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9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看了看沙盘,问道:“洪参谋,阿勒楚喀距此一千里,我们的后勤如何保障?”
  洪承畴答道:“我们可以每三百里设营寨一座,在此地和阿勒楚喀之间建筑三座营寨。每座营寨派一万辽丁民壮守卫,在营寨中积存粮食。”
  “同时我们以一万士兵为运粮队,在各个营寨之间运输粮食。如此一来,即便是鞑子派几万骑兵攻击我们的后勤路线,我们也可以应负得来。”
  郑开成想了想,说道:“如此一来,我们一路建设营寨等待粮草,这次北征恐怕还要打几个月。若是拖到冬天,这苦寒之地我们的士兵无法作战,我们就只能撤退了。”
  洪承畴点头说道:“多尔衮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舍得弃掉沈阳一路撤到极北处。他想的就是把大战拖到冬天,让我们无功而返。”
  “但这是我们解决后勤的唯一办法。”


第0646章 沂州
  吴三桂看着身后的八万江北二镇大军,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
  八万大军充满了崎岖蜿蜒的乡间小道,从吴三桂的身边一直蔓延到远处看不见的地方,仿佛铺满整个天地。
  关宁军被李植击败后,吴三桂一度成了一个无人理睬的落水狗。关宁军被大幅缩编,裁撤,被调到一团糜烂的河南剿贼战场上。吴三桂那时感觉自己这一辈子完蛋了,最后不是被流贼打死,就是因为通贼被天子赐死。
  说不定哪天被逼无奈,就要投贼,然后被朝廷的新军剿灭。
  然而在吴三桂最落魄的时候,江南的东林党人没有忘记吴三桂。他们筹建江北二镇时候找来了吴三桂,让他担任江北东镇总兵。
  江北东镇最后足足有四万人,兵马是吴三桂在辽西时候的两倍。而且江北东镇兵饷富裕,粮草充足,吴三桂一下子又重新显贵起来。
  吴三桂知道,江北二镇组建的目的就是对抗李植。江北二镇仿效李植的虎贲军一样装备火铳大pào,并在数量上多于虎贲军,就是为了能战胜李植的兵马。
  不过吴三桂不怕李植,吴三桂作为辽西将门的代表,几十年来一直依附于朝廷的文官,比谁都清楚士绅的力量。在吴三桂眼里,李植再强大,也只是昙花一现。而这个天下,归根到底还是士绅的。
  李植在天津和山东做的种种事情,表面上让李植强大了许多,让百姓幸福了许多,但在吴三桂看来,这是一个毫无政治经验的人在自杀。
  这就好像一个孩童抢夺一个壮汉的米饭吃,段时间看孩童是吃饱了,但却会引来壮汉的疯狂报复。
  李植是一个人,而士绅有多少人?士绅是整个天下!即便李植杀了天津和山东的士绅,江南和湖广还有,江西和四川还有,福建和两广,浙江和山西还有!
  李植杀的士绅越多,天下的士绅越会惊醒,越会形成合力来剿杀李植。士绅可以一败再败,但反扑的力量却会一次比一次强。
  更何况,这一次的江北二镇不一样。被李植赶出小琉球的红毛也仇视李植,卖了六百门先进大pào给江南的士绅。有这六白门大pào,八万江北军可以压倒李植留守山东的两万兵马,将战火烧到天津去。
  李植在辽东已经陷入泥潭,举步维艰,正是江北军攻击天津的好机会。江北军攻击李植的消息从山东传到辽东去要半月,李植在辽东撤兵会遭到清国骑兵的追击骚扰,率兵赶回山东救援起码需要两个月。所以江北军有足足两个半月以上的时间。说不定这一次,江南的士绅就能一次xìng把李植这个dú瘤拔下。
  若是让江北军攻进了范家庄,江南的士绅们肯定会一把火把这座“罪恶之城”烧为焦土。
  南京吏部尚书张慎言是这一次最高随军的文官。钱谦益礼部出身不懂军事,史可法最近因为和清国同盟的事情和钱谦益闹翻,不再管江北二镇的事情。最后出征的文官就变成了张慎言。
  张慎言看了看踌躇满志的吴三桂,笑道:“若是此番能掀掉李植的巢穴,我保举吴总兵改日提督天津,总管天津一镇戎政。”
  吴三桂终究年轻,听到这话心头一喜,脸上绽放出笑容出来。
  张慎言转身朝左良玉说道:“左帅来日可为山东提督,总管山东一省戎政。”
  左良玉身体不太好,听到张慎言的话咳嗽了几声。
  他转头看了看张慎言,说道:“尚书大人,左某曾和李植一起剿过贼,知道此子不是轻进冒险之人。左某担心的是,李植既然明目张胆地发兵辽东,就一定会在山东留下后手防备我们。没有十二分把握顶住我们的进攻,李植也不会去辽东。”
  张慎言不满地说道:“哦?左帅是认为李植身在辽东,仅在山东留下二万守兵就能拦住我们的八万大军,六百门大pào么?”
  张慎言哈哈大笑,说道:“左帅的意思,这李植是天神下凡么?”
  吴三桂听见张慎言的话,也哈哈笑了起来。
  左良玉听到张慎言的笑声,闭上了眼睛。许久,他才睁开眼睛说道:“左某倒不是涨他人志气,只是觉得凡事小心为上。”
  张慎言笑了笑,没有说话。
  吴三桂站出来打圆场说道:“我看左帅的说法也有可取之处。我们此番进兵,把握时机的同时也该谨慎行事,莫要着了李植的道。”
  张慎言呵呵一笑,说道:“吴总兵说的也有道理,我们便多放些斥候出去,把情况搞清楚。”
  吴三桂不再说这个话题,看了看前面说道:“尚书大人,前面就是沂州了,我们用六百门重pào轰开沂州城,便可以突入山东境内!”
  ……
  沂州城中,李兴一身火红色笔挺的师长军装,脚踩牛皮硬靴,腰佩军官短铳,看着站在台下的两千五百名神qiāng手。
  这些神qiāng手,是从两万名虎贲军士兵中挑选出来的,装备了新式步qiāng的优秀shè手。所谓新式步qiāng,就是在米尼步qiāng上装上了瞄准镜的步qiāng。这种新式步qiāng可以让shè手轻松命中四百米外的目标,说是狙击步qiāng也不为过。
  两千五百名神qiāng手都是优秀的战士,经过了一年多的训练,这些战士的纪律xìng也十分出色。此时两千多人站在台下,没有一个人喧哗吵闹。整个校场上人头耸动,却又十分安静。
  李兴一挥拳头:“士兵们,江南的叛军趁着津国公为国征战,征伐东奴的时机,杀到山东来了。”
  “这些无耻的士绅,为了一己私利勾结鞑清,不顾鞑清屠杀了我百万大明同胞的罪恶,和鞑清蛇鼠一窝。”
  “我们能让这些无耻小人得逞吗?”
  “不能!!”
  李兴站在台上摸着腰带,大声说道:“士兵们,你们是津国公挑出来的尖子!是这次沂州保卫战的关键。”
  “接下来的战斗,需要你们以百折不饶的韧xìng,视死如归的勇气战斗。你们的表现,将直接决定沂州保卫战的结果,你们的勇敢程度,将直接决定我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