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9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9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往后面逃跑。


第0648章 围城
  看到pào兵一下子被李植的步qiāng手打垮,张慎言怒火中烧。
  江北军之所以踌躇满志敢挑战李植,所依赖的就是这六百门红夷大pào。pào兵被打掉,大pào全哑火了,这仗还怎么打?
  他脸上红了又白,十分地激动。
  张慎言左右看了一眼,最后指着吴三桂骂道:“吴三桂,你怎么如此糊涂,竟让李植的火铳手接近我们的队列!”
  吴三桂被张慎言骂得张口结舌。刚刚明明自己说要驱散这些火铳兵,是张慎言托大说不需要。然而此时出了问题,张慎言却又把责任全部赖在自己身上。
  吴三桂虽然尊敬文官,但也是有脾气的,他不禁恼怒地说道:“尚书大人何出此言,适才三桂便说要驱散这些火铳手!若是尚书听三桂所言,pào兵如何会败!”
  两人还在那里争论,两千五百名虎贲军神shè手又开qiāng了。
  这一次神shè手瞄准了江北军前列的将校军官。那些穿着铠甲的小军校全部成为了狙击手们的目标。只听到噼哩啪啦一串qiāng声响起,那些站在前列的军官一个个身上喷血箭,惨叫着倒了下去。
  张慎言看着前面的景象,一时间目瞪口呆,竟失去了方措。
  左良玉皱了皱眉头,不再询问进退失据的张慎言,而是朝身后的骑兵一挥手。
  “骑兵局出击!”
  令旗招展,左良玉身后的一万骑兵跨上战马,冲出队列往前面的虎贲军神qiāng手冲去。
  看江北叛军的骑兵杀出来了,神qiāng手们一个个跳上了身后的战马,开始撤退。
  “谢晋快走!”
  谢晋却是个胆大的。周围的其他神qiāng手都已经骑马往后撤的时候,哪怕其他的袍泽都在催促他,他依旧赖在那里不走。他兀自上膛装弹,在瞄准镜里对准了一个冲过来的骑兵将领。
  谢晋一摁扳机,啪一声脆响,那个穿着鱼鳞甲的骑兵队长胸口中弹,捂着伤口倒在了马下。
  谢晋嘿嘿一笑,这才翻身上马,催马往北面驰骋。
  比起其他人,谢晋多杀一个骑兵头目。这回去吹嘘一下,说不定排长会多发几两赏银给自己。到时候得了赏银,可以为妹妹办一笔体面的嫁妆。
  见前面的狙击手得手,李兴不再恋战。他让pào兵把大pào和pào车连起来,率领大军往北面沂州城撤退而去。
  既然已经端掉江北军的pào兵了,就不适宜再和江北军野地浪战了。倘若城外野战,江北军可以利用人多优势,八万人对二万人尚有优势。但是如果虎贲军据称守卫,江北军的人数优势在大pào面前毫无意义。
  战场距离沂州城不过八里,而江北军和虎贲军之间的距离有五里,江北军就是跑断腿也追不上去。
  ……
  六月三十,张慎言、吴三桂和左良玉灰头土脸地坐在中军大帐内,看着上来汇报情况的将官。
  江北军包围沂州城已经半个月了。自从在墙子沟端掉江北军的pào兵后,李植的弟弟李兴就毫不犹豫的缩入城中死守。而没有了火pào的江北军,根本拿沂州城一点办法都没有。
  左良玉麾下参将赵柱半跪在地,抱拳说道:“赵柱无能,实在顶不住沂州城头的火pào。两万士兵走到城墙边两百步就遭到城头霰弹pào击。只一轮pào火,就被打死了一千多人。将士们顶不住,溃下来了!”
  张慎言脸上发白,看着赵柱说不出话来。
  赵柱的意思,是攻城大军一触即溃,被城墙上的大pào打几发pào弹就打崩了。
  没有大pào,攻打坚城根本就是一个幻想。
  张慎言心里恼怒烦躁,却无处发泄。他被吴三桂顶了几次,如今也不敢再对吴三桂发火了。想了想,他说道:“左帅,我们不如绕过沂州城,往山东腹地攻去。”
  左良玉皱眉说道:“荒唐!如实不顾拿下沂州城,我们的补给如何给养?山东的大城如今都有乡勇守卫,我们没有大pào,打任何一座城都需要时间。补给线掐在李兴的手上,说不定一个月我们的将士就没有粮草。”
  “到时候大军一哄而散,尚书大人能承担责任?”
  江北二镇的士兵之所以有战斗力,完全靠左良玉和吴三桂二人统御有方。两个总兵都是大明的名将,可以说是铁打的将军,是不可能更换的。张慎言虽然要拿出文贵武贱以文御武的架子,但其实是色厉内荏。他被左良玉骂了一声荒唐,也不敢还嘴。
  咬了咬牙,张慎言说道:“按左帅的意思,我们只能等新一批pào兵练出来了?”
  虽然几千关键pào兵在战线前面被神qiāng手一锅端,但终究还是有几个pào长、测量员和装yào兵活了下来。如今江北军只能以这些人为教练,从新兵中训练pào长和技术pào手。
  但这项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没有四、五个月,几千pào兵是练不出来的。
  左良玉摆弄着手上的一块倭国银饼,点了点头。
  张慎言讪讪说道:“过了四、五个月,李植在辽东都打完了。难道我们就只能眼睁睁在这里等着,等李植在辽东打完仗回师来打我们?”
  左良玉吸了口气,没有回答张慎言的话。
  ……
  其塔木卫是明初时候大明在关外设置的一个卫所。
  当然到了明末,这个奴儿干都司的卫所早已经不复存在,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如今这一片东北荒原是蒙古郭罗尔斯部的牧马地,被蒙古人称为言司塔。
  但是李植既然作为大明的征北大将军,自然还是要按大明的说法称呼地名。在虎贲军和辽西民壮的口中,这距离阿勒楚喀八百里的地方,依旧被称为其塔木卫。
  郑开成率领的一万运粮大军从三万卫的营寨中出发,走了四天走到了其塔木卫。郑开成要将后方运来的粮草送到在二百里之外的津国公大军中。
  前几天还好,荒原上道路畅通,郑开成走得很快。但是今天,鞑子的游骑却不断出现,逼迫运粮的一万虎贲军时刻保持战斗队形。短短十里路程,士兵们要不断拿起步qiāng准备战斗,走走停停,竟走了四个时辰。


第0649章 骚扰
  郑开成用望远镜看着地平线上鞑子骑兵,皱紧了眉头。
  鞑子大概有一万五千人,看上去都是马甲兵。鞑清为了拖延北伐军,下了血本,派出最精锐的马甲兵来执行骚扰任务。这些马甲兵弓马娴熟来去如飞,时刻让运送粮草的破虏师感到压力。
  这些马甲兵真打起来不是郑开成一万破虏师步qiāng手的对手。真正令人感到难缠的是这些马甲兵的机动。这些马甲兵此时脱去了两层重甲,拥有远高于破虏师的机动力,不断地骚扰破虏师。
  破虏师时刻被鞑子骑兵缠着,走走停停,粮草送到前线去要再走十五天。
  前线的三万四千兵马一直在等郑开成的粮食补给,趴在撒叉河卫一带无法前进。如果郑开成的粮食要在路上再走十五天,那整个北伐的进度又要拖慢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