官,我便退出去,这样我们崔家人不至于太扎眼,姐夫也不会因此对我们崔家人厌恶。”
  听到崔昌武的话,崔合忍不住眼睛红了。她揉了揉眼睛,说道:“二弟,我们崔家就是你最懂事。等你外甥李欢长大一些以后,他一定会和你姐夫说,会重用你的。”


第0670章 分官
  范家庄最大的酒楼聚贤楼上,一个书生打扮的人举着酒杯,在一桌同僚的簇拥下高谈阔论。
  “不瞒诸位,学生在范家庄一中念了两年书,结识了不少过来补修公德课的官吏。别的不说,这消息是灵通的!”
  “我听一个手眼通天的大官说的,这一次,错不了了!国公爷的弟弟李兴要上任山东巡抚,帮国公爷管理人口千万的大省山东,牧守一方!”
  桌上的其他同僚都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一个书生说道:“山东虽然只是国公爷治下的一省,但人口占了国公爷领地的绝大多数,想来还是jiāo给弟弟打理才放心。念雄兄这个消息,想来错不了!”
  那个被唤作念雄兄的消息灵通者哈哈大笑,喝了一口酒,又说道:“国公爷的舅舅,郑元,将出任辽东巡抚!率领在山东的六十万辽民重返故乡!”
  有人大声问道:“那天津巡抚会落入哪家?”
  众人中间的“念雄兄”吃了一口“辣椒鸡丁”,被辣得咧了咧嘴,却不回答同僚的问题。
  那些同僚急了,说道:“念雄兄给我们说个清楚,我们明日再请念雄兄喝酒!”
  “念雄兄”哈哈大笑,这才说道:“天津是国公爷的统治中心,自然不能掉以轻心。国公爷已经调远在台湾的参将郑晖回天津,将由能力出众的郑晖细细打理天津地方,力争让天津的建设再上一个台阶!”
  听到这个消息,一桌书生顿时一片叫好声。郑晖的能力有目共睹,在台湾取得的政绩令人刮目相看。在郑晖的治理下,台湾已经成为人口三十多万的富裕膏腴之地。让郑晖回来打理天津,天津的发展必然会更加一日千里。
  “那吉林、黑龙江呢?”
  “念雄兄”又喝了一口酒,说道:“吉林已经确认,将由津国公的二叔李道出任巡抚。”
  “黑龙江的情况还不清楚,不过我听人说,这个位置很有可能被国公爷的岳丈崔文定拿下!”
  念雄兄刚说完这话,桌上突然有人猛地站了起来。
  “我家和崔文定是世jiāo。若是崔文定当了巡抚,我一定要到崔文定的幕府中寻个位置!”
  念雄兄说道:“好,说不定你在幕府中磨练几年,出来就是一个县令了。”
  一桌书生哈哈大笑,纷纷给这个“有关系”的书生敬酒。
  ……
  “啪”一声,盐碱地上的一只野兔中弹了。这只灰色的野兔往后一倒,就全身无力地软倒在地上。
  三百米外,手握狙击步qiāng的李兴用瞄准镜看了看自己的猎物,哈哈大笑。
  他举起步qiāng,朝身边的蒋充一晃qiāng,用手在步qiāng上拍了拍,说道:“蒋充,这狙击步qiāng如何?”
  蒋充知道李兴是在炫耀qiāng法,笑道:“qiāng是一般的qiāng,不过二将军的qiāng法着实了得。”
  李兴哈哈大笑,志得意满地将qiāng背到背上,快马朝远处的兔子骑去。
  范家庄土著蒋充如今已经是陷阵师团长。因为能力突出,被陷阵师师长钟峰向李植推荐过两次。李植倒是没有怎么重用蒋充,李兴却对这个据说十分能干的团长来了兴趣,主动去认识了蒋充,时常带蒋充出来厮混。
  蒋充也和李兴投缘,一来二去,两人倒成了十分投契的酒ròu朋友。
  蒋充策马追上李兴,问道:“这次国公爷从天子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