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0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0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马被pào弹shè中,但本身没有受伤。这些失去了战马的步甲兵跑不快,是斥候骑兵最好的目标。
  战场上到处都响起手铳的qiāng声和步甲兵的惨叫声。
  最后郑开成打扫战场,发现整整打死了七百三十一个鞑子步甲。
  来几次这样的杀伤,这一万五千步甲兵就要彻底崩溃。显然,战术素养较差的步甲兵是无法缠住破虏师,让李植的粮草运不上前线的。
  ……
  九月初二,李植在阿勒楚喀南面和全族总动员的多尔衮大军对峙。
  十几万鞑子像是一片海洋布满了天地,把死守在营寨里的虎贲军围住了。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片黑色的海洋中有一小片泛着红色的营寨。
  钟峰站在李植的身边,用望远镜朝远处的满清大军看了看,啐道:“这多尔衮当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他看到郑开成的运粮队南下了,就尽起兵马攻打我们三万四千人。”
  李老四说道:“鞑子恐怕有十一、二万人。我们三万四千人中只有三万步qiāng手,祖大寿的四千骑兵没有装备步qiāng,我们在战力上并没有优势。我看还是等破虏师的一万人回来,我们再里外合击多尔衮。”
  李植点头说道:“李老四说得有道理,我们等待郑开成的兵马回来,再和鞑子决战。”
  李植的大军发现满清倾族攻来后,立即就地开挖壕沟建立营寨。等鞑清的大军包围住虎贲军时候,三万四千人已经在附近挖了一道壕沟,在壕沟后面又建筑了一道土墙。土墙前面布满了铁蒺藜。大pào都藏在临时搭建的土pào台后面,仅仅露出一个pào口。
  这样的防御虽然简单,但十分有效。十一万鞑清壮丁若是不要命朝这个防御体系冲过来,恐怕把血流尽也摸不到虎贲军的边。
  所以李植可以以逸待劳,守在这个临时营寨里等待郑开成的一万兵马会合。从八月三十到九月初二,李植实际上已经守在这个简单的营寨中三天。
  李植正和几个师长说话,却看到营寨外面一阵骚动。几个亲兵手上举着一块什么东西,朝李植这便走了过来。
  “国公爷,奴酋多尔衮派人送来了这些东西。”
  李植接过那亲兵手上的东西,一打开,才发现是一套明艳的女人衣服。
  衣服上面还有一封信,是多尔衮派人写给李植的。那信上写着汉文:“国公跋涉几千里远道而来,驻扎在荒野中却不敢和我大清兵jiāo战,实为fù人也。朕大清皇帝多尔衮特送fù人衣服一件给国公。”
  众人看了多尔衮的信,一时都有些无语。
  祖大寿半跪在李植面前,说道:“国公爷,这是多尔衮的激将之法,国公爷切莫上当。”
  李植举起那花花绿绿的女人衣服,笑道:“可惜太鲜艳了,有些俗气,否则我一定带回去给夫人穿。”
  钟峰从李植手上接过那封信,看了看,哈哈大笑。
  李老四冷冷地看了营寨外的满清大军,啐道:“这多尔衮当真是花招不断,我发现他不耍点计谋,仿佛就浑身不舒服。”
  众人骂了多尔衮一会,便在中军大帐中喝茶等待。
  过了两个时辰,到了天色快暗的时候,又有一个使者举着一封多尔衮的信走了进来。
  众人都好奇多尔衮又要耍什么花招,聚到李植身边看那信。
  “国公爷在上,多尔衮自知不敌国公爷的天兵,愿意率麾下几十万族人投降。只要国公爷让我族几十万人在阿勒楚喀周围一百里耕种渔猎,我等就愿意奉国公爷为主,我多尔衮退位放弃皇帝称号,以后每年向国公爷朝进贡貂皮人参。”
  钟峰看了看信,笑道:“多尔衮江郎才尽,使不出花招,开始琢磨投降条件了。”


第0654章 爱新觉罗
  洪承畴看了看多尔衮的投降条件,稀嘘了一阵。
  “鞑子横行辽东辽西,无数次入塞劫掠,让我大明边军谈之色变,想不到如今在国公爷的手下竟如病猫一般不堪一击,只能跪地求饶。”
  洪承畴朝李植一拜,说道:“国公真英雄也。若是将东奴收为藩属,不失一场盖世武功。”
  祖大寿沉吟说道:“兵者险道也,若是只将阿勒楚喀周围一百里留给多尔衮,倒是省了一场厮杀……”
  李植冷哼了一声,说道:“鞑子几十年来杀了多少我大明百姓?占领辽东后杀光了汉人,血流漂杵。几次入塞,一遇到抵抗就屠城。惨死在鞑子刀下的汉人,以百万计。如今本公率师讨伐,杀到了阿勒楚喀,多尔衮想这么简单就投降,没那么容易。”
  “告诉多尔衮,想投降可以。不过条件不是他说的那样。女真男人,包括努尔哈赤的子孙侄甥,全部打为奴隶,在辽东为我们汉儿的农场主开垦庄田,不准生育后代。女人全部打为奴婢,可以生育后代,但只能和汉人男xìng生育后代,而且不能享受妻子和侧室的待遇,不能拥有任何财产。”
  众人听了李植的话,一个个心头一怔。
  洪承畴吸了口气,说道:“国公爷这是要灭亡女真族啊。这样的政策实行三十年,世上就再无女真一族。”想了想,洪承畴又说道:“恐怕多尔衮无论如何不会答应。”
  李植淡淡说道:“要的就是他不答应,战场把他打趴下后,本公要给鞑子来更狠的。本公要彻查这些满手血腥的女zhēn rén,但凡参加过入关劫掠,又或者在辽东屠杀过汉人的女真鞑子,一律qiāng毙。”
  洪承畴愣了愣,说道:“鞑子男丁只要有一把钢刀便可以从军,杀戮过汉人的鞑子,恐怕十个里面便有五个。这论起来,恐怕有十几万人……”
  “莫非国公要把这十几万人全杀了?”
  李植淡淡说道:“杀了这十几万人,是为惨死鞑子刀下的同胞们一个jiāo代。”
  众将领听到李植杀气腾腾的话,一个个都是脸上一懔。众人暗道国公爷对敌人当真是残酷,为汉人报仇时候当真是强硬,不由得齐齐朝李植拱手作揖,行了一礼。
  ……
  收到李植的回信,多尔衮如坠冰窟。
  济尔哈朗看了一眼李植的信,一下子老泪纵横:“想到我建州女真几十年南征北讨,一度疆域万里甚至有入主中原之象,最后竟是这样的下场。”
  济尔哈朗突然想起什么,抬头说道:“皇上,或者我们继续往北逃吧,我们逃到黑水的北面去!”
  多尔衮没有回答济尔哈朗的话,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安平郡王杜度满眼泪水,抱拳说道:“皇上,如今不但包衣奴逃亡严重,就连叶赫部等女zhēn rén都对我们十分不满。如果不战而退往北面逃亡,不但八旗满洲会彻底瓦解,恐怕我们爱新觉罗一系会受到其他女真部族的联手攻击,恐怕连一个立足之地都找不到。”
  所谓树倒猢狲散,说的就是现在的满清。
  这些年爱新觉罗氏对女zhēn rén的统治,也是十分残酷的。
  在辽东,满清以爱新觉罗氏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