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9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9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阳,鞑子建造的皇宫十分简陋!以后这座宫殿就叫做‘北狄宫’,就作为本公在沈阳的行辕了。”
  转了一圈,李植走出了鞑子的皇宫。
  皇宫门外,四万辽东民壮已经跪了一地,一个个哭得涕泪横流。
  李植一走出来,地上的辽民们就拼命朝李植磕头。
  李植笑了笑,走到一个中年辽民身边扶起了他。
  “大家怎么都跪地上了?”
  那个中年人虽然依然健壮,但头发已经全白了。见李植扶起他,他激动地擦了擦眼泪,说道:“国公爷在上,我等小民本来都是辽东镇金州卫的军户。二十年前鞑子占了辽东,屠杀汉民,我们拼着小命逃到辽西。一路上逃亡当真是慌不择路,差一点就被追上来的鞑子杀了。”
  “我的弟弟杜又弟,就是在路上遇到鞑子追兵,便xìng命没有了。”
  说着说着,这个辽民又哭了起来,擦着眼泪说道:
  “小民想不到,想不到,想不到能在有生之年回到辽东。如今国公爷收复了辽东,我们又能回到这片故土了。我们可以在祖宗的故土上耕田种地,生儿育女了!国公是我汉家的大英雄,我们要给国公爷磕头!”
  不等李植扶起他,他就用力跪到了地上,又给李植磕起头来。
  周围的百姓一个个哭得稀里哗啦,拼命给李植磕头。
  “国公爷是我汉家的大英雄!”
  “国公爷比岳圣人!关圣人还了不起!”


第0645章 征北
  乾清宫中,大明天子朱由检看着李植送来的塘报,几乎是不敢置信。
  朱由检叫来了王承恩:“王承恩,你来看看这塘报,这是津国公写错了,还是朕理解错了?津国公发兵辽东一个半月,就攻下东奴的巢穴沈阳?”
  王承恩喊了一声喏,上来捧起了李植的塘报。他仔细看了一遍,看完后又重新看了一遍,不禁吸了一口凉气。
  “圣上,你看的没错,津国公说他已经攻下沈阳。”
  “津国公说沈阳城外他击破鞑子的马军,斩首二千三百七十七具。鞑子不敢和津国公jiāo战,弃了经营二十多年的巢穴,一路往北方逃去了。”
  朱由检听到王承恩的话,问道:“祸害了我大明几十年的东奴竟如此不堪一击?王承恩,你觉得津国公这封塘报,可否属实?”
  王承恩想了想,说道:“津国公没有必要说谎,恐怕这是实情。津国公也说鞑子把沈阳城中的物资搬运一空,恐怕这是鞑子的主动撤退,所以津国公的进展才如此迅速。”
  “不过,圣上,这无论如何是大捷啊。这一进沈阳,就算是光复整个辽东了!沈阳在天启朝失陷,丢失了二十七年,如今一朝光复了。”
  朱由检想着想着,渐渐高兴起来。他脸上渐渐有了笑容,最后干脆抬起头来哈哈大笑。
  “崇祯二年奴酋黄台吉杀到京城之外,何等的嚣张?想不到今日,我大明的兵马竟把东奴的巢穴攻下来了。想不到朕日夜cāo劳终于感动了先帝祖宗,神灵有知,竟让朕有了开疆复土的武功!”
  王承恩看着朱由检的脸色,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喊道:“虽然表面上是津国公的军功,但实际上这都是天子十几天圣心垂治,无上天威所致。”
  宫里宦官、宫女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个个也跪了下去,大声唱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由检站了起来,在乾清宫里跺了几步,笑道:“好!好个李植!”
  笑了几声,朱由检又叹了口气。
  “若不是李植打下沈阳,而是京营新军建此奇功,那该多好。”
  摇了摇头,朱由检挥袖说道:“封李植为征北大将军!传朕的旨意,让李植这次一定要斩草除根,提奴酋多尔衮的首级来见朕。”
  ……
  六月初一,李植率领四万四千大军走到了三万卫。
  三万卫是远来辽东镇最北端的卫所之一,地方大约是后世的开原城。明在此地设卫所、建制安乐州。后安乐州撤销,只余三万卫卫所一座。鞑清占领辽东后,卫城的汉人大量逃亡。原先的卫城中人口越来越少,渐渐就变成了一座空城。
  三万卫的城墙外面的包着的砖块似乎是被人撬去了,十不存一。墙砖下面夯土筑成的土墙在雨水的冲刷下已经坍塌了多处,不再具备防御作用。城中的木质建筑大概是被附近的鞑子当成烧火木柴,被全部拆除带走了,剩下的东西已经不再成建筑。
  整座卫所中,只剩下高高低低的房屋夯土地基。
  鞑清占领辽东以后实施大屠杀式的恐怖统治。辽东的汉人城镇大多残破抛弃,三万卫只是其中的一座小城。但这座小城,却足以证明鞑清的残暴。
  李植在这座弃城中停留了好几天,一直待到六月初五,也没有继续往前前进。
  倒不是这三万卫有什么特殊的军事价值,而是李植发现再往前突进的话后勤就跟不上了。
  李植此前一直在内线作战,即便是征讨日本也只是进攻海边的城市,后勤线都很容易保护。但到了广阔的东北大平原上,这补给品运输的问题就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
  补给品从锦州下船,经过沈阳运到三万卫有八百里陆路。李植的运输队使用马车运输,每天大概能走四十多里的路程。从锦州到三万卫要走二十天。如果李植的兵马以三十里一天的速度往前突进,等到随军携带的补给品吃完了,后面的补给品也依旧没法送到。
  李植必须降低行军速度,才能得到后方的粮草。
  三万卫城墙中的中军大帐里,众将领站在两米长宽的“东北地形沙盘”前面,一个个眉头紧皱。
  李植这次远征关外,提前让参谋部做了一个大型沙盘。沙盘是用河沙、稻米和胶水做的,根据斥候侦察的情报模拟东北的山川河流,能让人对战争的地理环境一目了然。
  众将看着沙盘,发现自己才深入东北大平原的五分之二。走了几百里后勤已经成问题,再往前走这情况会更复杂,众将不由得都为后勤担忧起来。
  参谋洪承畴说道:“据我的估计,这次多尔衮已经一路北逃,很可能已经在千里之外。女zhēn rén在白山黑水之滨有一座阿勒楚喀要塞,便是金国的上京。多尔衮此番既然一味避战,很可能已经率领几十万族人逃到了阿勒楚喀。”
  洪承畴说道:“若是我大军此番不北上杀灭鞑子的主力,恐怕等我大军回天津后鞑子就会南下掠夺辽东城外的百姓,辽东将永无宁日。所以如果我们这次不能歼灭鞑子,以后就必须在辽东驻扎大量兵马。而且即便驻扎大量兵马,我们也将疲于防守,和鞑子反复拉锯,无法安全地开垦辽东平原的广袤土地。”
  “如果情况变成那样,辽东就毫无经济价值,会变成国公爷的沉重负担。”
  “所以我建议,我们这次要杀到阿勒楚喀,在白山黑水之间和鞑子决战。”
  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