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1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1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国公爷!我前天刚去给我爹烧香!”
  李植点了点头,自动略过了两名文官魏藻德和张缙彦,走到了主位上。
  两名文官见李植和一个少年人寒暄而不理睬自己,对视了一眼,脸色有些发黑。
  没一会,满清伪帝多尔衮就被押了上来。在几万观众的惊叹声中,多尔衮踉踉跄跄地走向了行刑台中间。
  多尔衮这些天又瘦了一些,脸色十分苍白。他走路时候有些踉跄,走到半路噗通一声摔倒在行刑台上。
  众目睽睽之下,双手被绑的多尔衮艰难地爬了起来,走到行刑台中间。多尔衮依旧不愿意主动跪下去,行刑的士兵又一脚踢在他的膝盖窝,把他踢倒在地。
  多尔衮一个踉跄跪在地上,闭上了眼睛,泪流不止。
  报社总管桓义华站上了行刑台,大声说道:“大家静一静,首先让士兵代表马老大说话!”
  众人听了这话面面相觑,都道这么多大人物在场,大佬们不说话?马老大是谁?尤其是京城来的客人们,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马老大站了起来,走到了行刑台前列。他知道自己代表的是范家庄所有的士兵,把腰杆挺得笔直。
  看到马老大胸前那枚勇士勋章,范家庄的百姓们都安静下来。外来的观刑客人们渐渐也感觉到气氛肃穆,不再说话。行刑台附近安静得可以听得到观众们的呼吸声。
  马老大也是佃农出身,他本是选锋团士兵,在崇祯九年津国公大败扬古利时候,马老大站在第一线,承受了鞑子精锐shè来的箭雨。
  那时的选锋团和现在的虎贲军不同,那时范家庄的大兵身上没有钢质盔甲,根本挡不住鞑子的箭矢。而且那时候范家庄连医疗组都没有,几个本地医生医术有限,最后马老大中箭的右手化脓,整个被切掉了。
  后来那年授勋有功人士的时候,津国公亲自给马老大一枚勇士勋章。
  马老大后来自学文化,被安排在档案室做文员。马老大这些年兢兢业业,在档案室恪尽职守,前些年升为了管理五个人的科长。他本以为就会这样平淡地渡过自己的一生,却没想到还能有这么风光的一天。
  凉爽的秋风中,马老大头上冒出了细汗,他实在是太紧张了。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胸前的勇士勋章,才抬起头来大声说道:“我马老大这只右手,是崇祯九年被鞑子的箭shè掉的!”
  “没有了右手损失很大,生活都难以自理!”
  “但是我马老大从没有后悔站上战场!我们范家庄的大兵,是为了这个家,这个国和鞑子死战。鞑子屠杀我们百姓,驱赶我们的百姓去做奴隶,饿死冻死无数。只要能守卫住我们汉人的家园,守住天下百姓的太平,别说一只右手,便是把我双手双脚全部拿去,也值了!”
  “今天津国公在范家庄斩鞑子皇帝!我们自豪,这是我们这些当过兵的人的荣耀!是范家庄的荣耀!”
  听到马老大的话,行刑台下面的范家庄百姓bào发出一片叫好声。京城和北直隶来的客人们对视了一阵,也颇为马老大的慷慨颔首。
  后面的观众听不清马老大说什么,不过见前面的人叫好,后面的人也跟着喊好。
  马老大说完了话,就涨红着脸走了下去。桓义华笑着走上去,说道:“请烈士家属俞馒头说话。”
  在几万观众的目光中,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从观刑台第一排站了起来,走到了行刑台前面。少年的胸前,一枚一等英雄勋章闪闪发光。
  看见这枚英雄勋章,百姓们更安静了。
  俞馒头站在几万观众的面前,感觉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他摸了摸胸口,大声说道:“我叫俞馒头!”
  观众们看着俞馒头的英雄勋章,没一个人说话。
  “我爹叫俞丰合,是崇祯十二年在青山口战死的。我爹从小最疼我了,我家以前吃不饱饭,直到我爹当了兵。我爹拿到第一个月大兵月钱的时候,就给我买了两根麻花吃!”
  说着说着,俞馒头哭了起来,他擦了一把眼泪说道:“那年秋天,我爹出征的时候和我说他去打鞑子了,他那时候和我说,若是他死了,就是为大明战死的。”
  “后来我每天都到官厅去打探前线的消息,然后就知道我爹真的战死了。这几年我和我娘开裁缝店生活。不过我们知道,我爹是个大英雄。我每个月都到褒忠祠给爹的牌位上香。我爹虽然不管我们了,但是我为他骄傲。”
  说到这里,俞馒头已经是泪流满面,他大声说道:“今天,鞑子的皇帝被抓来了。我爹就算是值了!他没有白死!”


第0668章 觉醒
  多尔衮听到俞馒头的话,睁开了眼睛,惊疑地看着在行刑台前慷慨激昂的俞馒头。
  这是大明的少年?
  在多尔衮的印象中,大明的百姓都是懦弱麻木的可怜虫。这些可怜虫在官府的压迫下在士绅的剥削下挣扎度日,没有一丝尊严。这些百姓饭也吃不饱,衣也穿不暖,一遇到灾荒就卖儿鬻女,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国,什么是家。
  在多尔衮的概念中,生存压力下的大明百姓根本没有荣誉感。这些百姓一见到官吏和士绅就像老鼠见了猫,浑身发抖。他们每天念叨着皇帝,然而紫禁城中的天子根本没有能力救他们。
  在绝境中这些大明百姓为了生存不顾一切,只要给大明的百姓一把刀,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劈向同胞。多尔衮数次入关,掠夺了无数的大明百姓。这些沦为包衣的奴隶最后往往成为大清的爪牙,为大清的南征北战充当pào灰。
  多尔衮却不明白,为什么李植治下的百姓如此慷慨激昂。
  这些李植的子民似乎不但明白什么是家,什么是国,更有满满的荣誉感,使命感。就是普通士兵,普通百姓都在荣誉感和使命感的号召下忘却了个人的生死。在有机会成为为国捐躯的英雄时候,百姓们毫不退缩。
  而其他的百姓在英雄面前,满怀崇拜。
  每个人都想当国家的英雄,每个人都崇拜国家的英雄。
  也不知道李植用了什么手段教育子民,多尔衮觉得这里的每一个百姓都愿意为了集体利益抛弃个人私利。这观刑台前的几万百姓在多尔衮眼里不是几万个各自为战的绵羊,而是一群懂得团结、合作和互利的猛兽。
  多尔衮甚至觉得,这俞馒头,这马老大,这些范家庄的百姓,比最忠诚和精锐的女zhēn rén还可怕。
  李植用了什么手段,培养出这样一个朝气蓬勃的社会出来?
  多尔衮曾经亲手杀死过一个明国的游击将军,那个游击将军那时被袍泽抛弃,在清军的包围中独自砍死七个清兵才力尽而亡。
  那个游击将军临死前大声喊道,说华夏每个人都是英雄,总有一天大明的百姓会团结在一个大英雄旗下,变成慷慨激昂的义士,杀光胡虏。
  多尔衮登基这些年来如履薄冰,那个游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