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6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60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小的城堡十分拥挤。如今即便是贝勒都必须在堡外搭帐篷,只有郡王才能分到堡中的石屋。
  多尔衮所在的这间石屋是阿勒楚喀堡原先“镇统”官的屋子,长宽不过二丈。虽然屋中堆上了各式华丽的装饰品,椅子上套上了虎皮,但看上去依旧局促狭窄。
  多尔衮瞪了阿济格好久,突然一下子倒在椅背上。他看着的天花板,有一种大势已去的感觉。
  如今大清几十万族人逃到阿勒楚喀堡,族中的士气十分低迷。那些底层的旗丁或者阿哈哪里懂得多尔衮的坚壁清野大计?他们只知道盛京丢了,大清被李植一路追杀到阿勒楚喀堡,一个个都垂头丧气。
  基层汉人包衣奴隶原先是被旗丁的暴力手段约束的,如今北撤过程中旗丁顾此失彼,没有工夫看守包衣奴隶。这些包衣觉得大清气数已尽,大量逃亡。几十多万汉人奴隶,如今已经只剩下十几万人。
  全靠这几十年来屡战屡胜的一股气势在支撑着,整个部族才没有崩溃。
  如果阿济格被神qiāng手大败的消息传出去,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逃亡。恐怕一些八旗旗丁都会绝望彷徨,加入逃亡的大军。
  多尔衮沉默了好久,忍不住竟叹了一口气。
  多尔衮的这一口叹气,顿时让屋里的几个郡王、贝勒变色。他们在绝境中苦苦支撑的信心,就是源自“足智多谋”的多尔衮的自信。如今多尔衮也无奈叹气,难道局面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程度了?
  多尔衮也发现自己的一声叹气对周围人造成了影响,有些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许久,他才睁开眼睛,说道:“阿济格不顾军令擅开战端,导致大军失利兵士被杀,该当何罪?”
  郑亲王济尔哈朗躬身说道:“回皇上,该当死罪!”
  多尔衮听到这话,又百般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济尔哈朗看着多尔衮的脸色,说道:“然而皇上,此时正是用人之际。奴才请皇上绕了阿济格一条xìng命,让他戴罪立功。”
  多尔衮终究不忍心杀死自己唯一的胞兄,点了点头,说道:“夺去阿济格英亲王爵位,押下去囚禁!”
  四个白甲兵走了上去,站在阿济格的身边,便要押阿济格下去。
  阿济格泪流满面,朝多尔衮又磕了三个头,才跟着白甲兵走了出去。
  看着阿济格的背影,济尔哈朗叹了口气,说道:“只是皇上,如今马甲兵大败,我们骚扰李植粮道的大计如何cāo作?”
  多尔衮看着屋子的大门,脸上竟浮现出灰心绝望的神情,许久没有回答济尔哈朗的话。
  济尔哈朗看着多尔衮的脸色,突然间脸上也流下两行清泪。
  以济尔哈朗的阅历,也已经看出多尔衮已经无计可施了。多尔衮虽然号称足智多谋,但他的智谋也是有限的。坚壁清野骚扰粮道是多尔衮的最后一计,这一计失败后,大清已经无力阻止李植的虎贲军一路北上,攻到阿勒楚喀。
  看到济尔哈朗脸上的泪水,屋里的其他郡王、贝勒都有些慌张起来。他们齐齐看向皇帝多尔衮,仿佛是溺水的人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希望多尔衮能够再出奇谋救下大清。
  多尔衮看着泪流满面的济尔哈朗,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再派一万五千步甲兵去试试吧。”
  ……
  八月初三,撒叉河卫的荒野上,郑开成一万押运粮草的步兵正在往前前进。
  击溃鞑清马甲兵后,上一次的粮草已经及时送到了津国公的主力军中。得到粮草后,三万四千主力又往前前进了二百里。如今李植距离鞑清盘踞的阿勒楚喀只有五百里。只要粮草不成问题,下个月大军就能杀到阿勒楚喀和鞑清决战。
  击败了鞑子的马甲兵后,郑开成的部队士气很高。士兵们一路唱着军歌,前进的速度很快。
  郑开成骑在马上,用望远镜朝四野望去,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平坦的荒原。只要把水利设施兴建起来,配合国公爷的新型农业机器,这辽阔的关外将成为一个富饶的大粮仓。
  如今万事顺利,击溃鞑清就在眼前,郑开成已经开始展望这关外大开发的远景了。
  郑开成正在那里观察,却看到五个斥候跑了过来。
  “师长,北面又来了一万多鞑子。”
  郑开成疑惑地问道:“什么鞑子?”
  “似乎都是鞑子的步甲兵。”
  郑开成笑了笑。
  “马甲兵被打残了,就派步甲兵来送死,多尔衮当真是黔驴技穷了。”
  一挥手,郑开成说道:“先把大pào藏起来,等下鞑子来了让他们尝尝大pào的味道。”


第0653章 fù人
  一万五千步甲逼近了郑开成的破虏师。
  这些鞑子步甲兵没有马甲兵精锐,光是从他们的军马上就能看出来。比起马甲的高大战马,这些步甲的战马起码要矮半个头。驰骋在荒原上,这些步甲没有一万五千马甲那样气势汹汹,夺人心魄。
  不过这些步甲十分嚣张,逼到了破虏师四百米附近。
  破虏师一万士兵列出回形阵迎敌。郑开成把大pào藏在了士兵队列后面,让士兵悄悄给大pào装yào上膛。
  破虏师周围的步甲兵警惕xìng显然不如马甲兵。若是马甲兵来骚扰,马上的马甲兵会时不时站立在马上观察破虏师的大pào,一旦发现大pào从pào车上拆下来,甚至仅仅发现大pào看不见了,他们就会呼哨着往远处逃窜。
  而这些步甲兵反应就慢得多,只要没有看到大pàopào口对准他们,他们就没有注意郑开成大pào的位置。可能个别步甲兵已经警惕起来,但是步甲兵整体应激能力比较弱,个人士兵的警惕没能影响整个一万多人的队列。
  郑开成军中突然号角长鸣,大pào前排的士兵同时退了下去,将装好pào弹的大pào露了出来。
  轰隆巨响中,五十门大pào对准了阵形密集的鞑子步甲兵,开pào了。
  五十发pào弹像是五十道闪电,狠狠扎进了四百米外步甲兵的队列里。这么近的距离上轰zhà,实心弹的威力是十分可怕的。pào弹所到之处摧枯拉朽,无论是战马还是步甲兵,全部轰烂砸碎,pào弹要击穿好四、五层士兵才停下来。
  步甲兵们这才如梦初醒,知道明军的大pào已经对准他们了。步甲兵们惊慌失措,拍马往远处逃去。
  但是郑开成的大pào在极限shè速下,二十秒钟就能完成一次装弹shè击。步甲兵们想逃到大pào的三里直shèshè程之外不是那么容易的。
  五十门大pào像是五十个屠夫,不断朝挤在一起逃跑的步甲兵轰zhà。
  等步甲兵们逃到三里之外,郑开成的大pào已经打了四轮,pào管都打得滚烫。要不是速shè状态下pào管实在太热,郑开成能把这些步甲兵全部打残。不过即便只打了四轮,步甲兵也死了好几百,算是被重创。
  大pào停止了轰zhà,几百名斥候骑兵冲了出去,用手铳去shè杀那些失去了战马的步甲兵——有些步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