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1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1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话变成多尔衮的梦魇,每每在深夜让多尔衮惊醒。
  然而此时,多尔衮知道那个游击将军说的话应验了。
  多尔衮睁大了眼睛看着台下静悄悄的范家庄百姓,看着昂首阔步回到座位上俞馒头,看到了俞馒头身边的李植。
  这个李植,就是率领天津百姓崛起的大英雄?天津的百姓觉醒后每个人都是慷慨激昂的义士?建州女真,就是天津百姓觉醒后祭旗的祭品?
  多尔衮面无人色,心如死灰。
  李植走到多尔衮身边,问道:“多尔衮,你可看清楚了我天津的百姓?”
  多尔衮闭着眼睛,没有回答李植的话。
  李植笑道:“你要死了,可有什么话说?”
  观刑台上的观众都看向了多尔衮,看看这个满清皇帝最后时候要说些什么。
  多尔衮想了好久,才慢慢说道:“我女zhēn rén万万不该挑战大明。”
  听到多尔衮用蹩脚的大明官话说出这句话,王承恩脸上一凛。
  张缙彦和魏藻德对视了一眼,满眼的惊讶。
  想不到前几天还桀骜不驯的多尔衮,在范家庄的百姓面前,在听到俞馒头和马老大的几句话后,居然开始畏惧大明,在临死前服软认输了。
  这范家庄的百姓竟这么强大?让多尔衮都感到害怕?
  李植哈哈大笑,说道:“既然你明白了,便送你上路吧。”
  “行刑!”
  两个刽子手走了上来,其中一人扶正了多尔衮的身子,另外一人举起了巨大的斩首钢刀。
  台下的百姓们看到这个满清皇帝即将正法,一个个睁大了眼睛。整个行刑场周围几万人,竟没有一个人叫嚷喧哗。
  高耸的行刑台前面,刽子手手起刀落,砍下了多尔衮的脑袋。
  然而刽子手使出的力气太大了些,多尔衮的脑袋飞了几米,竟从行刑台的前面飞了出去,落进了台下。
  百姓们退后了几步,把多尔衮的脑袋让在中间,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奴酋的脸面。
  过了两、三秒,多尔衮才死透了。
  沉默了几秒,台下的观众们突然bào发出雷鸣一样的欢呼声。
  有人举起手臂朝行刑台上大喊:
  “威武!”
  那一声喊叫声像是燎原的星火,瞬间就卷起了滔天大火。所有的观刑百姓都举起了手臂,大声疾呼:“威武!”
  那喊叫声像是海啸一样席卷整个范家庄,从东向西,从南向北。
  “威武!”
  “威武!”
  “威武!”
  东阁大学士魏藻德在百姓的呼喊声中脸上有些脸色发白,紧紧抓着椅子的扶手仿佛是在害怕。
  李植看了魏藻德一眼,笑道:“魏阁老,我天津的百姓如何?”
  魏藻德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威武,确实威武!”
  ……
  十一月初四,津国公府后院中,李植的岳父崔文定看着怀胎九月的崔合,脸上yīn晴不定。
  “合儿,你这是第四胎了?”
  崔文定抚着胡须,说道:“合儿,你给李植生了二子一女,这是第四胎,当真是做了大贡献了。我们崔家在李植贫寒之时就一直帮他,他李植也该回报回报我们崔家了。”
  崔文定见崔合不回答自己的话,只好单刀直入地说道:“合儿,我上次让你给我说个银行总行长的事情,李植怎么说的?”
  崔合低头摸着自己的肚子,瘪嘴不语。
  崔文定看着自己女儿的脸色,突然脸上有些怒色。
  “你没和李植说?”
  崔文定恼怒地站了起来,喝道:“崔合,你以前很聪明的,怎么嫁给李植以后,就像变傻了似的。”
  崔合慌张地低下了头。
  崔文定恼怒地追问道:“崔合!你说!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不经事?”
  崔合在父亲的追问下无处可躲,只能哭丧着脸说道:“爹爹,夫君待我好啊。我嫁给夫君以后什么也不用愁,他什么都为我想好了,我每天只用绣绣花就可以了。而且他又疼我,又待我们的孩子好,什么都为我想好了。”
  “夫君又聪明又厉害,而且连小妾都不娶一个,我还想什么?我什么都不用想了!自然就看上去傻一些了!”
  崔文定看着崔合,恼怒地一拍大腿。
  “那你也不能不为崔家着想!”


第0669章 抢官
  崔合有些慌张地看了看父亲,不知道该怎么办。
  崔文定看了看崔合的脸色,见崔合虽然慌张,却始终没有答应自己的意思,忍不住哼了一声。
  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果然不假。
  崔文定想了想,知道用强的是无法让崔合听自己的了,不得不改变策略。他脸色沉重地坐在崔合对面的椅子上,语重心长的说道:“崔合,你娘亲死得早,我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娘把你们兄妹二人拉扯到,既要教你弟弟崔昌武读书,又要防着你薛姨欺负你,爹也不容易啊。”
  “那时候爹做生意要跑京城,三天两头不在家。家里没人管你,你天天往街上跑,爹是多怕你被人说闲话,嫁不出去啊!爹在京城做买卖的时候,四处打听有没有哪个官宦人家的子弟和你般配,谁知道最后李植竟来我家提亲。”
  “爹那时候给你办嫁妆,没给你丢人吧?”
  崔合点头说道:“爹爹对崔合好,崔合知道。”
  崔文定抚着胡须,颔首笑了笑,似乎重新回忆起了那日嫁女儿的喜庆情景。
  想了想,崔文定说道:“然而如今形势不同了,大变样了。”
  “如今李植贵为津国公,手上控制者天津一镇和山东、辽东、吉林、黑龙江四省,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说李植是津国公,我看这津国公都体现不了他的尊荣。如今天津和山东的老百姓只知道李植,恐怕连圣上都忘了。”
  “李植家的亲戚,但凡有点本事的,一个个都鸡犬升天。那个李老四,以前一个吃百家饭的孤儿,如今也升为参将,眼看就要做总兵了。那什么郑开成,一个童生都没有考取的读书人,也都传他要做总兵。”
  “那郑元,以前一个在酒楼给人打杂烧火的,一个月只有一两月钱。自从跟了李植以后,一年变一个样,如今外面都传他是李植最得力的文臣之一,说他要当辽东巡抚。”
  崔文定摇头说道:“这都是些什么人?”
  崔合咬唇想了想,说道:“夫君说了,我大明不知道有多少人才埋没民间。一乡之内,便有千古良将不世名臣。夫君的这些亲戚虽然出身贫寒,但跟着夫君戎马征战,磨练学习,如今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才。爹爹不能因为这些李家、郑家人出身贫寒,就瞧不起他们。”
  崔文定见崔合一门子心思为李植说话,心中有些恼火。
  不过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还是语重心长点头说道:“合儿你说得对,爹爹不会因为他们出身低就瞧不起他们。爹爹只是想说,我们崔家人更是李家的支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