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9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9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
  钟峰哈哈大笑,策马向回形阵的后面骑去。
  和步兵相比,骑兵拥有极高的机动力。骑兵遇上步兵,可以自由选择什么时候战斗,从哪个部位发起战斗。哪怕李植的虎贲军步兵武装到牙齿,也改变不了骑兵和步兵作战时候的这个天然法则。
  两万鞑子骑兵绕到了虎贲军的后背,开始欺到步qiāng手的一里处,用滚滚的铁蹄声压迫守在那里的天津大兵。
  背部的一百二十门大pào接连打响。
  李植四万士兵中,一大半是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为了增强正面的防御力,李植在正面布置了较多的老兵。而背部则新兵较多。这些新兵在两万鞑清骑兵的压迫下有些紧张,这些情况都落在鞑清骑兵的眼里。
  不仅如此,在钟峰的授意下,回形阵后面的三门重pào哑火了。三门重pào的pào手像模像样地点燃了火绳,却没能把大pào打响。
  在连绵吐出火舌的火pào队列中,这哑火的三门重pào尤为显眼。
  鞑子的骑兵跑得很快,机动力很强,他们可以选择什么时候开战。但他们却有一个天然的缺点,就是他们在这场战争中整体上处于劣势。所以有时候哪怕为了一个可能xìng很小的获胜机会,他们也不得不放手一搏。
  鞑清的骑兵们看到这三门哑火的大pào,像是苍蝇闻到了ròu腥,一下子兴奋起来。这些骑兵来回试探,就是希望找到虎贲军的薄弱点。而这三门哑火的大pào,仿佛是在这个回形阵背面的虎贲军士兵脸上贴上了“心理素质不佳”的标签。
  鞑清的海螺号声一个接一个地响起,两万骑兵分出了五千人,像是一群苍蝇一样扑向了大pào哑火的区域。
  钟峰哈哈笑了起来。
  “这些傻鞑子!”
  五千名鞑子以为找到了薄弱点,却不知道火pào哑火是李植的表演,自己撞上的是一块铁板。李植的虎贲军新兵经过一年的苦练,不知道打了多少次qiāngshè了多少次pào,哪怕实战经验不足,也不会在鞑子面前手软。
  迎接五千名冲阵鞑子的,是三十门火pào的霰弹。近万发霰弹弹丸猛地喷出,像是一片夺命的烟雾一样统治了回形阵前面的区域,似乎要毁灭一切。


第0644章 沈阳
  满清的骑兵像是沙包一样,一个接一个被霰弹撂倒,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骑兵还不清醒,刚才三门哑火的火pào极大的刺激了他们的侥幸心理——如果能发现虎贲军的弱点,这场战争就能在沈阳城外获胜,就不用毁掉一切逃到北方去了。鞑子的军官们大声吆喝着,指挥骑兵闷着头往回形阵中冲刺。
  然而前面的虎贲军大兵,没有一个是吃素的。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响起,八百多发子弹像是一场暴风雨,扫向了冲刺过来的满清骑兵。鞑子像是被人狠狠锤了一下,刹那间就倒下了一大片。后排的骑兵绕过前排骑兵的尸体,仅仅往前奔驰了十米,就又遭到了一轮扫shè。
  骑兵们就像被大风刮过的果子,扑通扑通往地上掉,一片又一片。
  济尔哈朗的骑兵们一下子被打懵了,这哪里是一支“惊慌失措”的新兵?这绝对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劲旅。
  就在他们犹豫不决的几秒内,第三次齐shè再次袭来。
  鞑子的前锋又倒下一大片。
  鞑子刚才绕着虎贲军试探时候,大pào实心弹造成的伤害是有限的。但此时被李植诱骗,朝回形阵后部冲锋的这一下,损失却是惨重的。五千人只冲了二十几秒,一下子就在阵前扔下了近二千具尸体。
  五千冲锋的鞑子刹那间就只剩下三千人,这一支部队的士气崩溃了。还活着的鞑子哪里还敢往前冲?他们不管不顾地掉头就跑,策马往东北方向逃窜。
  这三千人的溃逃一下子就带动了其他的骑兵。四万多满清骑兵不敢再试探李植的虚实,一个个呼啸着往北面逃去,快速离开了战场。
  满清的盛京彻底被放弃,赤luǒluǒ地暴露在虎贲军的面前。
  李植一挥手,喊道:“进沈阳!”
  ……
  沈阳失陷于后金,是在天启元年三月。那时努尔哈赤挟萨尔浒大胜之威,一路南下,夺下奉集堡、沈阳和辽阳。沈阳从此就称为后金的城市,距今已经有二十四年。
  二十四年,已经是一代人。
  天启五年,努尔哈赤迁都沈阳,把沈阳定为了女zhēn rén在关外统治的中心。
  多尔衮这次面对李植的征伐,自知不敌,于是就坚壁清野一路北逃。李植收复沈阳,沈阳以南就再没有女zhēn rén的势力。大明的辽东镇主要是后世的辽宁省南部沿海地区,现在已经全部克复。
  启、祯二朝梦寐以求的事情,在李植手上轻松完成了。三十年来失陷的国土,一朝全部夺回。
  狼狈北逃的女zhēn rén,又回到了他们出发的白山黑水之间。
  李植带着麾下的武将们,率领四万远征大军和四万辽民民壮入了城,兴致盎然地走在这座女zhēn rén的都城中。
  首先映入李植等人眼中的就是城南的铁匠铺。鞑子重视军备,这些年虽然屠杀辽人,把一百多万人的辽东杀成无人区,但是却不杀有手艺的铁匠。辽人铁匠和入关掠夺得到的铁匠就成为女zhēn rén的奴隶,日夜为女zhēn rén打造盔甲武器。
  从晋商或者朝鲜人那里得来的钢铁,几乎全部打成了武器装备满清兵马。城南的铁匠铺一间接一间,从城墙外面绵延到城墙内部,数下来起码有几千家。
  此时铁匠们已经被多尔衮挟持着北上,铁匠铺内一片狼藉。地上到处是木炭和木柴,烧铁的火炉也被破坏了,满地碎砖,大概是不让李植的铁匠可以就地修缮武器。
  李植冷哼了一声:“卑鄙蛮夷!”
  再往北走,才是城中的商业区。城中的粮食物资已经被鞑子全部运走了,道路两边店铺里什么都没有。就连家具和门板都被女zhēn rén拆下带走了。除了城中的建筑没有烧掉,女zhēn rén是没有留下一丁点物资给李植。
  再往北走,便是沈阳的满清皇宫。
  比起大明的紫禁城,鞑清的皇宫就寒碜得多了。韩金信从怀里掏出一张纸,走在李植旁边充当起导游来。
  “国公,这是大清门,是整座宫殿的正门。”
  钟峰看了看那大门,忍不住说道:“这鞑子的皇宫大门,当真没有国公府大门气派。”
  李植点了点头,随着韩金信走入了皇宫。
  “这是崇政殿!是奴酋多尔衮举行朝会,宴请外国使臣的地方。”
  “这是凤凰楼。鞑子不懂建筑,没见过高楼,所以在宫内建了这样一座三层高楼便自认为巍峨威武了。其实臣觉得,这小楼修得不lún不类。”
  “这是清宁宫,是奴酋多尔衮居住的巢穴!”
  那宫殿并不大,建筑规格也不高。女zhēn rén根本没有使用庑殿顶建造屋顶,而是使用大明明间建筑的硬山式屋顶。李植看完一圈,笑了笑说道:“想不到这么快就打到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