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1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1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了那挤满了城墙和城门的京城百姓。
  京城的百姓们挤满了道路两侧的每一寸空间,却在中间让出了宽敞的道路。他们用充满敬畏的目光看着津国公李植,因为李植这次办的事情实在太大了——祸害大明近三十年的鞑子,让大明几十万边军束手无策的鞑子,竟一朝就被津国公剿灭了。
  虽然消息已经传到京城一个月,但京城的百姓们仍然处于震惊之中。
  鞑子这十几年三次入京畿掠夺,几次陈兵京郊逼得京师戒严。百姓们还记得崇祯十二年春天清军在京畿如入无人之境,攻城略地的情景。那时候不知道多少家破,多少人亡,京畿那时只看得到被抢得干净的城池,被烧得焦黑的村落。天子号令天下兵马勤王,勤王的兵马却没一个敢挑战清兵兵威,最后总督天下兵马的卢象升战死。
  崇祯十二年京畿惨遭蹂躏的情景犹在眼前,而短短六年过去,形势却彻底扭转了。津国公以一己之力对抗鞑清,挥师北上,一次xìng灭亡了鞑清。大明的百姓,再也不用生活在鞑子的恐惧之下了。
  诚然,京城中多官绅子弟。这些官绅子弟在京城中极有影响力。他们仇视李植,不遗余力地诽谤李植,煽动百姓对李植的仇恨。但是官绅子弟们的煽动和仇恨在面对鞑子的家仇国恨面前,孰轻孰重不言自明。
  当初听到李植夺回沈阳收复辽东故土,被天子封为征北大将军时候,京城的百姓就已经欢欣鼓舞奔走相告。收复故土的事实,让官绅子弟对李植的诋毁显得十分无力。
  而等到津国公的大军攻下极北的阿勒楚喀,彻底灭亡建州女真以后,京城的百姓陷入狂欢之中。那个无数次入塞劫掠,几次逼近京城的鞑子被消灭了!从此大明朝的疆域扩大到极北的阿勒楚喀,从此大明朝再不畏惧北虏!
  开疆拓土的英雄哪个不崇拜?官绅子弟再说什么,也阻止不了百姓们歌颂李植了。
  百姓们等了一个月,终于等来了征北大将军李植入京面圣。
  李植是下午申时到达京城的。李植不知道,广渠门外的百姓们是从早上开始就等在这里了。来晚了的百姓没有位置,就往离城门更远的道路上去等待,最后来看李植的人竟铺满了城门外五里。
  道路的两边人头涌动黑压压一大片,十分地拥挤。但等百姓们真的看到了李植,他们齐齐安静下来了。在这个平灭胡虏的英雄面前,百姓们不再拥挤推搡,不再大声喧哗吵闹,一个个朝李植作揖拜倒,表达他们的崇敬。
  李植的仪仗所在之处,两边的百姓一片片地拜倒,让出了宽敞的道路供李植的骑兵前进。
  不过监禁多尔衮的囚车路过百姓的时候,却引起了一片片耸动。
  多尔衮穿着满是泥污的满清龙袍,被绑着双手,垂头丧气地坐在囚车中。
  百姓们当真是第一次看见满清的皇帝,还是个被绑着的。百姓们不禁充满了骄傲。我大明何其强大?无论是什么夷狄,虽远必诛!敢侵犯我大明的北虏没一个有好下场!
  囚车经过的时候,百姓们一个个兴奋起来,一个个踮着脚尖往前挤,想把囚车里面的多尔衮看清楚。
  等兴奋的百姓们看清楚了多尔衮的模样,一个个狂喜无比。多尔衮高大瘦削的身材仿佛证明了鞑清的强大和津国公这次征伐的了不起。
  鞑子三次蹂躏京畿,有些京城的百姓曾有亲戚被鞑子掠到关外去,他们此时明白自己的血仇得报,忍不住满眼的泪花。那些亲戚被鞑子掠去后被当作包衣奴隶,夏吃不饱冬穿不暖,连畜牲都不如,往往几年就被鞑子折磨死。今日津国公把这些卑鄙鞑子的皇帝抓来了,为百姓们报了血海深仇,这是何等喜事?
  沉默而狂喜的人群中,突然有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捡起地上的石头,狠狠朝囚车中的多尔衮砸去。
  多尔衮被石头砸中肩膀,身子一抖,无力地看了看这个砸他的孩子。
  看见多尔衮的虚弱样子,看押多尔衮的骑兵们笑了起来。看见押囚的骑兵们笑了,百姓们突然放松起来,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不知道是哪个百姓带头,京城的百姓开始挥舞着拳头喊叫起来:
  “津国公!”
  “津国公!”
  “津国公!”
  在百姓们雷鸣般地欢呼声中,李植带着仪仗从广渠门进入了京城。道路两侧已经是人山人海,两侧的小路和房屋屋顶上面站满了人。百姓们看到李植的国公仪仗就激动起来,等他们看到穿着皇袍关在囚车里面的多尔衮,就更加兴奋。
  一路上,百姓们一个个全振臂高呼:
  “津国公!”
  “津国公!”
  百姓们朝李植和大兵们挥舞着手臂,那场面实在是太热烈,让跟随在李植身后的骑兵们一个个激动得满脸通红。他们想朝欢呼的百姓们挥一挥手,但看到前面国公爷举重若轻的模样,他们又不敢做出多余的动作。
  在百姓们海啸一样的欢呼声中,李植穿过正阳门和丽正门,进入了皇城。
  一进入皇城,李植突然惊讶地发现,道路的两侧,竟立着上千京城文武官员。
  大概是天子下了圣旨,让文武官员全部到皇城的道路两侧迎接凯旋的李植。
  京城的勋贵和武官们对李植都十分佩服,大家都是带兵的,谁见过李植这么猛的角色?这些勋贵和武官是真的服李植,他们站在道路两侧睁大眼睛看着马上的李植,仿佛要看明白为什么李植这么猛。
  那些文官们十分地不情愿,他们身上穿着朝会的冠服,却板着脸,仿佛是在做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
  然而此时李植功劳实在太大,天子又下严旨,文官们不得不出来迎接。
  京营监军卢九德带着几个小宦官等在丽正门下,看到李植就笑道:“咱家又来给大将军带路了!”
  他上下打量了几眼李植,笑道:“大将军征伐辛苦,比上次看到时候消瘦了一些!”
  卢九德能做到京营监军,也是天子身边的红人,李植朝他拱手一礼,笑道:“有劳公公了!”
  卢九德哈哈大笑,朝身边的一个宦官挥了挥手。那个宦官举起铜锤,在一个小铜钟上用力一敲。
  钟声悠扬,传出去好远。
  道路两侧的文武官员们听到钟声,齐齐朝李植的方向作揖行礼。李植举目望去,只看到一片片的黑底“梁冠”帽。


第0665章 准了
  李植看了看那些文官百般不情愿的样子,冷笑了一声。
  此时李植为大明平灭鞑虏,这些文官连出来迎接一下都不愿意。
  实际上,这些文官邀功卖名时候那是一等一的好手。平灭满清的功劳,这些无耻文官说不定就要分润一些。
  在李植穿越前的历史上,自崇祯十四年周延儒启用以来,东林党就愈发做大,完全垄断了朝堂,可谓“众正盈朝”。不过这些东林党人却没有力挽狂澜。在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