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0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0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下马的鞑子shè击。前面的鞑子好不容易扯起一串铁蒺藜,就被步qiāng一qiāng了结在战场上。后面的人继续上,继续收拢铁蒺藜,然后又被一qiāng撂倒。
  代善站在三四层士兵和三、四层亲卫后面,焦急地看着清理铁蒺藜的士兵们。
  代善害怕整个骑兵阵的士气在铁蒺藜被清理之前崩溃。
  不过代善想多了,他根本看不到这件事情的结果。
  因为好几层士兵下去清理铁蒺藜,代善前面只有六、七层士兵。这些士兵之间虽然有大量空隙,但是毕竟层数多,重叠之下可以拦住间隙,帮助代善遮蔽神qiāng手的狙击。
  不过代善不熟悉火器,他不明白在几十米的距离上,大pào实心弹的可以精确瞄准,把他前面的ròu盾打成ròu泥。钟峰第一时间指挥十门大pào对准了代善,用实心弹朝代善的位置轰zhà了。
  实心弹装好的时候,其他大pào的霰弹也装好了。连绵不绝的巨大pào声中,无数的铁弹丸在战场上乱飞,大pào正面的鞑清士兵被打成了筛子。
  十门实心弹对准了礼亲王代善冲了过去,pào弹像是流星一样撞碎了代善前面的鞑清士兵,最后狠狠地砸在了代善身上。
  代善腹部被一颗实心弹击中,刹那间身子就被pào弹打成了两段。
  就连代善身边那个举旗的摆牙喇也被pào弹砸死。血红的龙旗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震耳yù聋的pào声过后,冲阵的鞑子惊恐地看着那杆倒下的龙旗。他们明白,正红旗旗主礼亲王代善已经战死了。
  六万骑兵冲到这里,也不知道死去了多少战士。
  多尔衮看到代善的大旗倒下,惊得张大了嘴巴。战场上最后一个亲王也战死了。多尔衮害怕冲阵的勇士们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害怕几万人的大军会崩溃。
  再可怕的鼓破万人槌,也没有这样的大屠杀可怕。再勇敢的士兵,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大屠杀。
  代善的死,像是最后的一锤,将鞑子的士气打崩了。
  轰一声,鞑子再没有人往前冲阵,崩溃了。


第0659章 伪帝
  战场上的血腥味浓得令人作呕。
  地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马的尸体,像是退潮后沙滩上的水母一样密密麻麻。经过后排骑兵的践踏,这些倒在地上的人和马都死透了。这些尸体在被马蹄践踏时候流出大量的血,地上到处都是红色的。
  只有靠近最前面铁蒺藜的一些鞑子没有被战马践踏,中弹后有些还没有死透,在地上抽搐呻吟。
  六万骑兵几乎只剩下一半,踩着同胞的尸体往东北方逃去,惶惶如丧家之犬。不过此时重甲骑兵都已经全部阵亡,这些溃兵身上都没有盔甲,在逃亡的过程中还要遭到神shè手的不断shè击。
  噼哩啪啦地qiāng声在战场上不断响起,慌不择路的溃兵被狙击手一个接一个地撂倒。
  正面的爱新觉罗氏主力被击溃,两翼的六万其他旗丁立即不战而溃。
  这些旗丁是萨尔浒以后依附后金的蒙古人、汉人,又或者是历年来受到高压统治的女真小部落,对爱新觉罗氏的忠心有限。他们的战斗意志不高,一路上慢慢向虎贲军的两翼接近。但一直到正面战斗全部打完,他们也没走进虎贲军的shè程里。
  看到爱新觉罗氏最忠诚的六万骑兵都大败亡了,他们再没有继续为鞑清卖命的理由,一哄而散。
  他们甚至都不往多尔衮所在的方向逃去。这一场大溃败以后,世界上已经没有大清,他们已经不准备再追随爱新觉罗家族了。
  李植的五千选锋团骑兵跨上战马,朝溃逃的鞑子追去。祖大寿的四千关宁骑兵也杀了出去,追杀鞑子溃兵。
  多尔衮看到全线溃败的清军,面无人色。他浑身战栗,泪流满面,站在小丘上竟挪不动脚步。
  “大清完了……”
  “黄泉之下,朕如何面对父汗和皇兄……”
  多尔衮身边的摆牙喇亲卫对视了一阵,不再和多尔衮多说,而是强行将发抖的多尔衮抱上了马。多尔衮还沉浸绝望之中,亲卫们已经一鞭子甩在多尔衮的御马屁股上,让战马载着多尔衮往东北方向逃。
  大清已经彻底完蛋,汉人、蒙古人、海西女真和野人女真都已经抛弃多尔衮,往其他方向逃亡而去。
  只有最忠诚的建州女真大概有一万多人还跟着多尔衮,远远地朝多尔衮的龙旗这边追过来。
  多尔衮只能往东北方向逃去,要逃到混同江边去。只要深入大山之中,就能利用复杂的地形躲藏起来。
  当然,那里有许多野人女真的部落,这些年来被爱新觉罗氏高压统治,心里对爱新觉罗氏十分仇恨。多尔衮如果带着溃兵逃到那里去,少不了要和当地的部落血战一场。不过即便如此,也终究有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至于留在阿勒楚喀的fù孺老幼,多尔衮已经考虑不了了。他们以后会被李植打为奴隶还是如何,多尔衮都无法顾及。
  多尔衮正在策马逃跑,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心里不由得猛地一顿,暗道不好。
  他转头一看,发现追随自己的一万多人后面,几千名手持火铳的虎贲军骑兵追了上来。距离有些远,多尔衮看不清那些明国骑兵在如何杀戮溃败的建州女真,但有一点多尔衮很清楚——这些骑兵的最终目标是自己。
  果然,等追随多尔衮的一万多女zhēn rén被打散后,就有五百名骑兵朝多尔衮冲了过来。多尔衮身边的华丽亲卫出卖了多尔衮的身份,这五百骑兵要抓住鞑清的皇帝。
  五百名追兵中为首的,赫然是陷阵师师长钟峰。
  多尔衮有些惊慌起来,催促战马往前面逃跑。
  在追杀逃兵的过程中,胜利一方总是容易得手。因为在漫长的追逐中,追逐的一方可以长期跟在后面,但只要一次追上溃兵,就能完成击杀。而溃逃一方哪怕一直逃在前面,但只要被追上一次,就没命了。追逐一方可以任意分配马力,甚至利用人数优势jiāo错发力,而溃逃一方只能持续地高速逃亡。
  就好比一个人连续跑了两个高速一百米,就会完全没有力气再跑一千米,会被匀速跑的其他选手轻松追上。
  果然,那些骑兵中选出了两百多人,极速催马,用最快的速度朝多尔衮追了上来。
  多尔衮和身边的亲卫只能挥舞马鞭,以最快速度催促战马往前面逃,哪怕这种极速奔驰会最快速度耗尽马力。
  二百选锋师骑兵和多尔衮追逐了一刻钟,双方都累得气喘吁吁。多尔衮的战马被多尔衮催得口吐白沫,却还是只能拼命往前面跑。但既然马匹累成了这样,马速就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比原先匀速奔驰时候慢得多。
  耗尽了马力的二百名选锋师士兵无所谓,因为他们后面还有帮手。他们干脆把战马停了下来,让战马在原野上歇息。而耗尽马力的多尔衮和他的亲卫们就惨了,被后面匀速使用马力的三百名追兵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