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0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0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追越近。
  最终,马匹基本跑不动的多尔衮被三百名骑兵追到了几十米外。
  多尔衮身边的一百名摆牙喇护卫大吼一声,调转马头要拦住追兵。他们要用自己的生命,为大清的皇帝争取逃跑的时间。
  不过他们甚至不能拦住三百名天津骑兵十秒。疾驰而来的前排选锋师士兵在马上手持手铳朝这一百名亲卫shè击,一下子就把一大半的摆牙喇打下了马。
  shè完子弹的骑兵往左右两边绕行过去,让出shè击位置。后面的天津大兵又冲了上来,朝摆牙喇shè击。噼哩啪啦的qiāng声中,还活着的三十名皇帝亲卫也被全灭。
  “活捉多尔衮!”
  钟峰在马上大吼了一声,天津的大兵们看也不看被打死的摆牙喇,朝精疲力尽的多尔衮追去。
  距离六十米、五十米、四十米,多尔衮和追兵的距离越来越近。
  多尔衮知道自己要被抓住了。大清的皇帝岂能被李植活捉?他拔出了腰上的短刀,试图在马上自我了解。
  然而他下手时候终究犹豫了几秒,李植的骑兵很快就追到了他的三十米内。一名神shè手猛地停住马,举起上好膛的步qiāng瞄准了多尔衮的战马屁股,屏息静气,啪一声开qiāng了。
  屁股中弹的战马再没有奔驰的力气,猛地往前一翻就倒在了地上。多尔衮被狠狠地甩在了地上,在地上滚了十几圈才停下来。
  他一停下来,两个巨大的绳圈就被甩了过来,准准地套在了他的脑袋上。多尔衮奋力想挣脱这个绳索,却被套得更紧。一个强壮的骑兵跳下了马,对着多尔衮的肚子就是狠狠一拳,打得多尔衮七荤八素,差一点昏过去。
  又有两名骑兵冲下了马,把多尔衮的手摁在了身后。
  一个排长兴奋地冲到钟峰面前,大声说道:“报告师长,东奴伪帝多尔衮已经被活捉。”


第0660章 多尔衮
  九月初六的阿勒楚喀堡城里,李植和麾下武将好奇地看着被绑着的大清皇帝多尔衮。
  多尔衮被反绑着手,闭着眼睛站在房间中间,不肯下跪。但被后面的虎贲军士兵一踢在膝盖窝,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被踢得在地上一个踉跄,好不容易跪住了保持了平衡。但稍微一稳身子,他又把眼睛闭上了,一言不发。
  众人上下打量了多尔衮一阵,只觉得这个鞑子身材高大瘦长,长髯及胸。据说多尔衮的母亲阿巴亥非常美丽,所以生下的三个儿子都样貌伟岸。
  众人对视了一阵,最后郑开成清了清嗓子,说道:“卑鄙蛮夷,辽东百姓世代在此生存繁衍,并不曾加害你们,你们女zhēn rén为何对我汉家辽民举起屠刀?伏尸百万!”
  说着说着,郑开成有些恼怒起来,厉声喝道:“我大明百姓与你无冤无仇,你们为何屡次入关杀掠?那些死守城池的百姓保护自己的家园,何罪之有?你们为何竟如此残忍好杀,在攻下的城池屠城?”
  “崇祯三年屠永平,崇祯九年屠良乡、顺义,崇祯十一年屠济南城外诸县。血腥杀戮,举不胜举!”
  “天日昭昭,尔等蛮夷为何如此丧心病狂,竟忍对手无寸铁的百姓挥舞屠刀?”
  郑开成越说越激动,但跪在地上的多尔衮却始终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多尔衮旁边的一个士兵看不顺眼多尔衮的样子,一拳打在多尔衮的脸上,把他打翻在地。
  多尔衮倒在地上,终于睁开了眼睛。他见那个士兵还要打他,才开口用不太标准的大明官话说道:“成王败寇,古之真理!”
  郑开成怒视着多尔衮,瞪了许久,才摇头说道:“鞑子皆可杀也。”
  李老四冷哼了一声,骂道:“多尔衮,我听说黄台吉一死,你和其他人就瓜分了黄台吉的妻妾。阿济格抢了哲哲和巴特玛璪,杜度抢了娜木钟。你抢了布木布泰,和她如胶似漆,对她比对你的原配还要好。”
  李老四问道:“抢夺亡兄的妻妾,你们这些鞑子可知道廉耻?”
  多尔衮倒伏在地上,被李老四骂得有些发懵。不过他依旧嘴硬,愣是一句话不说。
  钟峰看了看多尔衮,喝问道:“多尔衮,你十二万大军被我四万虎贲打得落花流水,你可服气?”
  多尔衮在地上一动不动:
  “若是尔等没有这些威猛的火铳大pào,哪里是朕大清铁骑的对手?”
  钟峰哈哈大笑,说道:“然而我们就是有这些火铳大pào,我们的大pào送给你你们都仿制不出来!”
  李植冷笑一声,说道:“无耻蛮夷,拉下去关起来吧。”
  亲卫们把多尔衮从地上拉了起来,押到外面的囚室里去了。
  李植带着麾下将领们往行刑场走去。
  韩金信正带着密卫的人在行刑场上,处决杀过汉人的老年鞑子。
  李植从堡墙的正门走出阿勒楚喀堡。越往前走,空气里硝石的味道就越浓。从被帐篷挡住的前面行刑场那边时不时传来一片噼哩啪啦的qiāng击声。
  路过一个帐篷,李植看到被囚禁在那里的范文程。
  范文程和他一家老小都被关在一间帐篷里。因为这个中年人没什么力气,估计计算逃了都逃不远,士兵们也懒得绑着他。这个带头投降满清的大明秀才一看到前呼后拥的李植走过来,立刻噗通一声跪在帐篷前面的泥土地上。
  “国公爷小心,这里一片土地湿软,可别弄脏了国公爷的皮靴!”
  看到范文程的惺惺作态,钟峰忍不住笑了起来。
  郑开成看了看范文程,也笑了起来。
  范文程当然知道两个年轻的将领在笑什么。但他是极为能伸能屈的人,被嘲笑起来毫不变色,反而陪笑着说道:“范文程能让两位将军笑一笑,当真是值了!”
  钟峰再也忍不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李老四却十分厌恶这个范文程,眉头紧皱,一言不发地从范文程身边走过。
  李植看了一眼范文程,没有搭理这个汉jiān,往前面的刑场走去。
  接下来,李植要杀的鞑子还有很多。
  多尔衮这次为了对抗李植,把满清人口中能战的男丁几乎全部征召。昨天一场大战下来,李植打死了两万鞑子。后来虎贲军的骑兵和步兵一路追杀,一直追到天黑,又杀了三万多鞑子。走上战场的十二万鞑子旗丁,起码有六万被虎贲军击杀。
  这六万人都是满清的战士,绝大多数都随皇太极入关杀掠过,几乎人人手上都有一手的血腥,虎贲军杀得毫不手软。
  不仅如此,李植还抽调了八个团,也就是两万虎贲军的兵力继续北上追杀这些逃得更远的鞑子,犁庭扫穴,力争把这些屠杀过汉人的刽子手全部抓出来qiāng毙。
  其实这些鞑子逃进山林荒原中后没有粮食,根本熬不过这个冬天。即便李植不追杀他们,他们也只有在山区冻死一个结局。不过这些满手汉人鲜血的鞑虏,当然是要由虎贲军亲手斩杀才更令人放心,李植最后还是派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