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0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0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知道王爷这是不要命了,忍不住哭得眼泪稀里哗啦的。他们一边哭着一边挤到杜度的身边,用哭腔喊道:“王爷,王爷,为大清计,往后面靠一点吧!”
  然而杜度看也不看这些亲卫们,只是拼命吼道:“为了大清!为了我大清!冲啊!冲上去杀了李植!”
  周围的马甲兵被杜度的吼叫刺激得忘却了生死,大声喊叫着回应杜度。
  “冲!”
  “杀了李植!”
  他们一边绕过地上的人马尸体一边往前面冲,试图最快速度杀到虎贲军的阵前。
  突然一发子弹从斜下shè来,打中了杜度的鎏金鱼鳞甲。杜度身子猛地一震,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但是在三百多米的距离上,锥形子弹没能破开杜度的三层重甲。杜度只是被震了一下,就恢复了常态。
  杜度哈哈大笑,举起马鞭吼道:“无能的南蛮子!勇士们冲上去!让南蛮子知道我们的厉……”
  然而杜度的华丽盔甲太显眼了,不知道多少神shè手在瞄这个满清郡王。杜度的一句话还没说完,一枚子弹就从正前方shè来,shè进了杜度的额头里。
  杜度只觉得眼前一黑,额头前面shè出一片血雾,立刻就死透了,噗通一声倒在了马下。
  安平郡王杜度战死。
  在有瞄准镜的神shè手面前,身先士卒的满清贵族简直就是来送死的。
  祖大寿兴奋地放下望远镜,大声喊道:“国公爷,鞑子郡王杜度被打死了。”
  然而祖大寿的话李植没能听到,被大pào的声音盖住了。在回形阵的正面,一百门重pào吐出了火舌,发出震耳yù聋的pào击声。距离三百米,两万多发铁弹丸朝两层重甲的鞑子骑兵飞去。


第0657章 济尔哈朗
  霰弹shè出的铁质弹丸一下子统治了战场,刹那间就把前排的一千多马甲兵撂倒在地。即便马甲兵身上穿着两层铁甲,铁弹丸也能刺穿两层人马。鞑子的锋矢阵前面一线顿时血花四溅,像是红色的烟花到处盛开。
  这霰弹轰击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可怕的大屠杀。鞑子一下子被大pào的杀伤力惊到了,冲锋的脚步都放慢了几分。
  然而就在前排的满清马甲兵犹豫地几秒后,冲在阵中的济尔哈朗就吹响了继续冲锋的海螺号。
  一杆蓝底红边的巨大龙旗被济尔哈朗的亲卫们高高举起,向所有冲阵的大清勇士宣告:镶蓝旗旗主济尔哈朗就在锋矢阵的前列,正和其他勇士们一起冲锋。
  跟随着济尔哈朗亲自吹响的海螺号,济尔哈朗身边的传令兵也吹响了海螺号。七、八声号角同时响彻几里长的战场,被大pào霰弹震撼到的满清战士仿佛被打了一针鸡血,再次鼓起勇气往前面的回形阵冲去。
  李植看到了为满清士兵鼓舞士气的济尔哈朗,冷哼了一声。
  “祖大寿,那是哪个奴将?”
  祖大寿抱拳说道:“回国公爷,那是鞑子镶蓝旗旗主,郑亲王济尔哈朗。”
  李植看了看济尔哈朗的位置,觉得这个郑亲王的位置相当靠前。他的前面大概也就四、五层兵马。济尔哈朗大概觉得这个位置既不会被神shè手shè中,又足够靠前,能够鼓舞其他士兵的勇气。
  济尔哈朗却不知道李植大pào的厉害。
  李植一挥马鞭,说道:“钟峰,你上去指挥霰弹连续shè击,把这个押阵的济尔哈朗打死。”
  钟峰点了点头,边快马往pào兵处骑去,去指挥正在装弹的pào兵了。
  清兵的锋矢阵快速往前推进,一路冲到了虎贲军的一百七十米外。在这个距离上,虎贲军大兵的普通步qiāng依旧无法shè穿鞑子的双层重甲。在阵前猎杀鞑子的,依旧是瞄准鞑子脑袋shè头的神qiāng手们。
  然而有一个新任连长太紧张了,这个连长刚好对着冲过来的镶蓝旗旗主济尔哈朗。大概是那连续吹响的七、八声海螺号吓到了他,他出现了失误。没等他正面的鞑子冲到一百二十米的杀伤距离上,他就一挥指挥刀:“shè击!”
