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1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1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千五百里征讨鞑虏,艰苦卓绝。如今天津的子弟活捉奴酋多尔衮,而这些天津的子弟兵又是以范家庄为中心招募的。对于他们来说,范家庄是大本营。如果能把满清的伪帝斩于范家庄,便是天津子弟兵最大的荣誉。”
  东阁大学士王铎听到这话哼了一声,站出来说道:“李植的言论,实乃大不敬。圣人有云……”
  朱由检看着王铎皱了皱眉头,猛地一挥龙袍长袖,制止了王铎的长篇大论。
  鸿胪寺的官员赶紧问道:“何人在下面说话,报上名来!”
  王铎这才举起牙牌,说道:“臣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王铎有话说。”
  鸿胪寺的官员看了看天子的脸色,唱道:“不准说!”
  王铎听到这话,悻悻地退了下去。
  朱由检看着李植,重新恢复笑容,说道:“善!范家庄的大兵屡战屡胜骁勇无匹,诚足自傲,津国公便押多尔衮到范家庄去斩首吧。”
  ……
  十一月初三是顾老二的休沐日,他抓着昨天的《天津日报》坐在自家别墅的客厅中,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着报纸上的内容。
  “东北三省分地计划即将公布,追随津国公士兵、工人和官吏根据各人的功勋,都可以分得大量的田地……”
  顾老二是纺织工厂的主管。他这些年在津国公的号召下倒是学了不少字。现在他已经能看懂报纸了。
  顾老二早在崇祯八年就加入了李植的纺织工厂,那时候李植还没当官,纺织工厂里只有几百人。这一晃十年过去,东家李植已经成为了功高天下的津国公李植。而顾老二因为不擅长管理,这些年下来没有什么进步,好不容易在前年凭资历当上一个主管,连经理都没当上。
  主管一个月月钱三两七钱,加上顾老二媳fù的月钱,勉强让顾老二生活小康。
  和顾老二同批进入工厂的工人好几人都升为了经理,甚至总监,让顾老二十分的羡慕。
  不过顾老二也有他自己的骄傲。他的两个女儿都已经送到小学去读书,小儿子在津国公新建的“幼儿园”读书,由幼儿园的老师照顾。让顾老二骄傲的,是大儿子今年已经考入津国公的中学。再过三年十二岁一到,大儿子就可以去中学就读了。
  读了中学,出去就是可以当官的。
  大儿子以后能当什么官?税务局税吏?警察局警察?甚至县令的附属吏员?顾老二经常看报,知道如今津国公已经任免地方官员。中学出来的优秀毕业生,培养几年说不定就直接当地方官了。
  总之顾老二的生活虽然不像其他同僚那样大富大贵,但是在津国公的治下,还是十分的有奔头的。
  除了大儿子的前途,另外一个很可能改变顾家生活的就是这个东北三省的田庄。
  顾老二又看了一遍文章,吸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这些年倒是有不少功勋分,不知道能分多少田地?若是有一百亩,就发财了。”
  听说东北的旱田一年能产八斗米面,五成地租的话就是四斗米面。一百亩的田庄,一年光地租就有近百两银子,比顾老二的月钱多一倍。
  顾老二有些振奋,喝了口茶。他不再看这一篇文章,而是翻到报纸头版。他对着头版头条定睛一看,却看到那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明日将在范家庄褒忠祠前处斩东奴伪帝多尔衮!》
  顾老二愣了愣,暗道昨天的报纸说“明天”,不就是今天么?
  东奴伪帝?鞑子的皇帝?
  前几天上班忙没有看报纸,在食堂吃饭时候倒是听说鞑子的皇帝被押到范家庄来了。
  顾老二正在那里琢磨,却看到虚掩的别墅大门被一把推开,顾老二的大儿子顾为升站在门口朝顾老二喊道:“爹!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去褒忠祠面前看杀鞑子皇帝?”
  敞开的大门外,街道上到处是焦急奔跑着的范家庄百姓,大概都是最后时刻抢着去褒忠祠看杀鞑子皇帝的。顾老二这才明白过来,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抓着桌上的门锁慌慌张张把门锁上了,便随着大儿子往褒忠祠的方向跑去。
  越往城南走,附近的人越多。最后到了褒忠祠的外面,那里已经是人山人海,只看到前面一片一片的头巾帽子。
  顾老二站的位置距离褒忠祠前面的行刑台还有三百米,已经挤不进去了。顾老二远远看过去,看到行刑台附近的观众一个个衣着光鲜。顾老二琢磨这恐怕不止是范家庄的百姓跑来看了,估计天津卫城,天津其他州县,山东的,甚至京城的种种人物都来看了。
  顾老二正在发愁怎么才能挤到前面去,看清楚砍鞑子皇帝的盛事,却听到儿子顾为升大喊一声:“爹,我们花十文钱上昌隆茶楼的三楼看,那里看得保管清楚!”
  顾老二说道:“两个人二十文钱,都可以买两斤米面了!咱家虽然不缺钱,也不能乱花!”
  顾为升大喊一声:“爹!你醒醒!这是多大的事情啊?杀鞑子皇帝!十年也没一次的大事啊!你就算借了二十文钱给我!等我当官了一个月赚十两银子,我双倍还给你!”
  顾老二笑道:“好儿子,这可是你说的。”
  顾老二从口袋掏出五十多文钱,数出二十文jiāo给了茶楼的掌柜。他带着儿子挤进了昌隆茶楼的三楼,挤到了窗户边远眺三百米外的行刑台。


第0667章 家国
  俞馒头坐在观刑台上,激动得脸上发红。因为这个少年发现他左边坐着大明东阁大学士魏藻德,再旁边坐着大明的兵部尚书张缙彦。他右边第一个位置空着,再过去一个位置坐着大明内廷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然后是二将军李兴。
  张缙彦和魏藻德谈笑风生,王承恩和天津总兵李兴有说有笑,在观刑台正中间指点江山。只有尚未成年的俞馒头坐在这些大官中间,紧张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俞馒头是中学生,能读报有见识,当然知道这三位客人是多大的官。基本上,除了内阁首辅,这是大明最大的官了。
  俞馒头正在那里紧张,突然看到四个虎贲军旗令兵走上了行刑台。四人分列行刑台四角,吹响了号角。然后行刑台上的鼓点就敲打起来了,巨大的牛皮鼓发出“彤彤”的声音,让行刑台附近的人山人海安静下来。
  下面的观众不止是范家庄的居民,京城和各省的来宾都有。这几天范家庄的客栈是彻底bào满,就连天津卫城的客栈都住满了。范家庄举办斩杀满清皇帝多尔衮的盛事,基本上就像后世举办奥运会一样,一下子吸引了整个天下的宾客。
  不过人群只安静了一小会,就叫好起来。
  在百姓的叫好声中,征北大将军,津国公李植身穿麒麟官袍,头戴乌纱帽走上了观刑台。他上来先和王承恩寒暄了几句,就看向了范家庄士兵代表俞馒头。
  “俞馒头,你这个月给你爹烧香了没有?”
  俞馒头眼睛一红,站起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