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0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0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队入山追击。
  所以李植还要继续在阿勒楚喀堡停留半个月,追杀鞑子余孽。
  当然,不仅正值壮年上了战场的鞑子要杀,老鞑子也不能放过。阿勒楚喀堡外那些年老没有上战场,但是以前曾经杀过辽东汉人的老鞑子也是正法的对象。
  倒不是李植残忍好杀,只是杀人偿命是这世间的公理,岂能因为要偿命的人数多就手软?那是懦弱不是仁慈。鞑子杀了手无寸铁的汉人百姓,为汉人报仇的李植又怎么能放过这些杀人凶手?
  李植不担心弄不清楚谁杀过汉人,因为以范文程为首,多尔衮的汉官们已经全部朝李植投降。这些毫无气节的汉jiān把满清历年的文档和卷宗作为投降李植的投名状,全部献了上来。根据这些满文的账册,李植可以轻松找出曾在努尔哈赤和皇太极麾下屠杀过汉人的旗丁名字。
  李植的两万四千虎贲军已经封锁了阿勒楚喀堡的外围,那些曾经为奴酋效力的杀人凶手就算老了,也一个都逃不掉。
  李植让韩金信负责这件事情,韩金信做得很高效。他带着投降的鞑子军官在各个帐篷间抓人,抓到了就押到校场上qiāng毙。
  李植这会要去行刑场上观摩的就是qiāng毙中老年鞑子。


第0661章 杀人
  宽阔的行刑场上血腥味刺鼻,地上一次xìng跪着一千鞑子男人。这些男人都是中老年人,双手被反绑着,在萧瑟的秋风中颤颤发抖。
  这些人都是追随努尔哈赤的老兵,他们威风了几十年,何曾想过会以这样的结局了结自己的一生。若是知道汉人有李植这样的杀神,若是知道李植这样的杀神会一路杀到阿勒楚喀,当年就是给他们十个胆他们也不敢杀汉人。
  刑场上到处是血,是此前被斩首的鞑子流的血。实际上这一千鞑子基本上都跪在血泊里,场面十分血腥。
  李植踩着地上的积血走到一个老年鞑子面前。那个鞑子看着李植身后的华服亲卫,明白了李植是谁,顿时满眼的恐惧。
  如今李植在鞑子的心里,就是一个魔鬼。
  恐怕魔鬼都没有李植可怕。
  李植淡淡问道:“这个鞑子上过战场?”
  韩金信翻了翻账册,又和身边的一个人问了几句,这才回答道:“回国公爷,这个鞑子是正黄旗的,年轻时候是正黄旗的马甲兵,参加过萨尔浒大战。当年鞑子萨尔浒之后一路血洗辽东,这个鞑子少不了也参与了。”
  李植点了点头:“可杀!”
  李植又走到另外一个中年鞑子面前,问道:“这个呢?”
  这个中年鞑子大概也就四十多岁,还很健壮。此时李植站在这个鞑子面前,这个鞑子要是冲上来咬李植说不定能得手。但在李植灭族般的大屠杀面前,再有胆气的鞑子也被杀怕了,吓傻了。灭族的大屠杀面前,这些鞑子心里只有恐惧。
  在最铁血的大屠杀面前,再勇敢的个体也会失去反抗的勇气,这是人类的动物天xìng使然。因为在悬殊的力量对比面前,再反抗很可能就会遭致更残酷的报复。
  这个鞑子惊惶地看着李植,不敢有一丝反抗的举动。
  韩金信又查询确认了一下,答道:“国公爷,这是正白旗的鞑子,在三十岁前是辅兵。崇祯二年黄台吉入寇京师占领遵化、滦州等四城,事后大屠城,这个鞑子肯定也参与了。”
  李植点头说道:“该死!”
  检查了一圈,李植不再多问,走到了刑场的边缘。
  韩金信给自己的手铳装上了火yào,走到刑场正面大喊一声“行刑”!然后就打响了手铳。
  只听到“啪”一声qiāng响,四百名密卫走上了刑场。这次要杀几万鞑子,本着节省火yào的想法,他们没有用火qiāngqiāng毙,而是用大刀斩首。一个密卫扶着鞑子的身子,另外一个密卫举着大刀朝鞑子的脖子砍去。
  看到钢刀朝自己挥来,鞑子们惨叫连连。但钢刀下去后,咽喉被砍成两截,惨叫声就没有了。一刀两断,鞑子的血溅的几米高。
  一个接一个,刑场上的鞑子被砍掉了脑袋,倒在了血泊里。行刑手们杀了十分钟,把这一千鞑子全部斩杀。
  另外几百名密卫趟着地上的血水走进了行刑场,将鞑子的首级和尸体拖了出去。韩金信在东面找到一个天然大坑,鞑子的尸体可以全部埋在那里。
  然后过了一会,一千名涕泪横流浑身颤栗的鞑子又被押了进来。
  韩金信走回到李植身边,说道:“国公爷,如今查出来杀过汉人的中年老年鞑子有六万七千人,这些人都上过战场杀过汉人,将全部在这里斩首。”
  李植看了看韩金信,说道:“韩大使你辛苦了!”
  韩金信单膝跪在李植面前,答道:“国公爷为我汉家儿郎靖平夷狄一雪前耻,我等能尽绵薄之力辅佐,倍感荣耀,岂敢言苦?”
  李植笑了笑,说道:“好!那韩金信你就能者多劳,再从选锋师征调二千士兵归你指挥,开始处理其他鞑子。”
  “对于没有杀过汉人的鞑子,无论男女都要在脸上烙上奴隶标志,男丁以后全部安排在农场里做奴隶,不许婚娶生子。女子当成此战的战利品卖到天津和山东去,十两一个。我们会立法禁止这些鞑子女人拥有财产和妻妾的地位,只能做暖床的婢女。”
  李植身边的众将听到李植的话,知道国公这是要彻底将建州女真这个民族灭绝。他们对视了一眼,不禁为李植的铁血叹服。
  李植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又说道:“汉jiān比这些鞑子更可恶。把那范什么……范文程三族找出来,全灭了!其他投降鞑清做官的汉jiān,一律灭满门。”
  ……
  连长雷三看着那个入口幽暗的山洞,皱了皱眉头。
  一路追杀鞑子逃兵,雷三追到了这一片丘陵地带。鞑子比雷三早到一天,一个个躲入这丘陵中藏匿。不过这些鞑子藏得再深也要吃要喝,就算能忍受饥饿,他们也要到溪水边去喝水。所以雷三搜索了一天,就找到了这群鞑子藏身的洞穴。
  不过这洞穴很窄,鞑子用刀剑弓箭守在里面,倒是有些棘手。
  雷三想了想,说道:“点火把,用手榴弹zhà这些杂碎!”
  雷三手下的一个排长说道:“连长,昨天zhà那群山沟里的鞑子用了三十发手榴弹,如今我们只剩五十枚了,要不要省着点用?”
  雷三自幼沉默寡言,不喜欢多说话。听到排长的话,他淡淡地看着排长,一言不发。
  那个排长见雷三的模样,知道自己的话被无视了。他不敢顶撞雷三,赶紧跑下去收集手榴弹,准备集中起来轰zhà这个山洞。
  手榴弹汇集起来后,雷三挂了三个在自己的腰带上,右手还举着一个,左手拿着火把就走进了那个山洞。
  整个身子都进入山洞以后,雷三才头也不回地抛下一句。
  “班长以上跟我一起进去!”
  一众军官都知道雷三的冷漠xìng格。若是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