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5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59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比如这联合汉人士绅的法子,努尔哈赤的子孙们就绝对想不出。
  多尔衮敲了敲桌子,问道:“那么要怎样才能让明国士绅信任我们,认为我们符合他们的利益呢?”
  范文程跪在了地上,大声说道:“臣以为,要让明国士绅信任我大清,需要两策:一曰定科举,一曰免税赋。”
  “科举制度在文皇帝时候已经有过,但举办时间不定,让人感觉不可靠。皇上如今要让明国士绅放心,便要定下三年一试的规矩。”
  “同时,我大清要向外宣布免除有功名士人的田赋徭役。只要定下这一条,则江南的明国士绅一定会十二分支持我大清。”
  “只要定下这两条国策,则江南的士人一定会在李植攻打我们时候发兵攻击李植的后路。”
  多尔衮琢磨着范文程的话,想了好久。
  “定此二策,明国的士人就会发兵支援我们?”
  “一定会。”
  多尔衮想了想,吸了口气:“好,就按你说的,定科举,免税赋。”
  “同时派使者到明国南京去,和明国的文官们宣传我们的新国策。请他们在关键时刻攻打李植。”
  ……
  钱谦益、史可法和张慎言等人坐在绛云楼中,面对着满清派来的使者。
  那使者是个正白旗的甲喇章京,叫作跌作,带着一个翻译。钱谦益和这个跌作说话都要通过翻译,十分的不方便。但即便是如此,满清使者带来的讯息仍然令钱谦益眼前一亮。
  不仅是钱谦益眼前一亮,听到清国明文规定士人免税赋,堂屋里的其他几名官员和名士都是十分激动,忍不住jiāo头接耳起来。
  钱谦益笑着看着跌作,说道:“这么说,清国的皇帝是愿意和士大夫共治天下了!”
  满清的使者还没有回答,张慎言就哈哈大笑,说道:“清国皇帝的做法,顺天应人。大明尚没有明文规定士绅可以全免田赋徭役,而清国明文做此规定。这是尊重衣冠,复兴文化。”顿了顿,张慎言大声说道:“若是像天津的李植那样屠戮士人,作践经卷,那和禽兽有什么区别?”
  那个跌作听翻译说了一通,这才朝钱谦益说道:“所以我大清希望明国的士人们明辨是非,在李植攻打我大清时候从后方攻击李植。我大清有十几万兵马,江北二镇有八万兵马,合起来二十多万人,可以打败李植。”
  钱谦益哈哈一笑,正要说话,却听到南京兵部尚书史可法大声说道:“不可!”
  史可法站了起来,说道:“我们士人和李植斗争,是我们大明内部的事情,岂能把觊觎华夏的蛮夷扯进来?鞑子杀了多少汉人?若是我们联合鞑子攻击李植,那我们和卖国jiān人有什么区别?”
  张慎言眼睛一瞪,喝道:“史可法,你没听这使者说了么?清国也有科举,还给士人免赋,这还能称为蛮夷鞑子么?我看这比我大明还要文明。”
  钱谦益也站起来说道:“宪之,事急从权。我看清国尊重士人敬仰文化,也是一个开化的国家,不能简单以蛮夷视之。”
  史可法看了看屋内的其他人,见几个官员士绅都不支持自己的观点,脸上一沉。
  他一甩衣袖,大步走出了堂屋。
  其他的士绅看见史可法的激烈态度,jiāo头接耳地议论起来。也有一个文官觉得不能和鞑子联合起来做jiān人。但其他几个人态度都和史可法不一样,很快就镇压了怀不同意见的这一个文官,最后屋内的八、九个人齐齐看向了钱谦益。
  钱谦益看了看左右的文官和士绅们,点了点头,朝满清的使者说道:“好,我们和清国结盟。如果李植一北伐,我们八万精锐就攻打天津。”


第0641章 征辽
  四月初五,李植发兵辽东。
  这一天清晨,李植一身戎装,在国公府大殿前面的广场上和崔合告别。
  崔合擦了擦眼泪,说道:“夫君,你这次要去辽东打多久啊?”
  崔合又怀孕了,此时已经有了身孕两个月。
  李植摸了摸崔合的肚子,说道:“短则三个月,长则六个月。等我从辽东回来,一定可以陪着你生孩子!”
  崔合点头说道:“你可要快点回来!早点把鞑子打掉!”
  李植点头说道:“等我这次去辽东把鞑子打掉,就天下太平了!”
  崔合听到这话,有些高兴起来,脸上浮出笑容。
  “夫君最厉害了!”
  李欢拉了拉李植的衣角,说道:“爹爹,你这次不如把我带上吧,我都八岁了还没打过仗呢!”
  李植摸了摸李欢的脑袋说道:“你现在还小。等你十六岁了,我就带你上战场。”
  李欢想了想,说道:“那还要等八年?爹爹,这也太久了。”
  说完几句告别的话,李植不再和家人盘桓,一甩披风跨上了战马。
  出了津国公府,几百亲卫打着华丽的国公仪仗,护卫着李植往天津卫城的北门行去。卫城的道路两侧站满了百姓,一个个充满期待地看着李植的队伍。
  “国公爷要打鞑子喽!”
  “打完鞑子,我大明就再没有外患了。”
  “我大明真是全赖国公爷了。”
  “看国公爷那仪仗,真威风!”
  到了北城门,天津上下的文武官员全部列在城门口给李植送行。
  天津巡抚带着朝廷命官站在城门的左边,朝李植一揖及地。巡抚如今已经没有了实权,变成了朝廷在天津的代表。
  天津巡抚如今甚至不能领导天津的缙绅——天津的士绅杀了一批又一批,通过法庭的政策又削弱了绝大多数,如今剩下的基本上是最老实本分,田地是合法经营得来的那种地方缙绅。天津最后剩下的这些缙绅,和外地的靠功名乱来的士绅,大有不同。
  李兴则率领实际上管理天津的津国公体系官员站在城门的右边,包括郑元,李道等高级官员,都来为李植送行。
  李植骑马走到李兴前面,说道:“李兴,这次你率领两万兵马守卫天津和山东。若是南兵攻来,你要记得我教你的办法。”
  李兴笑道:“大哥放心,李兴一定按大哥说的做!”
  李植点了点头,带着仪仗出了天津卫城北门。
  城外,出征辽东的四万虎贲军已经列好队伍等待在那里。士兵们此时没有穿板甲,都穿着红色的虎贲军军装,穿着酱色的皮靴,看上去像是一片红色的森林,又像是一片熊熊燃烧的火焰。
  李植站在大军前列,点了点头。旗令兵立即挥舞旗帜,发出了命令。基层的排长们看到那旗令,一个个掏出李植发下来的檄文,在各自的士兵面前朗读起来。
  “萨尔浒以来,建州鞑子靠野蛮的手段占据了我汉家的辽东,在辽东肆意杀戮,血流漂杵,富庶的辽东变成了可怕的无人区。这些年,朝廷的文官武将腐朽,鞑子进出边关如入无人之境,一次次杀入关内劫掠屠杀。每遇抵抗,就屠城,杀光一城