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9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9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李老四,问道:“李老四,你怎么看?”
  李老四说道:“国公爷,我也认为可以征发民壮。此战补给线十分漫长。而我们战兵只有四万四千,征调民兵守卫补给线是个好办法。我们可以抽调一些军官指挥这些民兵。辽西是这些辽民的家园,他们守起城来一定会出死力。民兵守住大城没有问题。”
  李植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好,便按李师长和洪参谋的赞画,征调民壮。不过接下来我们还要打沈阳,一路北上,一万民壮是万万不够的。就从辽西民夫中选出五万壮丁,给予武器盔甲,负责守卫我们接下来攻下的城池。”
  “这件事让郑开成去做,让郑成功组织船队,半个月之内把选出的辽民运来。”
  郑开成一拱手,说道:“国公放心,我这便乘船回天津,最快速度去开荒营中抽调壮丁。”
  李植正在那里布置补给线的守卫,却看到远处十骑斥候快马疾驰奔来。斥候通过重重关禁,一路走到了李植面前,单膝跪下说道:“国公爷,我们深入东面二百里侦探敌情,发现鞑清已经放弃义州和广宁,拖家带口一路北逃。我们的人和鞑清的斥候一接战,鞑清的斥候就慌不择路的溃逃,似乎毫无战心。”
  选锋师代理师长薛三库愣了愣,问道:“广宁也收复了?东奴这是要不战而逃了?”
  李老四吸了一口气,说道:“国公爷,我看鞑子这次使的是坚壁清野之计。”
  ……
  多尔衮转身最后看了一眼盛京皇宫,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想不到父皇营造的皇宫,竟要被我放弃了。”
  听到多尔衮的感慨,多尔衮的胞兄阿济格满眼的血红,大声喊道:“皇上,我们有十几万可战勇士,便是出城和李植四万人对敌,也未必不敌。这盛京是父皇浴血打下的基业,岂能轻易放弃?”
  “只要皇上一声令下,我阿济格就率领十几万勇士和李植小儿决一死战。”
  多尔衮听到阿济格的话,闭上了眼睛。
  许久,他才说道:“当初先帝以五万精锐冲刺李植的一万多人,最终大溃败。如今李植有四万多人,我们十几万人如何能敌?”
  “英亲王,此时是我族生死存亡之时,稍一失误,便是亡国灭种。此时你切要冷静,莫要说些一时冲动的话。”
  阿济格看了一眼皇宫的崇政殿,眼泪止不住就流了下来。但是他却不敢说丧气的话,只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此战事关我族生死,如何战,如何守都听皇上的一句话。只是皇上,皇上你切要算个仔细,切要算个仔细啊!否则我一族几十万人,将死无葬身之所啊!”
  阿济格说完这话,周围的满清贵族噗通通全部跪在了地上,朝多尔衮跪伏磕头。不少人都忍不住泪水,嘤嘤地哭了起来。
  放弃努尔哈赤占据的盛京沈阳,对满清的贵族来说,当真是不可承受之重。
  多尔衮看了看西南方,看着李植的方向,叹了一口气。


第0643章 骑兵
  五月二十,虎贲军攻到了沈阳,和五万鞑清骑兵对峙于城外三十里。
  看着沉默立在荒原上的鞑子,薛三库诧异地问道:“国公爷,鞑子已经把沈阳搬空,城中连门板都卸了,齐齐往北面逃去,显然是准备放弃沈阳了。既然放弃沈阳了,为什么又在这里摆五万骑兵和我们对战?”
  郑开成刚从天津征调辽人民夫回来,来回的奔波让他有些疲劳。不过征伐辽东收复汉家故土的兴奋感支撑着他,他的精神状态十分亢奋。他放下望远镜,说道:“鞑子全派骑兵来战,似乎是为了逃跑方便。”
  “率队的是郑亲王济尔哈朗!”李老四放下望远镜说道:“东家,我看鞑子这是用骑兵试探我们的四万新兵。放弃沈阳毕竟是令鞑子心痛的事情,他们彻底放弃沈阳前要最后试探一下我们的新兵是不是全是可战强兵。”
  顿了顿,李老四说道:“若是我们的新兵露出破绽,让多尔衮觉得有可乘之机,估计十几万鞑子士兵就会蜂拥而来,把我们吃个干净。”
  钟峰骂道:“贼妄八,管他什么企图,把这些鞑子打垮就是!”
  众人正在议论,济尔哈朗的骑兵开始动了。
  五万骑兵出动了两万,像是一片铺天盖地的海水朝虎贲军冲了过来。几万个马蹄声敲打在地面上,像是一片轰隆隆的雷声。
  李植冷笑一声,放下了观察清军的望远镜。
  面对鞑清的骑兵,虎贲军摆的是四个回形阵。四个回形阵面对鞑子骑兵的方向平铺,每个回形阵都是一万人。每个回形阵的正面都是五百多米的宽度。
  四千名祖大寿麾下冷兵器骑兵,则布置在回形阵的中间,随时准备出击ròu搏。
  李植这次带来了三百门重pào布置在军中。本来是可以带更多的火pào的,但是考虑到东北大平原实在太辽阔,火pào的补给支持太艰难,所以最后只带了三百门大pào。此时大pào布置在四个回形阵外侧的十个面上,每个回形阵的单面都摆着三十门大pào。
  距离三里,四个回形阵正面的一百二十门大pào朝满清的骑兵开火了。
  轰隆的巨响中,pào弹像是流星一样笔直shè入了浩浩dàngdàng的鞑子骑兵队列中。pào弹所过之处,无论是人是马都被立即打碎打裂,化为碎ròu。鞑子的骑兵队列中响起了一片惨叫声,气势汹汹的骑兵队列中出现了上百个缺口。
  钟峰看到鞑子受到重创,哈哈大笑起来。
  “军长你看,看那些傻鞑子!”
  李植看了看兴奋的钟峰,没有说话。
  遭到一轮pào击,济尔哈朗中军处立即吹响了变阵的号角。鞑子的骑兵顿时放慢了马速,开始把紧密的阵形拉长拉宽,渐渐变成稀疏的阵形。
  鞑子的骑兵冲了几百米,虎贲军正面的大pào再次开火,又是一百二十发实心弹朝鞑子shè去。
  不过这一次,鞑子的阵形稀疏,pào弹在地上跳跃几下,造成的杀伤不如上一轮。
  鞑子的骑兵见虎贲军正面火力凶猛,不再强攻正面。只听到十几个海螺号声接连响起,鞑子的骑兵像是被破开的海水,分成了两股,越过正面的虎贲军朝回形阵的侧面绕过去。
  布置在侧面的六十门大pào,一门接一门地打响了。
  实心弹朝前方直直shè去,撞烂撞碎倒霉被它击中的一切目标,然后在长满了野草的黑土地上弹跳一阵,继续跳起,再往前撞击前面的目标。鞑子的骑兵队列中响起一片人马嘶叫声,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了这六十发实心弹之下。
  鞑子的骑兵浩浩dàngdàng骑行在侧翼,见侧翼的虎贲军斗志高昂营伍整齐,大pào连绵不绝,便不做停留,又绕了一个大圈往虎贲军回形阵的背面绕过去。
  钟峰骂道:“军长,这些鞑子在找我们的弱点哪!”
  李植冷笑一声,说道:“不能让这些鞑子白来一趟,你去让后面的pào兵露点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