  这个连第一排四十名大兵齐齐shè击,朝一百五十米外的重甲鞑子shè去。只看到正面的鞑子一个个身子一顿,顿时有二十多人被大兵的步qiāngshè中。
  但子弹在这个距离上依旧破不开两层重甲,即便能侥幸破开重甲,也没有动能撕裂皮肤下面的肌ròu了。中弹的鞑子们只是身子震了震,就毫无阻碍地重新坐正,继续往前面冲锋。
  济尔哈朗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
  “杀!杀进李植中军!”
  身边的鞑子受到亲王的鼓舞,齐齐高喊:
  “杀!”
  “杀!”
  济尔哈朗身边的七、八个传令兵又吹响了号角。苍凉的海螺号声再次在整个战场上响起,配合着那杆不断摇曳的镶蓝旗旗主大龙旗,再次鼓舞了往前冲刺的六万骑兵。
  然而这杆就在海螺号吹响的那一霎那,李植的重pào再次开火了。
  九十二门大pào对着冲上来的鞑清骑兵一顿狂轰滥zhà,刹那间又打死了一千多鞑子。
  不过济尔哈朗对面的八门大pào没有同时开火。而是两门两门的shè击。最先两门大pào瞄准济尔哈朗前面的士兵开火。六百发铁弹丸shè在前面两层的士兵身上,刹那间就把这些鞑子打得血ròu模糊。
  等这些中弹的鞑子倒在地上,又有两门大pào开火。这一次霰弹依旧shè在济尔哈朗前面的士兵身上,又把济尔哈朗前面的骑兵ròu盾削弱了两层。
  钟峰要用接力shè击的霰弹将济尔哈朗前面的士兵全部打死,shè杀鞑清郑亲王济尔哈朗。
  前面的几层士兵突然被霰弹打死,济尔哈朗一下子几乎就luǒ露在阵前。济尔哈朗身边的亲卫“壮大”一个激灵,猛地拉住了济尔哈朗马绳,硬是把济尔哈朗的战马拉住了。几名白甲兵不顾xìng命地策马冲到了济尔哈朗前面,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郑亲王的身体。
  最后四门大pào开火了,四门大pàoshè出霰弹,朝济尔哈朗shè去。
  然而霰弹的铁弹丸却shè在了那些白甲兵身上。几个白甲兵被弹丸贯穿了身体,身上冒出几个鲜血淋漓的大洞,惨叫着死在了济尔哈朗的马前。
  济尔哈朗命大,没有被打死。
  济尔哈朗面色惨白的看着为自己而死的白甲兵们,一时间竟不知道改进该退。
  钟峰见八门大pào都没有打死济尔哈朗,恼怒地挥舞了一下拳头,骂道:“命大的贼妄八。”
  不过就在钟峰骂人的一刹那,济尔哈朗的脑袋上就绽开了一朵血花。
  这个鞑清亲王的身姿实在是太吸引神qiāng手的注意了。虽然大pào霰弹没能击杀击杀他,但此时他前面的阻碍却被大pào全部打掉了。就在他犹豫进退的一刹那,一发子弹也不知道从哪里shè了出来,稳稳地shè穿盔甲shè入了他的右耳。
  子弹从耳朵shè入,shè穿了济尔哈朗的脑壳,从他的后脑勺shè了出来。
  济尔哈朗一下子就失去了生命,噗通一声从马上摔了下来,尸体重重摔在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