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0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0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族为主体。被后金征服的女真部族除了极少数贵族能和爱新觉罗氏通婚,其他的都沦为了最底层。
  在战场上,爱新觉罗氏往往逼迫其他女真部落的勇士作为“死士”冲锋。这些死士穿着重加登先陷阵,干的是九死一生的活。如果死士害怕,逃亡或者后退,满清甚至会把这些死士的整个部落屠光作为报复。
  若是在李植之前的时代,最底层的女zhēn rén还能跟随皇太极入关抢劫。大明的官军畏惧后金或者清军不敢接战,女zhēn rén可以抢个盆满钵满。然而自从李植崛起以后,这抢劫的买卖也干不成了,其他部落的女zhēn rén对爱新觉罗氏是越来越不满。
  如果多尔衮在阿勒楚喀还不能打一个胜仗,还要继续北逃的话,恐怕不但汉人要逃亡,甚至其他的女真部落都要反咬爱新觉罗氏一口。
  满清的最后一道防线在阿勒楚喀,也只能在阿勒楚喀。再往北面退,就是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槌的下场。事情如果到了那一步,爱新觉罗氏会陷入万劫不复的下场。说不定比接受李植的投降条件,男子为奴女子为婢更惨。
  多尔衮坐在包裹着虎皮的大椅上,双手紧紧握着扶手,脸色惨白。
  礼亲王代善是努尔哈赤的次子,已经六十二岁了。这些年他本来已经渐渐不再管事,但在这爱新觉罗氏生死存亡的关头,他又回到了决策层,和多尔衮等人一起议事。
  然而他毕竟已经老了。
  听到杜度的话,代善仿佛是心头被人锤了一下,竟有些走投无路的苍凉。他一下子全身发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用他那苍老的声音朝屋子的大门口匍匐跪拜:“父汗!父汗莫走,父汗你不能不管我们。”
  六十二岁的代善已经彻底被恐惧打垮了,竟对着无人的屋门口喊努尔哈赤,仿佛只有努尔哈赤的神灵可以救爱新觉罗氏。
  屋内的诸王和贝勒看到这一幕,盯着空无一人的屋子门口,一个个面无人色,仿佛努尔哈赤真的站在那里。
  多尔衮闭上了眼睛,许久才把眼睛睁开。
  “到了此时此刻,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待李植的兵马出了营寨,我们便以六万追随父汗在萨尔浒起家的勇士猛冲李植的中军。我们万众一心,一次把李植的中军冲垮。只要阵斩李植,李植的四万兵马会不战自溃。”
  ……
  九月初五,郑开成的一万破虏师兵士到达了战场。
  满清的十二万兵马担心被前后夹击,撤掉了对李植营寨的包围,列阵在李植营寨的北面。
  十二万大军和李植的四万四千北伐军对峙,几万面大小旗帜在几里长的战场阵线上飘扬,仿佛是一片沸腾的海洋。
  李植准备攻击多尔衮的大军,指挥四万步qiāng手列出了回形阵。
  回形阵的中央,李老四看了看鞑子的布阵,朝李植拱手说道:“东家,我看鞑子的布阵,是要冲击我们的正面,想杀进我们的中军。”


第0655章 阿济格
  李植看了看鞑子的布阵,说道:“调神shè手到正面来,散布在其他的士兵队列中。”
  传令兵立即驰骋出去,没一会,两千五百名神shè手就全部布置在回形阵的正面。
  李植这次在原野上摆出了大型回形阵,放下了四万名士兵。李植的虎贲军士兵站得很密,每个人只占据半米的宽度。加上三百门大pào的宽度,回形阵的每个边边长都是一千八百米左右,战场宽度近四里。
  二千五百名神shè手将一些普通士兵替换下去,站进了正面的三排轮shè阵中,准备应对鞑子铁骑的挑战。
  韦老大作为神qiāng手的一员,也站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旁边的另一个神qiāng手见韦老大忙着检查步qiāng看也不看前面的战场,忍不住问道:“韦老大,前面的鞑子就要冲过来了,你站在第一排不害怕?”
  韦老大看了看说话的袍泽,说道:“怕什么?鞑子见了我们就逃,都逃到这么极北的地方来了。只有他们怕我们的道理,我们怕他们作甚?便是站在第一排,我韦老大也不会有危险。”
  那个神qiāng手说道:“万一鞑子冲上来了呢。”
  韦老大想也不想地说道:“便是冲上来了也不怕,我韦老大是个班长,若是战死了,我爹妈可以得一百五十两伤亡补偿,以后每个月有三两七钱的抚恤金,足够他们安度老年了。”
  那个神qiāng手见韦老大心这么大,嘿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韦老大不再搭理这个神qiāng手,又去算他qiāng托上刻的“战功”去了。韦老大的qiāng托上刻着八个痕,代表着韦老大的八次击杀,这是韦老大最大的惦记。
  据说击杀了二十个敌人,就一定能做到排长。韦老大总琢磨着要是能做到排长,就能回村里把自己的发小全招进虎贲军了。
  所谓苟富贵,莫相忘。
  中军处,李老四往前一指,大声说道:“东家,鞑子动了!”
  李植举起望远镜顺着李老四的手势看过去,果然看到鞑子浩浩dàngdàng的阵线上,左右翼的步兵朝虎贲军包抄过来。鞑子的左右两翼大概出动了六万人,有骑兵也有步兵,一点一点地朝李植这边攻过来。
  鞑子十二万人列阵长达十几里,左右翼的六万人包抄过来,自然会遇上虎贲师回形阵的左右两侧。
  鞑子的六万人两翼兵马走得很慢,似乎并不急着冲入虎贲军的shè程内。李植觉得这六万兵马无法威胁自己的左右两侧。这六万兵马虽然有一些骑兵,但更多的是临时召集的旗丁,除了手上一把钢刀连绵甲都没有,在步qiāng的连番shè击下就是pào灰的命。左右两侧的二万步qiāng手严阵以待,能把这六万兵马打残。
  多尔衮的杀手锏,必然是在正前方。
  果然,等六万两翼兵马走了一半的路程,正前方的多尔衮中军吹响了号角。六万鞑子骑兵动了。
  多尔衮站在六万骑兵的后面,一脸的悲壮。
  这六万骑兵,全是随父汗努尔哈赤在萨尔浒起事的旗丁的子侄,是爱新觉罗氏统治的中坚力量。萨尔浒大战距今已经二十五年,当初的六万人本来应该繁衍成更多的人口,但满清这些年两次败在范家庄,大败在青山口,又输了锦州的决战,这些铁杆旗丁的损失也很大,如今只剩下六万人。
  这六万人较为富庶,人人有马。有些人有甲胄,有些人只有钢刀角弓。他们是多尔衮最后一张王牌。
  多尔衮希望创造奇迹,用这六万人冲破李植的回形阵,冲到李植的中军除击斩李植。
  爱新觉罗的子孙们已经豁出去了。罪人阿济格、郑亲王济尔哈朗、安平郡王杜度、甚至连礼亲王代善都是一身铁甲戎装,在中军处朝多尔衮躬身作揖。
  “皇上,我们去了!”
  多尔衮看着自己的兄弟,叔父和子侄们,艰难的点了点头。
  一众亲王、郡王和贝勒们翻身上马,骑进了六万人冲锋的队列中。李植不接受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