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0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0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尔哈赤的子侄们只能战斗到最后。这些爱新觉罗氏的贵族们要用生命挑战李植的火qiāng阵,要率领满清最后的死士发起决死的冲锋。
  长长的号角声猛地吹响。
  时间到了。
  看着驰骋而去的六万骑兵,多尔衮突然流下了两行热泪。
  这是我大清的最后一战了。
  在一众亲王、郡王和贝勒的率领下,六万大清勇士摆出了巨大的锋矢阵形,越起越快,朝五里外李植的回形阵冲去。
  祖大寿用望远镜看着鞑清的骑兵们,突然被骑兵中的一个身影吸引,看了好久。
  “阿济格!”
  祖大寿曾经在走投无路时候伪降过后金,后来又逃了回来。那时候皇太极为了示好辽西将门,隆重地欢迎过祖大寿。所以祖大寿见过鞑清的诸王和贝勒,此时一眼就认出了冲在最前面的英亲王阿济格。
  当然,祖大寿不知道,阿济格现在已经被降为罪人。他身上没有鎏金盔甲,身边没有强悍的亲卫。他冲在骑兵的第一线,不断嘶吼着叫嚷着鼓舞着身边的旗丁们。他身前只有一层骑兵。让祖大寿认出他的,是他那鼓舞士气嘶吼时候的决死模样。
  因为阿济格的身先士卒,他身边的几百鞑子都英勇了许多,排着严整的冲锋锋矢阵。
  祖大寿转身朝李植说道:“国公爷,鞑子这次是拼命了,竟然让英亲王阿济格冲在最前面。”
  冲击虎贲军时候冲在最前面,和自杀没有什么区别。
  阿济格犯下大错导致骚扰粮道的计策失败,导致爱新觉罗氏陷入可能要整族灭亡的困境,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了。也许冲在前面为了其他的族人战死,可以让族人原谅他的莽撞和失误。
  李植听到祖大寿的话,看了一眼阿济格的方向,冷笑了一声。
  “蛮勇夷狄。”
  铁蹄滚滚,努尔哈赤家族的勇士为了生存战斗在最后一刻,嘶吼着冲了过来。几十万只马蹄在东北平原的荒原上扬起了滚滚烟尘,让大地都微微颤抖。距离二里,七百米,五百米,阿济格冲在第一线,眼看就要杀进虎贲军神shè手的shè程内。
  韦老大刚好是站在回形阵的中央,他瞄准了显然是个大军官的阿济格。如果击杀这个大军官,显然可以在qiāng托上一次刻下两道军功。
  距离四百五十米,shè击的号角声还没有吹响,韦老大就抢先摁下了扳机。
  战场上响起“啪!”一声轻响。
  阿济格头部中弹,血溅的几尺高,一声不吭地倒下了马,一下子就被后面的铁骑踩死了。


第0656章 杜度
  米尼步qiāng是一种线膛qiāng,有效shè程其实是很远的。虽然采用的是前膛装弹方式,但在shè程上和后世的后膛线膛qiāng差别不大。
  在后世的历史上,1849年米尼第一种米尼步qiāng列装法军时候,法军发现这种线膛qiāng在九百多米上可以杀伤敌人,在五百五十米上可以保证精度。
  限制步qiāngshè程的主要是视距,李植的步qiāng装上瞄准镜后,优秀的shè手在四百五十米上杀敌并不是难事。不过在这样的距离上杀伤对shè手的个人素质要求很高。不但需要shè手了解自己佩qiāng的特点,而且要求shè手手不能抖,眼不能花。
  所以综合考虑神qiāng手的平均水平,李植还是把开火距离定在四百米。
  韦老大这一次是违反条例了。
  神shè手团的排长,韦老大的上级指挥官见韦老大不等命令就擅自shè击,瞪着眼睛怒视着韦老大。但是他也看到韦老大端掉了一个高级军官。一时间这个排长竟不知道该不该惩罚韦老大,僵在那里,气得满脸血红。
  韦老大看也不看这个排长,飞快地给步qiāng装弹,准备和其他神qiāng手一起继续shè击。
  满清队列的最前面,冲锋的女真骑兵们一个个眼睛血红。
  英亲王阿济格战死了。
  阿济格用死亡洗刷了他在其塔木卫损失一万马甲兵的耻辱。
  这一战大清的勇士无路可退。从跟随努尔哈赤萨尔浒起兵以来,这些追随爱新觉罗家族的战士们就知道他们已经只能往前杀。如今锦州没有了,盛京也已经没了,皇帝多尔衮率领全族人逃到这极北的阿勒楚喀,后面再无一步可退。
  即便是此时投降,魔鬼一般的明国国公李植也会灭亡女zhēn rén。与其屈辱地成为一辈子的奴隶,每日做牛做马不能繁衍子孙,倒不如在这里举着马刀战死。
  爱新觉罗家的铁杆旗丁基本上都是强盗。他们不善生产,只会举着虎qiāng步弓四处抢掠。他们除了抢夺就什么都不会。
  但是他们是骁勇善战的强盗。
  他们明白,一旦这一仗打输,这六万最早追随爱新觉罗氏的旗丁就会受到李植的追杀,就会被蒙古人,甚至其他女真部落攻击,死无葬身之所。
  这一场决死的冲锋,是为了生存而战。
  阿济格的战死没有吓倒这些为了生存而厮杀的强盗们。他们反而更加决然,挥舞着马刀策马往前面加速冲锋。
  多尔衮的中军在一个较高的小丘上,他举着从晋商那里买来的单筒望远镜“千里镜”,看到了胞兄阿济格的战死。
  多尔衮悲痛地闭上了眼睛,却依旧止不住滚滚流下的泪水。
  胞弟多铎死在李植手上,如今胞兄阿济格也被李植的神qiāng手阵毙。
  许久,多尔衮才睁开眼睛,大声说道:“鸣号,鼓舞我大清的勇士冲得更快一些。”
  几十个苍凉的海螺号被猛地吹响,决死的骑兵们嗷嗷叫了起来。六万铁蹄像是六万辆飞速行进的战车,朝薄薄的虎贲军正面冲去。
  “神qiāng手shè击!”
  距离四百米,神qiāng手团的军官们发出了命令,虎贲军的阵前响起了噼哩啪啦的qiāng声。二千五百名神qiāng手瞄准鞑子的头部,开始shè击。
  这一次冲锋,多尔衮让三千多重甲马甲兵冲在前面,后面是五千名穿着重甲的步甲。这些鞑子都穿着两层重甲,子弹打在这些鞑子的躯干上是无法打穿护甲的。但是对于有瞄准镜的神qiāng手来说,可以瞄准这些骑兵的脑袋shè击。
  鞑子士兵的头盔只有一层,挡不住锥形子弹的穿刺。虽然这样shè击命中率较低,可能只有两成左右的命中率。但二千五百把步qiāng一起shè击,还是能造成很大的杀伤。
  一个个鞑清的骑兵头部中弹,脑袋上飚出了血雾或者血箭。
  中弹落马的骑兵倒在地上,和失去控制的军马一起成为了战场上的障碍物,降低了鞑子骑兵的冲锋速度。
  鲜血在阵前喷洒,战场上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安平郡王杜度也冲在队伍的前面,他的眼睛同样血红。这是满清的最后一战,如果败了,建州女真就是族灭的下场。
  李植不给女zhēn rén活路,满清的战士们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杜度已经忘却了生死,策马冲在几百名马甲兵中间。
  “冲啊!冲上去杀了李植!”
  他的亲卫看着身先士卒的杜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